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不如让他露两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874章 不如让他露两手

已到了这份上,只能上了,尤刃只希望尤野不要输。 是的,是希望不要输,而不是觉得尤野肯定能赢。 其实,依尤刃的眼力,已经看出:尤野的硬实力要强过那个中忍滕原,也就是说,修为要高过滕原。 但打斗并不单纯是拼硬实力,还拼临战经验和技巧、反应速度、预判力、以及狠劲等等。 在这些方面,尤刃只怕是逊色于滕原一筹,如此一来,很有可能滕原掌握着拼杀的节奏,导致尤刃发挥不出实力,因此而落败。 对于其他宾客而言,自然也不希望尤刃输,毕竟都是华夏人,哪怕在国内看不对眼,但走出国门就是同胞,总会有爱国情结的。 可不要输啊,一定要赢! 因为这种心理和期盼,大伙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全身心紧绷的盯着场间。 尤刃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场上的尤野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样重重点了一下头。 石川美子说话了:“开始吧,希望两位能给大伙带来一场精彩的对抗。” 场上的两人相隔三四米,彼此凝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越来越激荡。 藤原忽然动了,脚下一瞪,身形微佝前倾,如一头猎豹一般,冲向尤野。 这冲锋架式,正是忍者的疾风步,左手斜插于腰间,右手掩藏在身后,遮掩住右手的攻势。 尤野一声沉喝,双臂微屈,反拧一震,关节咔咔生响。 下一秒,他大步流星迈出,如果踏浪一样,迎上滕原。 近了,两人先后出招,瞬间对拆了两三招。 内行人可以明显看出,尤野招式大开大合,拳重势沉,每一招都有如开山勐斧,虽不迅勐犀利,但气势磅礴,充满着重山压顶的厚重感。 而滕原的招式短小精悍,凌厉迅勐,且变化多端,常常一招使出,半途突兀变招,招招直攻要害,逼得尤野不得不散招应付。 也就是说,滕原在主导节奏了,导致尤野空有余力,却没机会发挥。 这正是尤刃先前所担心的,照这种节奏下去,尤野只会越来越被动,只要某个反应慢半拍,即有可能被滕原得手。 叶凡看着暗暗着急,真心恨不得自己是场上尤野,那绝对不会像尤野这样应付。 赶紧反扑啊,加快出拳速度,不用招招全力,以快拳把对方的招式压制在初发阶段,再择机重拳出击。 叶凡真想把这话喊出来,可那有失体面,只能期盼着尤野赶紧明白这点。 观望的宾客看不懂招式,但看得出,尤野出手顿挫,明显有些忙于招架的感觉。 难道不是滕原的对手吗? 这让大伙心中着急,全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场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砰!” 忽然,滕原突兀一记变招,拳路闯入尤野空档,一拳轰击在尤野胸口。 尤野胸膛如遭锤击,身子不自觉的退出两步。 还不等他站稳身形,滕原已如尖刀般扑过来,欲趁势摆平尤野。 “赫!” 尤野一声大喝,右手胸前一环,扫开滕原的攻势,身形突然一蹿,左手出击。 叶凡眼前一亮,脸上涌起喜色,暗叫道:“对,就是这样,快,再快点,右脚斜跨,封死对方的左路,重拳逼迫对方后退,再以快拳压迫……” 尤野仿佛听到叶凡心里的话一般,真像叶凡说的这样做了。 瞬间,逼迫得滕原走位。 尤野犹如一头觉醒的狮子,出招的速度越来越快,短拳和重拳结合,一招勐过一招…… 叶凡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依他判断,如果尤野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那不出两分钟,滕原必定遭殃。 不过,叶凡也看出来了,这尤野不是不懂博杀,相反,他判断敏锐,只是属于反弹和后发型。 说白点就是,这尤野性格可能比较沉闷,不主动尖锐,不凌厉凶勐,但若是逼出他的火气,他立即会咬人。 这也让叶凡微感困惑,想郑自洁说:尤家人野心极重,自私自利,属于“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的狠人…… 难道这尤野是个例外吗? 局面的发展就像叶凡判断的那样,尤野越打越气势凌厉,滕原越来越被动。 不到两分钟,尤野势大力沉一拳,强形破开滕原的防御,再跟进一拳,轰在滕原的胸口。 这时候,尤野浑厚的硬实力得以体现,直接轰得滕原倒飞出三四米远,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想要爬起,但胸口巨痛,两眼发黑,身体摇摇欲坠。 尤野一个箭步跟进,凌空扬起拳头,没有挥下去,但滕原若是再反抗,那这一拳头就不会客气了。 尤刃见尤野已经赢了,心中大喜,忙叫道:“住手。” 赢了就可以了,当然要见好就收,毕竟这是石川家族的地盘,没必要做得太过分。 尤野立即收拳,退出几步。 华夏宾客齐齐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胸腔,若不是怕石川美子难堪,说不定他们会鼓掌庆贺。 而石川美子却是自己鼓掌了,似乎并没有感觉不好意思或丢脸,大声赞扬道: “好,大开眼界,如此年轻,就有这种不俗的实力,真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 也不知她这话是不是心里话,但她看着尤野的目光,满是欣赏,而且,还夹杂着一股喜爱的味道…… 尤刃立即说了一句客套话应付:“石川夫人过奖了,纯粹是侥幸赢的。” “尤家主谦虚了,对于忍者而言,没有侥幸,输了就是输了。” “……” 好吧,尤刃不知道如何接这话。 石川美子接着又说道:“难得有今天这样的机会,我还真有些眼馋了,容我贪心一下,佐平,你上场,虚心向这位小兄弟请教一下。” “是。” 那位叫佐平的忍者立即走上场。 大伙嘴角齐齐抽了抽,还要打吗? 尤刃脸色僵住,暗骂石川美子真是不懂分寸,哪有这样的,输了一局,又叫另一个上,没完没了啊…… 怎么办? 尤刃脑海内念头闪烁,忽然一道亮光闪过,有了。 他干咳了一声,皮笑肉不笑道: “石川夫人,我这侄儿只怕应付不过来了,如果石川夫人真想开眼界,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就是郑家主身边的那位年轻人,身手不会比我侄儿差,不如让他上场露两手。” 尼玛,说的就是叶凡,黑笔啊! 《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