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86章 确实很痛啊 - 最强特种兵王

86.第86章 确实很痛啊

虽然管号被打得昏迷不醒,但擂台边的绝大部分青年们仍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马上就有人小声议论道: “管大哥是不是大意了?” “应该是,我都没看到管大哥出手,是这家伙速度太快了,偷袭得手。” “这局输得冤屈啊,管大哥一身功夫都没来得及施展。” “哎,那家伙的速度那么快,不刻意提防的话,很容易中招的。” “是啊,怎么这么敏捷,真的就像只豹子一样。” 而此刻,叶凡仍感觉一口气恶气堵在心里……是的,没发泄够。 他满脸戾色看向台下的孔虎,指着对方道:“下一局,你来陪我玩。” 艹,真不是吹牛皮,叶凡这气势如同大将点兵,无比霸气,且不容质疑。 被点到的孔虎眼睛眯起,随后甩掉手中毛巾,满脸凶悍走上拳台。 台下立即爆起一片叫好声: “老大,干死他,让他知道你的利害。” “虎哥,把这小杂种打下台来,我来补两脚。” “使劲抽他吧,看他下次敢不敢张狂。” 台边的人都是跟着孔虎的社会不良青年,没一个善类,再者,孔虎平常的气焰本就嚣张,所以他们的气焰也嚣张得不要不要的。 孔虎扬了扬手,示意台下的小弟们安静。 他盯着叶凡说道:“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少他玛废话,你要是真的有种,就跟那管号一样,拍着胸脯吹一句牛皮:输了就把你公司的所有马桶舔干净,敢吗?” “哈哈哈哈” 孔虎脸色狰狞道:“有什么不敢的,老子就站在这里丢句大话,如果我输了,我就把公司的马桶都舔干净,但是,如果你他玛的输了,就把我兄弟们的脚指头和屁-眼舔干净。” 艹,狠啊! 台下立即响起一片轰笑声: “老大,你这是给兄弟们安排的大保健吗。” “哈哈,老子要不要先拉泡屎再让他舔。” 各种污言秽语此起彼仗,似乎已坐实了叶凡等会要舔一样。 “怎么,怕了?哈哈哈哈,那我给你个机会,跪下来磕一百个响头,叫一百声虎爷,哈哈哈哈。” 孔虎见叶凡不说话,以为叶凡怕了,顿时放肆大笑。 只可惜啊,还没笑痛快时,叶凡已冷冽回应道:“二笔,希望你等会舔马桶的时候,还能保持这样愉快的好心情。” 说完,叶凡径直朝孔虎走过来。 孔虎双拳一握,双臂一震,身上肌肉块炸起,立即多出几分彪悍的气息。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等叶凡逼近两米时,孔虎突然一声暴吼,身体猛的往前一冲,一拳轰向叶凡脸门。 叶凡也动了,同样是一拳,迎上孔虎拳头。 砰! 两拳相撞,爆起令人牙齿发酸的碰撞声。 双方拳头一触即开。 有意思的是,孔虎脸色扭曲,满目骇然,似乎是因为痛,导致整个脸皮都在抽搐。 是的,确实痛,疼痛难忍,仿佛他这一拳是打在钢板上,仿佛指骨都碎裂了一般。 别人或许看不到,但孔虎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在哆嗦,痛的直哆嗦。 好痛! 孔虎正骇然时,叶凡已贴身而上,再对着孔虎没收回去的拳头来了一拳。 砰! 孔虎痛得眉毛飞到了头顶上,以至于他甚至听到了手腕上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手腕断了吗? 下一秒,叶凡已近身,那已让孔虎心生恐怖的拳头在他两眼间放大,越来越大…… 砰! 猛烈轰在他脸蛋上! 孔虎两眼一黑,满世界都是金星。 而这时,叶凡左手一探,兜住孔虎后脑勺,再次一拳砸在孔虎脸门上。 孔虎一声凄厉惨叫,极尽全身力气挣脱开叶凡的控制,狼狈摔在地上以后,立即手脚并用,像一条狗一样往拳台边上爬。 这…… 拳台边的人如同石化,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明明刚才牛笔吹得轰隆响的,怎么眨眼间就狼狈得像条狗一样…… 这又是一个照面吧,难道老大也和管号一样,大意了吗? 可,刚才老大明明和他拼了一拳啊,只是后来为什么会这样发展。 众人想不通,而狼狈逃蹿的孔虎根本就没心思想这些了,他一边往拳台边爬,一边惊惧尖叫道:“快,快,给我砍了他。” 一干人醒过神来,想要纷涌而上时,却又全数顿住,只因为叶凡已追到孔虎身后,只见叶凡探手一抓,锁住孔虎后颈,然后,生生把孔虎拎起来,再生生举到空中,孔虎立即像只小狗一样在半空中乱踢乱踹。 这画面,刺激得台下所有人目瞪口呆,真心不知道想什么好了,想孔虎至少有一百六七十斤吧,此刻却被叶凡一只手斜举在空中,再加上孔虎那惊惧挣扎的模样…… 他们何时见嚣张的孔虎这样子过,那感觉就像一只掉到了猎人手里的兔子一般,除了挣扎以外,只有惊惧、惊惧、惊惧…… 都体谅下吧,当事人孔虎也一万个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现在,他哪还有心思想其他,完全是下意识的挣扎,只是想能逃脱开叶凡的手掌,只想着跑远点,再远点。 叶凡忽然单手一甩,把孔虎狠狠砸在地上,再一脚踏在孔虎胸口。 他俯下身,怪笑盯着孔虎道:“孔老大,现在是你赢了还是我赢了?” 孔虎望着凶神恶煞般俯视着自己的叶凡,不由得撒了个冷颤,但随即,他就凶厉道:“小杂种,你找死……” 不等他说完,叶凡脚下一用力。 顿时,孔虎感觉胸口上仿佛压下来一座大山,整个胸腔猛的一沉,似乎胸前肋骨都要断了,也导致他呼吸都困难起来。 孔虎从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仿若自己就是他人脚下的一只蚂蚁,毫无反抗之力,而只要对方踩下来,那自己将小命一丢,魂归西天。 恐惧,瞬间如潮涌般吞噬了孔虎整个身心。 “住手,我输了,是我输了。”孔虎惊恐尖叫道。 “呵,你先前说过什么来着,是不是三局两胜就给钱?” “是是,我马上给钱,一分都不少。” “还有什么来着,是不是输了要把公司的马桶舔干净?” “……是。” “那好。”叶凡冷冽一笑:“先把欠的钱给了,再去舔干净你们公司的马桶。” “……” 《求票,求支持,天太热了,感觉脑袋不管用了,码字码不动啊,再往后怎么办……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