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向他开炮 - 最强特种兵王

96.第96章 向他开炮

沈韵和叶凡赶到了小杯色茶楼,进了刘总订的小包厢。 叶凡听沈韵说过这刘总,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四十来岁,矮胖圆滚滚的体型,像个老板,他这形象倒是与他从事的餐饮业搭配。 刘总一见到沈韵,立即站起来打招呼,很热情。 看上去像好朋友打招呼一样,中规中矩,但叶凡这货轻易的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想入非非的欲-望。 不过,也属正常,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见到沈韵这种绝色尤物时,都会不自觉的涌起一些非份的念头。 但让叶凡有些疑惑的是,当他看到自己时,脸上明显闪过一抹不自在。 这是为什么? 有点奇怪啊! 三人相继坐下。 沈韵和刘总直奔主题,商谈着合作的一些细节,叶凡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 等两人商谈得差不多时,叶凡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话:“韵姐,既然是两个人合作,那就把宾馆再升级一下,相关设施都弄好点,让刘总多投资一百万就行了。” 沈韵微愣,刘总也愣住。 但沈韵感觉到了叶凡在桌子下轻轻踢了她一下,虽然不知道叶凡想干什么,但总的不会害自己的。 所以,她点头道:“这建议不错,刘总,你觉得呢?” 刘总不自然笑道:“这事我得回去考虑一下,要不这样吧,我晚点给你答复。” “可以。” 三人一起离开茶楼,在停车场分道扬镳。 叶凡让沈初夏开车先回去,他则是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刘总的车后。 实际上,他刚才那个多投资一百万的建议,纯粹是临时冒出来的念头,目的是想试试刘总的反应,结果,他的反应很奇怪,似乎是拿不定主意一样。 这让叶凡心中起疑,竟然你有心投资,那应该心中早有方案,不管是一百万,还是两百万,或者五十万,都应该能说出个一二三,可他表现得完全没底一般。 到底他在搞什么鬼? 叶凡本来就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不太感冒,现在更加觉得其中有古怪了。 结果,二十多分钟后,叶凡就心中了然了。 因为刘总到了一家娱乐场所的门口,打了个电话后,就在门口等着,明显是在等人。 四五分钟后,他等的人出现了。 呵,原来是熊思谟! 可以啊,上次放火的事被你侥幸逃了,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又折腾起另外的项目来了,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熊思谟还真没有收敛的想法,上次被抓进警局,确实狠狠吓了一跳,但事情被他父亲熊光良三五几下摆平后,反而增长了他的气势,甚至好几次和圈子里的公子哥吹牛笔,说西海市这三亩地里,他熊思谟想怎么蹦就可以怎么蹦。 所以,他获知叶凡被抓进监狱以后,更是坚定了要占有沈韵和韩果的想法,也就有了刘总一直找沈韵合作的事情。 此刻,刘总正向熊思谟汇报看到了叶凡。 “什么?” 熊思谟难以置信道:“不可能吧,他应该正在第二看守所里蹲着,怎么可能出来。” “确实是他,二十五六岁,留一个毛寸头,神色看上去有些顽浮,笑起来有些邪性,眼神有点刺人。” “……” 听刘总这么一说,熊思谟脑袋里不自觉的蹦出了叶凡的样子,不就是刘总形容的这样吗? 只是,他怎么跑出来了? 熊思谟一万个想不明白,愣了好一阵后,问道:“还有别的事吗?” “还有,本来都谈好了,但那个叶凡突然提了个建议,让我再多投资一百万,熊少,这事得你拿主意。” “艹他玛的,一个破宾馆还要投资两百万吗?这家伙是个乌鸦嘴吗,关他屁事啊。” 熊思谟恼火骂了一句。 若是以前,熊思谟不会愁这两百万,但上次的事情发生过后,他老爸熊光良立即收走了他的银行卡,且只答应每个月给他三万块钱用,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吗!? 他想了想,琢磨着回头找老妈软磨硬泡骗两百万来,实在不行就把手上的车卖了…… 所以,熊思谟说道:“答应她,但一定要记得把沈韵捆绑上,还有那个韩果,也想办法跟她签一份长期合同,工资给高点没关系,违约金要写重点。” “嗯,明白,那我等会就打话给沈韵。” “也不用这么急着回复,免得她起疑,最好是明天约她当面谈,那就可以直接把合同签了。” “对对,熊少说得有道理。” “好了,你去忙吧,谈妥了就打电话给我,我到时转钱给你。” 两人随即分开,叶凡也离开了。 半路上,他给姜丕打了个电话,获知对方正在公司里,便叫出租车直奔工业园区。 半个小时后,叶凡和姜丕坐到了一起,姜丕亲自动手给叶凡煮茶。 叶凡没绕弯子,直奔主题,打听道:“姜老大,你认识熊氏药业的老总吗?” “熊光良吗?” “应该是,他是不是有一个儿子叫熊思谟?” “没错。” “这熊光良怎么样?” “你是指哪方面?”姜丕倒了一杯茶,轻轻搁在叶凡面前。 叶凡喝了一小口,说道:“手腕方面,还有为人。” “手腕比较利害,他所经营的熊氏药业,在西海市医药界是属于前三甲企业,我听一个朋友说起过,好像有政府要员在其公司入了股份,所以他的公司一直倍受政策扶持。至于他的为人,没打过交道,不好评价。” “知道他有什么对手吗?” “康元药业的老总邹自厚跟他一直不对路,几次大投标和大项目上都跟熊光良闹过矛盾,叶兄弟若是有兴趣,我可以跟你搭根线。” “我不想出面,麻烦姜老大帮我打听下吧。” “可以” 顿了顿后,姜丕浅笑问道:“这是要向熊光良开炮吗?还是熊思谟?” “熊思谟。” “嗯,准备弄到什么程度?” “那就要看他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