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该还账了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58章 该还账了

“你有种就闹事啊!” 呵,朱萍叫嚣着,明显是想借市公安局刘局长打压叶凡。 可惜,想法很美妙,现实却很残酷。 此时,刘局长正看着叶凡,脸色复杂难言。 刘局长不是第一次看到叶凡了,之前就和叶凡打过交道,就萧妙蝶被太岁阁的人捅了一刀的那一次。 当时,叶凡直接亮出了军官证,要刘局长在一个小时内交人,刺激得刘局长亲自带队出警,硬逼着王野交出了太岁阁的人…… 往事在目啊,现回想起军官证上的那些特权,刘局长仍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所以,他会管压叶凡吗?笑话,脑袋又没长在屁股上。 刘局长向工商局的宋局长递了个眼色,随即,直接朝门口走去。 宋局长连忙跟上。 这反应,看得朱萍和朱鸿运满头雾水,后者忙喊道: “刘局,宋局,怎么走了?” 刘局长像听不到一样,根本就不搭理他。 这更是让朱鸿运看不明白了,他特意走关系邀请来刘局长和宋局长,怎么转眼像不认识自己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叶凡说道:“刘局,再多呆一会儿吧,我刚好有点事要麻烦你。” 刘局长应声止步,转身回应道: “行,没问题。” 刘局长的反应当即刺激得朱萍和朱鸿运目瞪口呆,两位局长一声不吭走人,不搭理自己,却回应叶凡……略一想,就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朱萍嘴角抽搐,难以置信的望向叶凡,打心眼里没料到叶凡的能量竟然这么大,居然连市局的刘局长都选择主动避让。 天啦,他到底是谁!? 其他宾客同样满脸错愕惊讶,看向叶凡的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忌惮。 三位家主也没料到会是这样,心中暗暗震惊,先不说其他,至少他们三人就没资格让刘局长如此配合。 叶凡又说道:“刘局,麻烦调几个警力过来吧,等会用得上。” “行,我这就安排。” 刘局长立即打电话,迅速安排了下去。 两句简单的对话,以及刘局长顺应的态度,又狠狠的刺激了大伙一把,心中的震惊又陡然攀高了几层。 特别是朱萍,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脸上不由得涌起恐慌。 叶凡冷冽盯着她,忽然森寒一笑,笑得朱萍炸起一身鸡皮疙瘩。 她下意识的躲到了朱鸿运身后,小声紧张道: “弟弟,你可要保住我,不能让那小杂种乱来。” 朱鸿运瞥了一眼叶凡,冷哼道:“不用担心,有我在,没有人能动你。” 声音很大,明显是说给宾客和叶凡听的。 叶凡会信他这邪吗,笑话,直接怼他: “刚才是你的说吧,什么凡属是与我朱氏集团对着干的,我朱鸿运绝对把这种人踩到泥巴缝里。” “没错,是我说的,怎么,你不服吗?” “服你玛个头,你算哪根葱啊,我现在就把话撂在这里,我叶凡要让你们朱氏集团在洛南省城滚出去。” “哈哈哈哈。” 朱鸿运如同听到了一个外星笑话一般,狂笑骂道:“就凭你吗,你他玛的是不是出生的时候,把脑子遗留在你玛的子宫里了。” “那让你看清楚,到底是谁把脑子遗留在他玛的子宫里了。” 叶凡冷冽一笑,扫了四周宾客一眼,缓缓道:“各位,我刚说了,我要让朱氏集团从洛南省城滚出去,有没有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如果有,那就站我这边来。” 话音刚落,叶凡身后的三位家主齐齐表态: “算我孔家一份。” “算我洪家一份。” “算我赵家一份。” 接下来,宾客的回应此起彼落: “我李家愿助叶兄弟一臂之力。” “没什么好说的,跟着叶兄弟干。” “我以叶兄弟马首是瞻。” “那就让朱氏集团滚出去吧。” 随着这些声音,大伙齐齐抬脚,走到了叶凡身后。 完全是一片人,没有人犹豫,顷刻间,所有宾客全都走到了叶凡这边。 一个都不留啊! 朱萍和朱鸿运目瞪口呆! 这可都是朱萍邀请过来的宾客啊,而且都是金沙市的名贵人物,怎么会全部倒戈相向!? 姐弟俩难以置信和难以理解,但对于在场宾客而言,面对的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 因为,叶凡的名声和实力已经响彻省城了,加上刘局长刚才的态度,再加上省城三大家主全部以叶凡为首,那还用费心思选择吗? 根本就不用! 再者,朱氏家族就算再牛,但其根据地在燕京,而在场的都是扎根在洛南省城的势力,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虎落平阳还要遭犬欺,朱家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斗得过众人的联手。 说白一点就是,此刻就已经注定了朱氏集团要滚出省城了。 朱萍和朱鸿运何尝不明白这点,心中震骇,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特别是朱鸿运,初来乍到,完全把自己当燕京的名流世家,没把在场的放在眼里,刁笔的话丢了一句又一句,就刚才还站在云端,而此刻,则是一下子栽到了臭水沟里。 说什么:以后凡属真诚与我朱氏集团合作的,我朱鸿运保他在洛南省太平无事,还有,以后凡属是与我朱氏集团对着干的,我朱鸿运绝对把这种人踩到泥巴缝里。 现在,活生生打脸了吧! 朱鸿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死死盯着叶凡,似乎恨不得把叶凡生撕了一般。 叶凡现在没兴趣搭理他,看向脸色苍白的朱萍,生冷道: “朱萍,当年你诬陷我母亲跟别的男人有关系,前些天,你又唆使你的小白脸打我爷爷,还倒车压他,这些账,该还了吧。” “你胡说。” 朱萍立即否认道:“我最近半个月都没见过叶断水,哪里来的这些事。” “没指望你承认,有人承认就行了,孔家主,把人带上来吧。” 孔非立即朝门口喊道:“孔茴,把那小白脸带上来。” “来了。” 门外的孔茴应了一声,随即,像拎小鸡一般,拎着一个年轻帅哥走了进来。 看到这年轻帅哥,朱萍两脚一软,瘫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