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它俩是真的吗 - 最强特种兵王

99.第99章 它俩是真的吗

周囡囡懵脸望着叶凡,说不出话来。 她本是想震住叶凡的,可这家伙条理这么清楚,且一身比自己还要嚣张跋扈的气势,到底谁是警察啊!? 意识到吓不住叶凡以后,周囡囡俏皮一笑,眼神挑逗道:“叶凡,只要你帮我把案子破了,我不介意让你非礼一下。” 艹,可以这样吗!? 叶凡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她双手捂住的汹涌风光,依稀可以从指缝间看到缕缕白嫩……要命啊! 若是这事跟自己无关,那倒是笔不错的交易。 不过,这女人古灵精怪的很,坑起人不带商量的,可不能把她当个正直古板的警察,也不能信她的话。 可惜了啊…… 叶凡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满脸浩然正气道:“周囡囡,你把我叶凡当什么人了,我像那种在美色面前低头的人吗?” 周囡囡翻了个白眼:“别装了,没有人比你更像了。” “……” 大爷的,看来不要指望在这女人眼里当个好人了,既然这样,那哥就坏给你看。 叶凡忽然往前一步,把周囡囡抵在墙上。 他右手端起她圆润如珠玉的下巴,邪魅笑道:“周囡囡,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蛋,以及你这火爆的身材,很容易让我大脑短路,很多时候就想不管不顾的把你扑在身下,先整个吃掉再说,而你现在还这样挑逗我,这是在玩火,懂吗?” 望着叶凡近在咫尺的脸蛋,周囡囡的小心脏竟是不争气的怦怦乱跳,好像有些心慌,以及阵阵抵抗不住的悸动。 她不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来的,但确确实实的一下子扎进了她的心里,是因为他那顽浮且带着邪性的眼神吗,还是因为他微翘不羁的嘴角? 怎么会生起这种感觉,不应该啊…… 周囡囡压下身心涌起的奇怪感觉,下巴挣脱开叶凡的右手,仰着脑袋,不甘示弱道:“不懂,只要你有胆子,那就扑上来,刚好我缺个罪名把你关一阵子……” 话还没完,脸蛋忽然被叶凡双手捧住,随即见叶凡噘着猪哥嘴朝她唇上吻来。 这…… 还真来吗? 这混蛋脑袋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一点也不怕警察吗!? 周囡囡匆忙用手抵住叶凡胸膛,脚一抬,欲一膝狠狠顶向叶凡裆间,但叶凡两腿要死不知的往前一贴,刚好扎实压着她两腿,而嘴巴仍是噘起老高,满脸向往的缓缓逼近。 “停,停。” 周囡囡慌忙捂着嘴巴,闷声说道:“你赢了,我不逗你了。” “哎,只差一点点了。” “……” “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行,你还没做完笔录。” “那你想问什么,问吧。” “你先走开点。” “不用,这样挺好的,坦诚相待。” “你……” 周囡囡郁闷得想撞墙,这些年,她接触过的混蛋不在少数,但从没碰过像叶凡这种奇葩类型的,整个感觉就是他一点都不怕警察,好似乎他是警察,自己倒成了被审讯的人一般。 怎么可以这样!? 周囡囡有心想硬气和叶凡整一整,但心里没一点把握能降伏对方,弄不好自己还要吃亏…… 一番思想斗争后,周囡囡忍了,就在这种暧昧的姿势下,憋着满肚子郁闷匆匆问了一些问题。 把想问的问题都问了一遍后,她立即摆手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不急,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现在,该我来问了。”叶凡满脸坏笑。 周囡囡眼角跳了跳,下意识问道:“你要问什么?” “就两个问题,第一,你喜欢我这种类型的男人吗?” 艹,无耻,亏他问得出口。 “不喜欢。”周囡囡满额头黑线应道。 “果真女人都喜欢说谎,哪怕穿着警服也是这样。” “……”周囡囡嘴角抽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第二个问题,它俩是真的吗?” 它俩? 周囡囡起先没听明白,但看到叶凡正盯着自己胸前时,恍然大悟! 该死的,竟然问这种问题! 周囡囡整张脸都黑了,就要暴走时,叶凡却忽然松开她,然后拉开门,以一种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跑得没了人影。 周囡囡直直望着门口,心里暗恨,却又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叶凡满脸灿烂笑容和沈韵走出警局。 “没事吧?”上车后,沈韵担心问道。 “当然没事,对了,那个刘总有没有给你打电话?”叶凡有意岔开话题。 “还没有。” 说起这事,沈韵正想问:“你干吗让他多投资一百万?” “我是故意试试他的,没料到还真有猫腻。” “什么猫腻?” 于是,叶凡把自己跟踪刘总见到了熊思谟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韵顿时傻眼了,下意识问道:“他们想干吗?” “还能干吗,无非就是打你的主意。” “……不至于吧,他们闲得没事做吗?” “被你说对了,这些公子哥就是闲得蛋痛,父母亲不放心给产业给他们运营,他们也无心做这些事,就会拿着家里的钱和其他公子哥吃喝逍遥。” “那怎么办?” “嘿,他既然想送钱给我们用,那我们自然要收了。”叶凡坏痞笑道。 “怎么收,这样不好吧。”沈韵眉头微皱,明显有些担心。 “有什么不好的,是他们居心不良。” 顿了顿,叶凡接着说道:“韵姐,你可不要以为熊思谟是好人,更不要指望他会收手,像上次放火的事情,就是他跟高富折腾出来的,只是他老爹手腕利害,让他避过了牢狱之灾,这种教训都没让他收敛,说明他根本就不知道收敛,就算这次的事你不搭理他,他下次还会想着其他办法来折腾,那何必要放过他。” 沈韵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一阵沉默后,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明天忽悠他买下宾馆,然后,我们跳出来,随他去折腾。” “你的意思是把宾馆转让给他吗,他哪会要,都烧得一踏糊涂了,哪还有什么东西可转让。” “正常人当然不会要,但熊思谟根本就不是冲着宾馆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所以,只要方法得当,他未必不会要。” “他没那么傻吧?” “嘿嘿,到时就知道他傻不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