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现实就是一部电视剧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98章 现实就是一部电视剧

顾晓晓答应了! 朱鸿运心喜,当即让常导演打开桌上那瓶红酒,给三人倒了半杯后,端起酒杯道: “来,庆祝我和晓晓结拜为兄妹,晓晓,你少喝点,意思一下就行。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顾晓晓正要推托说不会喝酒,结果被朱鸿运这么一说,还好意思开口吗? 不得不承认,与朱鸿运和常进才比起来,顾晓晓道行还差了一长截。 放下酒杯后,朱鸿运立即吆喝道:“来,晓晓,我俩合张照,常导,你给我们拍一下。” 两人站到了一块,朱鸿运毫不客气的搂住了顾晓晓的腰肢。 顾晓晓别扭中,但还是挤出笑容,面对镜头。 等常导演拍完照以后,朱鸿运的手顺着顾晓晓的腰肢落下,手掌在顾晓晓的翘臀上抚过…… 顾晓晓身子微微抽了一下,真有些分不清朱鸿运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女人啊,常常就是这样,比如公交车上的那些猥=亵,被性=骚扰了,还想着对方可能是不小心碰了自己一下,或者是对方等会就会住手,亦或是叫出来会很丢人…… 实际上,只要叫一声,对方还敢动手吗?但多半的女性选择了忍受。 顾晓晓现在就掉进了这种圈圈中,以为朱鸿运可能是无意的。 但朱鸿运就是有意的,下一秒,他拉住顾晓晓的手,让她坐在身边,满脸“关切”道: “晓晓,你和哥哥说说,有什么需要哥哥帮忙的,哦,对了。” 朱鸿运空余的手点着常导演道:“常导,你这部戏的女二号还没定下来吧,必须让我妹妹演,不然,你以后别想在燕京站住脚。” 常导演佯装苦笑:“朱总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识抬举吗,那就这样定下来了。” 顾晓晓有些发懵,就这样轻轻松松拿下女二号了吗,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想先前常导还提出陪睡的要求,而现在,朱鸿运一句话就摆平了,那以后在燕京岂不是顺风顺水,真有可能当上一线明星啊…… 先不说她以后能不能当上一线明星,但她的手现在被朱鸿运握在手里。 先前,常导演提出陪睡的要求,顾晓晓拒绝了,现在呢?和陪睡有区别吗? 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区别,但从形式上而言,顾晓晓不知不觉间中套了,照这种形式发展下去,顾晓晓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朱鸿运胯=下承欢的对象。 到时,深陷泥潭,想抽身都不可能了。 就比如现在,朱鸿运抓着她的手,虽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说白点就是朱鸿运占有着她的便宜,有了第一次,下次或许就适应了,再下一次,也许就不是抓手了。 顾晓晓试图把手拿出来,但朱鸿运一点都没有松开的意思,拿着她的手,问长问短,关切至极,真像哥哥关心妹妹一般。 顾晓晓浑身别扭,但又不好蛮横抽出来,于是乎,小手就被朱鸿运这样握着。 现实就是这么巧妙和诡异,恰如许多女人的遭遇,有些女人并不是拜金攀在有钱人身上,而是败在有钱人的玩法上。 当然,如果心态够坚决,那自然百毒不侵,但,心态坚诀的太少了,不止女人是这样,男人亦是如此。 就在这种氛围中,一瓶红酒被喝光,多半是朱鸿运和常导演喝的,顾晓晓只喝了半杯。 朱鸿运并没有劝顾晓晓多喝,只要握着顾晓晓的手就可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步一步来,他已经可以预料到,顾晓晓迟早会是自己床上玩=物。 想着玩弄顾晓晓的画面,朱鸿运某处竟是狰狞起来。 常导演只能暗暗羡慕和嫉妒啊,特别是看着顾晓晓红晕的脸蛋和饱满的身材时,心中难免冒出一些淫念,呵,身下某处也逐渐狰狞了。 朱鸿运喝得兴起,或者说,有些兴奋,按下唿叫按扭,叫服务员再送一瓶红酒进来。 还喝吗? 顾晓晓有些不安起来,而这时,朱鸿运恰到好处的和她聊起电视剧的事,狡猾的分散着她的注意力。 确实把顾晓晓的不安分散了一些,但没法分散叶凡的注意力。 他看到服务员又拿进去一瓶红酒时,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难道喝上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免得出了事,那就为时已晚了。 走到包厢前,轻轻推开门,如果没有意外,那可以随手关上门。 但从门缝中看进去,率先看到了一张脸蛋,正是朱鸿运。 是他! 那个朱总就是他吗? 这货不是一个好东西啊! 再一看,顾晓晓坐在他旁边,貌似朱鸿运抓着她的手…… 叶凡两眼微缩,顺手推开门。 屋内三人立即看过来。 看清是叶凡时,常导演当即皱起了眉头,正要喝斥一句时,却看到朱鸿运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从椅子里弹起来,满脸惊慌的望着叶凡。 “是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朱鸿运说话都不利索了。 叶凡邪冷一笑,看了一眼朱鸿运裆间顶起的某个帐篷,笑得更是森冷了。 顾晓晓顺着叶凡的目光看了一眼,自然也看到了朱鸿运裆间的异象,顿时脸皮直跳,全部恍然了。 立即逃难似的往门口跑,跑到门口,看到叶凡的目光时,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叶凡这几分森冷、几分刺骨、几分不屑的眼神,分明是在嘲笑她。 顾晓晓脸蛋瞬间红得要滴出血来,难堪不已。 是啊,先前在叶凡面前摆出那幅高高在上和冰清玉洁的样子,结果,两手相握,冰清玉洁个毛线啊。 她试图解释,但叶凡已经没看她,看着朱鸿运道: “你那玩意儿不会被吓阳=痿吧?” “……” “看来你今天酒兴不错。”叶凡指着刚打开的那瓶红酒,冷声道:“那就把这瓶喝了吧。” 朱鸿运嘴角抽了抽,稍稍犹豫了一下,终是拿起桌上的那瓶红酒,倒向嘴里。 一瓶红酒而已,不碍事,醉不了人,但不喝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指不定会要挨揍。 很快,一瓶红酒被喝光。 朱鸿运刚放下酒瓶,叶凡声音又起:“不错,好酒量,没尽兴吧,再叫服务员拿五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