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居心叵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910章 居心叵测

张黑风立即召集了一帮人,跟着张宇,直奔县城东头的张玉莹诊所。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到了,二三十个人如一股泥石流一样,冲进诊所,在一楼没找到叶凡,再直冲二楼,找到了。 叶凡正躺在床上和张奋聊天,眼见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到床前,下意识准备下床,但看到张玉莹正匆匆往这边走,立即取消了下床的打算。 东羊死死盯着床上的叶凡,满脸要报仇了的兴奋,指着叶凡道: “黑哥,宇少,就是他,兄弟们就是被他打的。” 黑哥? 宇少? 叶凡眉头微微挑了挑,看了张黑风一眼,马上对上号了,琢磨着这黑哥应该是东羊的老大,至于这宇少,不知是哪路毛神,为毛他看自己的目光,像是给他戴了绿帽子一样。 叶凡没准备说话,反正在张玉莹在。 是的,张玉莹已拦在病床前,说道:“你们要干吗,张宇,张黑风,不要在这里胡闹。” “玉莹,你被骗了,这瘪三根本就没有受伤,而是他把别人打了,他纯粹是装的。” 张宇和张玉莹说着话,但眼睛仍是冷冷的盯着叶凡。 听到张宇的话,张玉莹愣住,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咳咳,只见叶凡拧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喘息说道: “张医生,就是他们打的我,现在还想斩草除根,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尼玛,谁也挡不住叶凡装重伤的雄心。 东羊气得立即咆哮道:“是你他玛的把我们十几人揍了一顿,你屁事都没有,还怪我们打了你,简直是放狗屁。” “你说谎真是不经过脑子,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揍你们十几个,谁信啊。” “……” 东羊噎得差点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先不说别人信不信,反正张玉莹不信,而且,她知道张黑风的人向来是欺凌弱小,一直就很反感,自然不愿意相信东羊的话。 她脸色冷了几分,说道:“张宇,我不管是什么事,但这里是我的诊所,你马上带着你的人出去,快点。” 冷着脸的张玉莹多了几分强悍的气势。 “玉莹……” “不要和我说话,带着你的人马上出去,否则,别怪我给贵老打电话了。” 听到“贵老”两字,张宇的嘴角立即抽了抽。 不止是他,张黑风和东羊也担了抽嘴角。 看着他们这反应,叶凡不禁暗自疑惑,这“贵老”的威慑力如此猛,不知是何方神圣,想必应该大张家家主身边的猛人。 张宇只好让步,冷声道:“张黑风,你先带人出去,在外面等我。” “好的,宇少。” 不等张黑风抬脚,张玉莹已说道:“张宇,你也跟着出去,别呆在这里碍事,快点。” 没料到张玉莹这么强悍。 张宇欲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咬住了。 他看向叶凡,森寒笑了笑,一字一字道:“你有本事就在这里躲一辈子,另外,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是敢打玉莹的主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傻笔! 叶凡暗骂了一句,翻着眼皮,云淡风轻哼哼道:“张医生,他恐吓我。” “……” 张宇一群人气得差点吐血,有这么无耻的吗。 张玉莹也看出叶凡有些无耻了,不过,看着叶凡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无赖样子,又有些想笑。 她强形忍着笑意,继续冷着脸道:“张宇,应该不用我说第三次了吧。” 张宇一甩袖,愤然离去。 呵,想来找麻烦,结果屁都没挠到,反而窝了一肚子火。 他带着一群人出门以后,立即吩咐道: “黑风,安排人盯在这里,只要那小子出来,立即抓来见我。” “明白。” 张黑风马上安排了十多个人蹲守,都是他手下的好手,打架的本事都要胜过东羊一头,只等着叶凡出来,立即收拾。 叶凡会出来吗,别逗了,他本来就是要赖在诊所,别指望他出来冒泡了。 此刻,张玉莹双手抱胸盯着叶凡,有些不高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没有受伤?” “当然受伤了,不然,我会傻傻躺在这里输液吗。” 似乎是这个道理。 “那我为什么找不到你的伤势?”张玉莹追问。 “内伤。” 叶凡满脸笃定,仿佛他就是医生一般。 随即,他又苦着脸道:“虽然这些伤不至于致命,但你也看到了,我一出门,就会被那些不正经的人打死的,我知道张医生宅心仁厚,所以,确实是想到张医生这里避避难,张医生不会见死不救吧。” 张玉莹没有说话,看了叶凡好一会儿,丢下一句话走了,说的是: “好好休息吧,早点离开这地方,我到时送你出县城。” 挺好的女人,难怪叫她女菩萨,或许这样的称呼有些过,但在现如今这社会,能对一个陌生人还有这种好心肠的人,不多了。 叶凡回头向张奋打听“宇少”是谁,得知正是被梅恋雨踩掉了一颗蛋蛋的公子哥,不禁满脸古怪,也有些好奇他怎么还有脸出来浪荡。 随后,叶凡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躺得有些难受了,另外,这样躺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进行第二步了。 于是,这货自己拔掉输液的针头,然后,像个小二一样,勤奋的替张玉莹帮忙,美其名为:要报答张医生的救命之恩。 张玉莹不要他报恩,但叶凡仍是我行我素,积极得不要不要的,整得张玉莹拿他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了,心想着明天就带着叶凡去买车票,把叶凡安妥送出城。 叶凡积极热情的态度,被另一个男医生丁海波全数收进眼中。 他脸上挂着各种不屑,逮着机会,他把叶凡拉扯到办公室,关上门后,坐到椅子里,不客气道: “你都没事了,还留在这里干吗,早点走吧,我们这里不养闲人,更不养护吃软饭的人。” 吃软饭!? 叶凡哪听得了这词,顺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一扬手,照着他脑袋拍下。 吓得丁海波脖子一缩,整个人蹲到了地上。 叶凡没下手,挑着眉头盯着他道: “你再说一次试试。” “……” 丁海波哪还敢造次啊。 “这诊所又不是你的,你鬼叫个屁啊,我这叫能屈能伸,懂不懂?” “……” “问你话呢,懂不懂?” 看着叶凡凶恶的脸色,想着东羊说的叶凡一个人揍了十多个人,当即怂了: “懂。” “懂就好,下次别再吵事,不然,你懂的。” 叶凡扔下烟灰缸,走出办公室。 见叶凡走远后,丁海波小声骂了一句:去你玛的,然后,关上门,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通了后,小声道:“宇少,那外地佬粘着张医生,居心叵测……” 《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