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你也来看看 - 最强特种兵王

94.第94章 你也来看看

“说吧,这账怎么算?” “兄弟,这中间应该有误会,希望兄弟别放在心上,我等会摆桌饭菜请两位……” “啪!” 巩秋话还没说完,叶凡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打得巩秋一懵……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不然,下次就不是一巴掌了。”叶凡冷冷道。 巩秋眼角抽了抽,直直看了叶凡一会儿,随即,起身走回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那把匕首,再走回到沙发旁。 然后,他把左手掌摊在面前的木茶几上,右手的匕首猛的扎进左手掌心。 咝! 够狠! 匕首直接扎透手掌,扎进了茶几桌面。 巩秋痛得脸皮直跳,但他死死咬着牙,硬是没有痛哼一声。 “这样可以了吗?”巩秋忍着痛说道。 “不够。” 巩秋一咬牙,拔出匕首,再次对着左手掌心扎了下去。 “这样呢?” 巩秋已痛得脸蛋都扭曲了,额头上更是炸出层层汗珠。 “看在你很自觉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 叶凡冷冷笑了笑,接着说道:“但有两件事希望你配合,一是,两天内,你带着你的家当和你的人,滚出西海市,没我的允许,以后不许再踏足西海市一步,能不能做到?” “……能!” “很好,第二件事是,现在马上打电话把孔虎叫过来,能不能做到?” “能!” “那开工吧。” 巩秋立即给孔虎打电话,通了后,直接说道:“孔总,人已经弄到手了,还留着几口气,要不要过来看一眼?” “好,不错,办事真利落,不愧是专业人士,我马上就过来。” 明显可以听得出孔虎语气中的兴奋。 挂断电话后,巩秋这才拔掉匕首,匆忙找出纱布,简单包扎了一下。 而叶凡向万泽丢了个眼色,后者立即怪笑着离开了房间。 巩秋和老二看着万泽离去的背影,心生疑惑,以及不安和担心。 半个小时不到,门外响起敲门声,还不等巩秋说话,门已经被推开,正是孔虎站在门外。 他本是满脸高兴的,可当看到叶凡正四平八稳的坐在沙发上时,顿时愣住,随即又看到了瘫在地上仍昏迷末醒的老四…… 孔虎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坑蒙拐骗的事没少干,也没少见,所以,立即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马上想转身走人。 但不等他转身,万泽已出现在他身后,直接一脚把他踹进了办公室里。 万泽走进屋,关上门。 叶凡望着惊慌的孔虎,浅笑道:“孔虎,我昨天叮嘱你的事,难道你就忘记了吗?” 孔虎眼角直跳,终是低下头喊道:“凡哥!” 倒是蛮乖巧! “我听说,你花了一百万请巩秋收我的命,是这么一回事吧?” 连具体钱数都搞清楚了,那否认还有何用!? 孔虎一咬牙,多出几分戾气,死死盯着叶凡道:“是又怎么样?” “呵,看来还蛮硬朗,泽子,驯驯他的脾气。” “好的。” 万泽怪笑走向孔虎。 孔虎不认识万泽是谁,但他知道叶凡的意思是让这个叫“泽子”的人收拾自己。 他眼色一厉,先扑向万泽,近后就是一拳。 孔虎是这样想的,只要万泽闪避,自己立即拉开门跑路…… 想法很美妙啊,只是现实有点残酷。 眼见着拳头就要在轰在万泽脸蛋上时,万泽突然一偏头,接着,身子往前一蹿,一勾拳轰在孔虎下巴上。 孔虎当即被打得身子一翻,仰倒在地,不止下颌巨痛,两眼更是一片漆黑,脑袋内则像地震山摇一般轰隆不断…… 还没完。 万泽一把揪住孔虎的头发,又是一拳轰在孔虎脸颊上。 噗! 孔虎一口鲜血喷出,连带着喷出几颗牙齿。 果断晕了。 万泽手一松,孔虎立即像坨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有幸观望了整个过程的巩秋和老二惊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想孔虎好歹号称是道上的第二高手,结果一个照面之下,被万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太刺激人了。 巩秋忽然很庆幸自己先前没有动手,不然,结果绝对就跟现在的孔虎一个模样。 “弄醒他,看看脾气好点了没有。”叶凡浅笑交待道。 “好的。” 万泽拿起茶几上的水壶,浇在孔虎脑袋上。 孔虎应该庆幸那壶水只是温热,不然,绝对会烫得满脸褶皱。 他悠悠醒来,等神智清醒后,盯住叶凡,满脸狰狞道:“狗杂种,你有狠就弄死老子,不然,老子迟早会弄死你。” 呵,变本加厉啊! 叶凡头痛似的搓了搓额头,随即摆了摆手道:“走吧,你有种,算我怕了你。” 走!? 孔虎怔住,难道就让自己走吗,这么好说话吗,完全不像他的作风。 虽然弄不明白叶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孔虎马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出了办公室…… 真没拦阻。 孔虎立即甩开两脚跑起,跑到楼梯口时,站住,回身冲办公室方向大吼道:“叶凡,你他玛的给老子记着,老子必定会把昨天和今天遭的罪百倍还给你,从今天起,只要你敢出门,老子就叫人干-你,不活活玩死你,老子就不姓孔。” 凶相毕露啊! 可不要以为孔虎是口头上吓唬叶凡,他真会这样做,他向来性格暴戾,手段残忍,哪会吞得下这口气。 吼完后,孔虎骂骂咧咧下了楼梯。 叶凡嘴角微翘,邪性笑了笑,问万泽道:“到位了吗?” “嗯。”万泽怪笑点了点头。 叶凡当即起身,走到窗户前,望着楼下的停车场。 万泽凑了过去。 巩秋正疑惑两人看什么时,叶凡忽悠叫他道:“巩老板,你也过来看看吧,刚好给你上根弦。” 巩秋微怔,走到窗前,往楼下一看,只见孔虎正捂着嘴巴向他的车子走去。 难道是让自己看这个吗? 巩秋正疑惑时,突然见到孔虎身子一抽,接着一声惨叫。 虽然隔得远,但这惨叫声仍是惊得巩秋身子一弹。 什么情况? 他鼓大眼睛望去,只见孔虎右边肩膀上一片鲜红,明显是受伤出血了,这,难道是…… 巩秋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惊得全身汗毛炸起。 “啊” 孔虎又是一声惨叫,身子一歪,栽在地上。 这次,巩秋看清楚了,分明看到一线暗影飞速扎进了孔虎右腿里。 是子弹,有人在远处狙击孔虎。 狙杀! 明白到这点后,巩秋身心阵阵发冷。 而接着,他又看到两线暗影扎进了孔虎的另一边肩膀和另一条腿里…… 这时,叶凡拍了拍巩秋肩膀,浅笑道:“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如果明天晚上六点后,你还在西海市,那你的下场就跟现在的孔虎一样。” 说完后,叶凡和万泽离去。 而巩秋脸色煞白僵在窗前,直直望着趴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孔虎,仿佛看到了自己趴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