第938章 没有后悔药吃 - 最强特种兵王

第938章 没有后悔药吃

回头看看吗? 搞什么鬼? 彭金娥心中疑惑,回头看去,当即看到七八米外的马路边站着五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准确的说,似乎只看到一人一样。 因为这人站在最前面,背手而立,气势绝然,给人一种苍天大树、不可撼动的感觉。 而看清这人的面相时,彭金娥身子直接撒了个冷颤,甚至惊退了好几步。 不止是她吓着了,其他看着的人,同样吓得脸皮直跳,脸色白成一片。 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张家的家主张顶天! 张玉莹自然也看到了,心中狂喜,忍不住大声叫了一声:“爹!” 而叶凡隐约明白了什么,脸上不由得涌起一抹复杂神色。 张顶天动了,抬脚从岸上迈下来,两米多高的的坑,在他眼里仿佛不存在一样,直接射出三四米,脚尖再轻轻在稻田中一点,再度射出四五米。 人已站在了彭金娥和张木兰的眼前。 此时,彭金娥身子颤抖着,两眼惊恐望着脸如冰霜的张顶天,声音发颤道: “天哥…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出远门了吗?” “我如果不出远门,能看到你这副嘴脸吗。” 张顶天声音中夹带着刺骨的冰冷,却不带一丝感情。 彭金娥立即两腿一屈,“啪啦”一声跪在稻田水里,哀求道: “天哥,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你原谅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下次?呵,当年玉莹母亲死的时候,你好像也是跪在我面前,说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我原谅你,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下次了。” “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下次了。” “确实,不会再有下次了。” 张顶天突然出手,一巴掌抽在彭金娥脸上,抽得她身子一歪,整个栽倒在稻田里,直接一动不动了,不知是死是活。 隔得近的人可清楚看到,彭金娥嘴边还挂着几颗带着肉丝的牙齿。 张顶天转头看向张木兰,眼神冰冷和陌生得让张木兰身体发抖。 不知是吓得两脚发软,还是主动,也“啪啦”一下跪在稻田水里,眼泪水真接崩出来,哭道: “爹,我什么都没做,是妈要这样做的,你不能怪我。” 呵,真是有出息啊,若是彭金娥还清醒,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张顶天听着她这话,火气又爆涨一截,同样一巴掌甩出,同样抽得张木兰栽倒在稻田里,不过,没有晕,也没有打出牙齿,明显是手上控制了力道。 毕竟是亲生女儿,所谓虎毒不食子,张顶天没法绝情。 收拾完两人以后,张顶天看向了已退出几步的宋迁。 后者脸色惨白,嘴巴张了好几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张顶天有话说:“好你个宋迁,我花尽心血培养你,你反倒背叛我,我既然能培养你,那我就能毁你。” 说完,一闪身,直逼宋迁。 宋迁下意识的想闪,可惜,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张顶天一掌推在宋迁的下腹上,而且动用了无虚境的驭气。 丹海之气狂猛的冲进宋迁的丹海,有如龙卷风来袭,直接把宋迁的丹田星海搅得支离破散。 宋迁十年多的修为毁于一旦,甚至以后都不可能再凝聚丹海了。 毁掉宋迁丹海以后,张顶天掌上再一推,宋迁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六七米远,掉在稻田中时,浑身剧烈抽搐了几下,吐着鲜血晕死过去。 从始至终,宋迁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强悍的实力彰显无遗。 叶凡看着心中震惊,情不自禁的想着,如果自己和张顶天过招,能支撑几招,只怕就在两三招间。 无虚境,真是恐怖啊! 张顶天已经动手,并没有收手的打算,一闪身,又到了刚才那个说想玩玉莹的人身边,同样一掌,毁掉对方丹海,打飞对方。 还在继续,下一个人又遭殃了。 四周人惊醒张顶天是要全部毁掉众人的节奏,忙惊恐四处逃散,可惜跑不了。 在张顶天的实力面前,他们的速度有如同蜗牛一样。 张飞鹤父子和聂兵也开始逃。 贵老岂会放过他们? 几个闪身,贵老扑向张飞鹤。 张飞鹤心知跑不掉,便急促吩咐道:“聂兵,带小宇走,我来挡住他。” 呵,想得挺好,你挡得住贵老吗? 再说了,叶凡会放过张宇吗? 绝不会,张宇三番两次的想要叶凡的命,叶凡早就把他记在心上了,此刻哪会让他跑掉。 他紧跟在贵老背后,直扑张宇。 聂兵立即回身拦阻叶凡。 但叶凡秘境全开,身形突然加速,竟是超过了贵老,然后,身形一弓,如利箭般斜蹿,任聂兵一掌拍来,手中匕首则是如镰刀般抹向聂兵咽喉。 聂兵大骇,没料到叶凡完全不防守,这是博命的打法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就算聂兵一掌拍实叶凡胸口,叶凡有龟盾境护体,不会重伤。 另外一个原因是,叶凡断定聂兵不敢和自己博命,必然躲闪。 果真,聂兵撤招闪躲,只是,能躲到哪里去? 叶凡预叛了聂兵的动作,突兀变向,手中匕首一撩,一刀封喉。 聂兵只觉得喉间一痛,接着看到下巴下面飙出一片血花。 无疑吓得三魂七魄都飞了,也万分后悔刚才没有和叶凡博命,或许能拖着叶凡陪葬。 晚了,去地狱琢磨这个问题吧。 下一秒,叶凡闪身到了张宇的前面。 张宇看到前面突兀多出一道身影,吓得连忙止步,当看到是浑身杀意的叶凡时,顿时感觉心脏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聂兵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喉间鲜血外冒,两只眼睛还惊恐绝望的鼓着。 看到这样一幕,本就已经惊骇的张宇更是吓得浑身哆嗦。 “张大少,你刚不是说,特意过来送我一程吗,你都送了好几次了,我也送你一次。” 说完,往前一扑,身体与张宇错身而过,一朵血花在张宇咽喉上绽放。 “扑通!” 张宇仰面倒下,刚好和聂兵倒在一起。 两个眨眼,干掉两人,没有什么客气可讲。 而张飞鹤刚好被贵老一掌拍在丹田上,丹海尽毁的同时,身子也在倒飞,余光憋到了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儿子,身心顿时陷入冰冷和绝望中。 他突然万般后悔参与彭金娥的事,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吃! 《第四更到。》

下一篇   第939章 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