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其实我挺想 - 最强特种兵王

98.第98章 其实我挺想

李强没吹牛,当年方焱去省城的时候,确实说了这么一句话:西海无高手,省城战无畏。 现在他已去省城四五年了,不知道有没有和辛无畏战过!? 而熊思谟听到如此霸气的话后,当即爆粗口道:“我艹,真他玛的猛。” 确实猛,先不说其他,至少西海市就没有人有胆量说这样的话,就连瘸刁只怕也不敢说。 “强哥,你先给兄弟透个底,如果要请方焱的话,大概会要多少钱?” “这可说不好,像他这种高手,追求的是武道上的征服和挑战,所以,未必是钱能请得动的,不过,你不说那叶凡身手很好吗,这或许能引起他的兴趣,至于钱,多少得给点。” “多少是多少?” “看你要办成什么程度了,但最少不会低于五十万。” “如果要把叶凡打成残废呢?” “那估计会要八十多万。” 八十多万!? 熊思谟觉得能够接受,但问题是现在手上没钱,上哪去搞这么多钱,刚还答应了明天给刘总两百万……真是没钱难倒英雄汉啊。 想了想后,熊思谟说道:“强哥,这事先不急,回头我需要的时候,再麻烦你帮我牵下线。” “行!” 熊思谟呼了一口气,堆积在心中的纠结瞬间烟消云散。 …… …… 叶凡离开姜丕公司以后,坐出租车准备去万泽那里喝几杯酒。 但半路上,沈韵打来了电话,说有警察找他。 想必是因为孔虎的事。 二十多分钟后,叶凡在小区楼下与找自己的两个警察碰了面,沈韵也在。 两个警察一男一女,男警不认识,女警……赫,见过几次面,正是周囡囡。 一头俏皮的头发,脸蛋轮廓仿佛鬼斧神工雕琢出来的一般,无比精致,整个感觉就像一件遗世独立的珍品。 特别是她胸前的那对绝世凶器,大,圆,饱,满,把警衫撑出了一个夸张的弧线,凶悍得简直有些丧尽天良,似乎下一秒就要挣脱衬衫跳出来一般! 大爷的,这若是能够拥有……还是别想了。 这女人可不是那么好招呼的,想上一次就鬼滑的想坑自己,幸亏自己聪明盖世,软硬不吃,在美色面前仍能正气浩然……够了! 叶凡浅笑和对方打招呼:“周警官,好久不见啊。” “叶凡,有件刑事案件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请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没问题,走吧。” 旁边的沈韵一听说是刑事案件,顿时心不安了,忙拉住周囡囡问道:“周警官,是什么刑事案件。” “事件正在紧密调查当中,暂时不便透露,我先走了。” 说完后,三人一起上警车离去。 沈韵越想越觉得不踏实,立即开车跟着去了警局。 到警局后,周囡囡单独询问叶凡。 “叶凡,你认识孔虎吗?” “认识。” “最近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周警官,别问得这么麻烦了,我直接一点说吧,我是看着孔虎被狙击枪射击,然后倒在血泊中的。” “那你当时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就站在窗口看孔虎。” “为什么要看孔虎?”周囡囡紧紧追问道。 “他弄得我不爽,我就想着他出门会不会被车撞,所以跑窗口看了。” “……” 还可以这样吗!? 周囡囡眉头不知不觉挑起,板着脸道:“叶凡,你少给我油嘴滑舌,你知不知道孔虎醒来后,说是你请的杀手狙杀他。” “那他怎么还活着,难道那杀手打偏了吗?” “叶凡!” 周囡囡一拍桌子站起来,结果因为动作太猛烈了,导致胸前突起部分的衣扣挂在桌沿上。 嘶! 扣子直接把衬衫撕开一大块…… 我的个乖乖,紫色内衣和一片令人发指的伟岸风光暴露在空气中。 叶凡鼓着眼睛望着这片风光,惊叹不已。 实在是太霸道了,这女人到底是吃什么东西长大的,怎么养出了这种让女人绝望、让男人无法抵抗的宝贝,要命啊! 周囡囡远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匆忙用手捂住胸前,厉声喝斥道:“不许看,转过身去。” “干吗要我转过身去,你自己不会转吗?” 叶凡戏谑望着周囡囡胸前,嘴里还“啧啧”有声。 这该死的混蛋,真是无耻得无可以救药了。 周囡囡暗骂了一声,捂着胸前,匆忙往门口走,心想着先去换一件衣服,等会再回来收拾叶凡。 可叶凡也起身了,跟着她往门口走。 “你想干吗,谁让你走了,坐回去。”周囡囡有些恼火道。 “我又不是犯人,干吗要听你的。” “你……” 周囡囡气得头皮发炸,但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立即危险笑道: “叶凡,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信不信我给你栽一个罪名,就说你刚才想非礼我,然后撕开了我的衣服。” “不至于吧,你可是警察,这样做对得住你的良心吗?” “哼。” 周囡囡精致的鼻子一皱:“对待你这种混蛋,我恨不得拳打脚踢,更不用提什么良心了。” “哦,这样啊。” 叶凡挠着下巴,邪气笑道:“那我发表几点意见,一,假如你说我非礼你,以及你的衣服是我撒开的,那你衣服上,特别是扣子上应该会有我的指纹,但现在肯定没有,要不要我弄点指纹上去。” “……” “二,这房间里有两个隐藏的摄像头,那相应的就有视频档案,所以,你如果要栽罪的话,得想办法把15:03分到15:05分这段时间的视频内容抹掉或剪切掉。” “……” “三,你刚才起身的时候,是扣子挂在桌沿边上,那桌沿边应该会有一道斩新的刮痕,我完全可以向你的同事举证且模枋当时的情况。” “……” “四,你这对凶器应该不是第一次闯祸了,你的同事应该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即便你栽罪成功了,但你的同事都会心知肚明,那你在你们同事中的形象会无形中掉一大截。” “……” “还有最后一点,要我继续说吗?” “……说。”周囡囡满脸黑线道。 叶凡忽然靠近一点,凑到周囡囡耳边,语气飘摇道:“最后一点是,其实我挺想非礼它俩的,要不让我非礼一下吧,然后你可以明正言顺的给我安个罪名,而我也心满意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