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这个有难度 - 最强特种兵王

83.第83章 这个有难度

纸上第一句话就解释了“千年鬼藤,万叶菩提”的来由。 原来是寂无大师偶遇蔡亮师傅以后,当即着手寻找鬼藤的资料。 后来,寂无大师在民间找到了一段关于鬼藤的野史记载。 记载上说:有一种菩提树,其树身长着像龙蚊一样的鳞片,这种菩提树如果仅长千叶,那就是千叶菩提树,如果是长万叶,则是万叶菩提树。 而有万叶菩提树的地方,则必然相依相生着一种世间奇物,就是鬼藤,鬼藤一旦成长满一千年以后,其汁液将变得巨毒无比,仅一滴就可以毒死一头牛,但除了巨毒之外,这种汁液还可以让人和动物失去理智,且变得力大无穷。 而若想解掉千年鬼藤汁液的毒性,则只有相依相生的万叶菩提树结出的玉肌菩提果方可做到,但玉肌菩提果可遇而不可求,多半满树菩提果中也结不出一粒,有时几十年才结出一粒。 获知这些资料以后,寂无大师着手寻找万叶菩提树,几年努力之下,仍是没有找到万叶菩提树,但却找到了一颗千叶菩提树。 寂无大师守了千叶菩提树一年,终于守到其结果,时运不错,满树菩提果中有一颗晶莹剔透的菩提果。 寂无大师又守了三个月,等这颗玉肌菩提果快成熟时才摘下,哪知刚摘下,千叶菩提树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后来,寂无大师把这颗玉肌菩提果研成粉末给蔡亮师傅服下,却只解了一时之渴,仍是没有治除根本,所以蔡亮师傅最终还是病逝了。 通过这一次,寂无大师明白到:若想解鬼藤溶液的毒性,只有万叶菩提树结出的玉肌菩提果才能做到,而千叶菩提树结出的玉肌菩提果只能解一时之急。 至于第三句话:诸法无上,是寂无大师潜心研究下的一种推测。 他认为,世间万般法象都有因果,他觉得,千年鬼藤加诸在人身上的异象,应该可以通过修炼心法而破除,所以,他查阅资料,依据佛门佛法推演出了一种全新的修炼心法,取名为无上心法。 但遗憾的是,寂无大师推演到一半时,已心力不继,坐化圆寂。 信封的几页纸中,有两页就是寂无大师未推演完成的心法。 另一句话:往道灵山,是寂无大师在那段野史中摘下来的,意思是西牛贺州灵山才有万叶菩提树。 可是,寂无大师始终不知道西牛贺州灵山在哪里,因为西牛贺州灵山是西游记中的地名,是如来佛祖所在的西天极乐之地,现实世界中哪有这种地方!? 叶凡仔细看了两遍后,心中已了然,也明白了寂无大师为什么要把那几页纸撕下来了,是因为他怕他人拿着这半部不全的心法修炼,导致生出不可预测的祸端,所以才另行收了起来。 无疑,看过了寂无大师留下的这些资料以后,叶凡心情有些沉重,本是抱着希望来寻找解决方法的,哪知道,得到的却是一些近似于死胡同的消息。 西牛贺州灵山……真有这种地方的话,那不用找万叶菩提了,还不如直接求如来佛祖。 叶凡苦笑了一下,看向手中的两页心法,难道要修炼这心法吗? 即算寂无大师推演对了,但毕竟心法不全,谁也没法预测修炼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可叶凡现在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管它的,实在不行就死马当活马医,练练又何妨。 再者,邪教修罗的人既然找到了千年鬼藤,而千年鬼藤是与万叶菩提树相依相生的,那万叶菩提树就肯定存在,只要找到修罗的头目欧阳永生,一定可以打探到万叶菩提的事情。 因此,还是有希望的。 叶凡呼出一口长气,把心中的复杂情绪压下,收拾好书架后,拿着那几页纸找到了主持无相大师,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对方说了一遍。 未尾,叶凡询问道:“大师,这几页纸我可以拿走吗?” 无相大师稍微沉吟了一会儿,回应道:“施主不如抄一份吧,不是老衲不让施主拿走,而是怕还有像施主这种情况的人找来,所以,烦请施主谅解。” “对,还是大师考虑周全,那我抄一份吧。” 直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叶凡才离开梵音寺,随后开车回到住处。 沈韵和韩果还没有睡,正在客厅看电视。 叶凡简单和两人打了一个招呼,洗了澡,进了房间。 看到叶凡进屋后,沈韵和韩果不由得对望了一眼,后者满脸疑惑道:“好奇怪。” 不止韩果感觉到好奇怪,沈韵同样感觉到奇怪,因为叶凡太安静了,完全不像他平常的作风。 “韵姐,你有没有感觉他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韩果说道。 “嗯。” “太奇怪了,他这种没心没肺的人难道还有心事?该不会是又在外面闯了祸吧!?” “应该不是,他如果是闯了祸的话,那只会满脸放光,浑身都是劲。” “……那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 沈韵浅笑着在满脸好奇的韩果鼻子上轻轻刮了下,说道:“韩果,每个人都有故事的,他也不例外,而且,直觉告诉我,他的故事绝对不简单。” 韩果鼻子一皱,坚定道:“就算他的故事不简单,但我还是认为他很无耻,很好-色,很混蛋。” “……” 一夜无事。 次日,叶凡起床后又活蹦乱跳了,刺激了沈韵和韩果一早上后,出了门,找许雯雯。 毕竟收了人家的钱,多少得替人家办点事。 至于能不能办成……嘿,叶凡是这样想的,先卯足劲头糊弄几下,然后脚踩西瓜皮开溜。 反正十万块已到了口袋里,不要指望着他把钱再拿出来。 到达许雯雯公司时,许雯雯正在楼下等他,随后,她开车,载着叶凡去找孔虎。 车上,叶凡捏着下巴看着许雯雯,目光无所顾忌,上上下下,已看了好几分钟了。 许雯雯的神经本来有蛮强大的,但硬是被叶凡看得浑身不自在起来,主要是这家伙不止眼神邪气,而且时不时的独自坏笑两声,怪刺激人的。 终于,她忍不住说道:“叶凡,我俩现在是去办正事,所以,麻烦你不要用这种看日本a-v女星的眼光看我。” “这个……只怕有点难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