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世事多变化 - 最强特种兵王

88.第88章 世事多变化

叶凡、许雯雯、付磊和姜丕一起出了孔虎公司。 到停车场时,姜丕浅笑邀请道:“叶兄弟,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晚饭吧。” 叶凡微一沉吟,答应下来。 说实在的,叶凡有些好奇姜丕为什么要请自己吃晚饭,也有些好奇他刚才为什么那么痛快就把钱给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若是姜丕刚才硬咬着不给钱,那事情绝对会棘手得多。 随即,付磊邀请三人一起吃中饭,但三人一致回绝了,且许雯雯直接上了车,明显是不想再跟这远房表舅牵牵扯扯了。 叶凡更不想跟付磊啰嗦,拉开驾驶室车门,说道:“坐那边去,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能开车。” 叶凡直接往车里爬,刺激得许雯雯连忙爬到了副驾驶室。 她恨恨盯着叶凡,气不过,便伸手在叶凡腰间狠狠拧了一把。 咝! 叶凡嗖了一口气冷气,抱怨道:“怎么跟韵姐一个德性,就掐着这么一点点皮,谁教你们的。” 噗! 许雯雯失笑,但扯到了脸上和嘴角的伤口,不禁咧着嘴巴直嗖冷气。 叶凡看着她这样子,有点想笑,但许雯雯已冷冷瞪了过来。 叶凡果断撇开目光,问道:“去哪里?” “回家。” …… …… 这边,孔虎满脸狰狞的坐在台边,本来他就一脸凶相,加上现在两颊青紫,满下巴血迹,更是显得吓人。 而他的手下一个个噤若寒蝉,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也不敢弄出半点动静,连管号都是如此。 终于,孔虎打破沉默,声音冰冷刺骨道:“今天的事,谁若是敢传出去,或者背后咬耳根子,我铁定废了他,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四周的人忙应道。 “都滚吧,管号,你留下。” 等其他人走后,孔虎阴着脸道:“你想个法子弄死这小杂种,我来打听他怎么从监狱出来的。” “嗯。” “想好了告诉我,我俩再来合计一下,可以走了。” 管号离开后,孔虎立即打电话,动用关系网,四处打听叶凡出监狱的事情。 可问了一圈,却没有人知道叶凡是怎么从监狱出来的,甚至问到一个公安系统的干部时,对方也不知情。 这就怪了,莫非是有人故意封锁了消息!? 难道这小杂种真的跟省城豪爷有关系,是豪爷把他弄出来的吗? 很有可能。 但就算你是豪爷的亲儿子,老子也要弄死你。 孔虎已对叶凡生起必杀之心,特别是想到那声“凡哥”时,更是气血翻涌,恨不得现在就追出去捅叶凡几刀子。 实际上,不止孔虎在打听叶凡为什么安然无恙从监狱出来了,柴一也在打听,但多番打听之后,一样没打听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却是意外获知了高强被扔进了监狱,且直接判了死缓…… 这信息来得有点突然! 柴一和赖兴讨论过后,得出了与孔虎相同的推测,那就是:叶凡肯定跟省城豪爷有关,应该是豪爷把他弄出来的。 三人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上次辛无畏帮叶凡一事,而辛无畏是豪爷手下的红人,这样一牵连的话,自然而然的会想到豪爷身上。 “老赖啊,先不管叶凡跟豪爷是什么关系,但可以肯定他和辛无畏的关系不错,光是这点,就不可小视啊,我们得抓紧点了,尽快尽可能的把他拉过来,万一让姜子牙得手了,那就麻烦了。”柴一手指不停的敲着椅把手,显得心事重重。 “放心吧,一哥,就这两天,马上办一场宴会,到时让他和孔虎咬一咬,我们再做做好人。” “嗯,得花点心思在这上面,叶凡这小子很鬼滑,不那么好骗。” “明白。” 正说话间,赖兴兜里电话响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随即,他按下了接听键,什么都没说,静静听着对方说话。 也不知道赖兴听到了什么,反正脸上涌起一抹惊色,接着,嘴角怪异翘了起来。 柴一看得满脑袋问号,琢磨不透赖兴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终于,赖兴挂断了电话,诡秘笑道:“一哥,好机会来了。” “哦,什么事?” “是管号打过来的,说刚才叶凡去找了孔虎……” 赖兴把叶凡去找孔虎时所发生的事情完整说了一遍。 听完后,柴一笑了,缓缓道:“这事来得正是时候,孔虎要弄死叶凡,我们则可以顺势而为。” “我在想,孔虎没什么价值了,或许可以这样安排……” 没错,管号看上去是孔虎的手下,但实际上,是柴一安排在孔虎身边的一把尖刀,只要柴一愿意,那孔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不得不说,江湖险恶啊。 或者说,柴一和赖兴的心思很可怕,但也正是因为他这种能耐,才一直稳坐着一哥的位置。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柴一如此谨小慎微,如此处心积虑,是因为他位子坐得不踏实,所以如履薄冰。 老大的宝座,不那么好坐啊。 管号从赖兴这里接到了指示,立即找到了孔虎,如是说道: “虎哥,我刚想了一下,这小子来头和身手都有些邪乎,所以,我觉得我们最好是站在事外,出点钱找个人把事办了,那样既省事,又撇得干干净净。” 孔虎微一沉吟,点头道:“嗯,那找谁合适?” “博天武社的老板巩秋,他专做这种生意。” “他?我听说高强的儿子高富就是从他那里找的人,但最后那放火的人把高富供了出来。” “那是高富不懂套路,只要虎哥亲自出马,找巩秋谈一谈,价格给高一点,巩秋立即会帮你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就算是对方出了事,也不会牵连到虎哥身上来。” “是吗,那你带我去找他谈谈。” “行。” 孔虎浑然不知,一个大黑坑正等着他往里跳。 叶凡也浑然不知,一个坑正等着他,或者说,危险正悄悄袭来。 这时,叶凡已把许雯雯送到了她家楼下。 叶凡本是想走的,但许雯雯邀请他到家里去坐一坐。 叶凡答应了,但感觉到许雯雯的态度很有问题,正常来说,她应该不会邀请自己进屋的,更何况她是一个人住…… 有猫腻,这女人想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