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这账怎么算 - 最强特种兵王

93.第93章 这账怎么算

从老二那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万泽果断一拳把其打晕。 “老大,是一把火烧了,还是挖个坑埋了。”万泽怪笑问道。 “随你呗。”叶凡淡淡应了一句,抽出一根烟,抽了一口。 烟雾缭绕中,看不清叶凡的表情,但万泽立泽收起了坏笑,认真询问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不是一把火,或者挖个坑吗?” “老大,别逗我了,我不想找抽。” 叶凡笑了笑,问道:“夜枭呢?” “他!?” 万泽看了某个方向一眼,怪笑道:“正在捉鱼吧。” “呵,那看来今天有点收获。”叶凡烟雾缭绕中的脸蛋变得冰冷且刺骨。 “走吧。把两个人扔车里,我俩去找巩秋谈谈。” “好的。” 万泽一手拎一个,把老二和老四塞到车里,然后坐到副驾驶室,跟着叶凡一起离开了停车场。 叶凡开着车走了约十多分钟后,一辆摩托车从某辆车后钻了出来,同样戴着头盔,不过,他并不是和老四、老二同路的人,而是柴一安排二十四小时盯着叶凡的瘸刁。 瘸刁刚才目睹了整个过程,虽然他没听到几人的谈话,但万泽所表现出来的本事,令他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他甚至情不自禁的想,若是自己和万泽对上,赢的机会有几成? 想来想去,他都觉得自己的胜算不会超过六成,也就是说,还有可能连五成都达不到…… 西海市什么时候多出这样一个高手,且如此年轻,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特别是他最后看向自己这边的那一眼,笑容有些刺人,难道他发现自己了吗?不可能吧! 瘸刁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多想,立即开着摩托车离开了停车场,他也没把握继续跟踪叶凡了,直接开往柴一所住的天鹅湖高档别墅区。 他却浑然不知,还有一个人正如鬼魅般跟踪在他的身后,这个人叫肖夜,绰号“夜枭”,刚好是他反过来的读音! 估计瘸刁不会料到自己这只躲在背后的螳螂,不知不觉成了别人眼里的蝉。 估计柴一也不会料到,他这次的一石二鸟的决定,把他带进了无法自拔的深渊! …… …… 叶凡开着车到了博天武社门外。 停好车后,万泽拎着两个人,跟着叶凡进了博天武社。 武社很大,通间估计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分成了好几外区域,如跆拳道,空手道,拳击和摔跤等。 此时因为是上午,所以练拳的人并不像下午或晚上那么多,通间大厅空荡荡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在单独练习。 叶凡和万泽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两人直接找到了老总办公室,敲了敲门,门内当即有人应声道:“进来。” 叶凡推门进去,立即看到了办公桌后的那人,他虽坐着,但那魁梧的身形仍可窥出一二,哪怕不看他身形,光看他脸相就有些吓人,特别是他右边脸颊上那道伤疤,七八公分长,像条蜈蚣虫一样趴在脸上,看上去特别渗人。 此时,他看到进来的人是叶凡时,两眼立即一缩,眼内一道精光闪过,右手下意识的摸向了抽屉。 而当他看到万泽拎着老四和老二跟在后面进来时,心里的某根弦猛的颤了一下,已意识到事情崩了,叶凡找麻烦来了。 只是,巩秋想不明白了,老二和老四都是老手了,且是两人合手,怎么还把事情弄崩了? 难道叶凡的身手那么强悍? 说实在的,巩秋听到孔虎的讲述后,已把叶凡高估为暗劲二品的高手,所以才叫同为二品暗劲高手的老二出马,再让快跨入二品的老四帮忙,应该稳妥妥的拿下叶凡才对。 怎么现在反像死猪一样被人拎在手里? 再者,这长相俊俏的年轻人又是谁,轻轻巧巧的拎着老四和老二,似乎没费力气一般,光这份手劲就不简单,只怕老四和老二栽了就跟他有关…… 各种思绪像惊雷一样在巩秋脑海闪过,他右手已不知不觉的从抽屉里握住了一把精致的匕首。 “巩老板,是不是有些意外,不是我被拎着,反是你的两个人被拎着了。” 叶凡自顾在沙发坐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道:“到这里来坐坐吧,顺便把匕首放回抽屉里。” 巩秋心中暗惊,疑惑叶凡怎么知道自己手中有匕首,按道理他应该没看到才对。 他微一犹豫,松开了匕首,挪步到沙发边,坐在叶凡对面。 “说吧,这账怎么算?”叶凡靠在沙发上,盯着巩秋,开门见山说道。 “不知道小兄弟要算什么账?”巩秋沉着回应道。 “当然是你叫你手下对付我的事,怎么,不愿意承认?” “不是不愿意,而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听听。” 说完,叶凡朝万泽丢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立即几个耳光把老二抽醒。 老二悠悠醒来,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见到巩秋恐怖欲杀人的目光时,嘴角不禁一抽,忙低下了头。 但万泽踢了他一脚,怪笑道:“叫你醒来,可不是让你沉默的,先告诉你老大,我是谁?” 老二身子一颤,紧张说道:“刺客!” 巩秋脸色一怔,随即身子一弹,退出好几步,惊骇望着怪笑的万泽。 他这反应跟先前老二和老四的反应如出一辙,足可见“刺客”两字的恐怖影响力,就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巩秋都吓得乱了分寸。 没办法,“刺客”两个字就是世界顶尖杀手的代名词,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人心里发麻。 此刻,巩秋忽然明白了老四和老二为什么会栽了,也忽然明白了两人为什么会把自己供出来了。 那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说实在的,巩秋先前还想着周旋的,实在不行就奋力一博,但现在完全没这种心思了,只是一个劲的提防着“刺客”爆起杀人。 叶凡敲了敲桌面,又指着对面的位置道:“坐!” 巩秋脸皮抽了抽,真心不想坐回去,但在叶凡冰冷的目光和万泽怪异的笑容下,竟是生不起反抗之心,最终乖乖按叶凡的意思坐下。 “说吧,这么账怎么算?”叶凡又重复问起先前问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