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身世隐露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55章 身世隐露

“你们肯定都认为是因为你母亲生意亏本,我才把你们一家人赶出家门,我承认,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 叶凡眉头微皱,冷声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因为你不是我亲孙子,不是你父亲的孩子。” “……” 叶凡怔在当场,一时间完全无法消化叶断水这句话中的信息。 自己不是父亲的儿子吗,怎么可能!? 叶断水满脸痛苦,说起往事: “当初,你才七岁多,朱萍那贱人怂恿你叔叔在我面前说你母亲的坏话,说你母亲跟别的男人有……奸情,还拿了一些拍到的相片给我看,于是,我…我怀疑起你是不是我的孙子,所以,我想办法偷偷的取了一些你和你父亲的血液,然后,拿到医院去化验,结果……你和你父亲的dna根本就不吻合。” 叶凡身心一颤,眼内炸出可怖的冷光,死死盯着叶断水道:“你撒谎。” “我没有撒谎,检验结果我一直保存着,就在我书架最上面一层的那本《三国演义》里面夹着,你自己去看吧。” 叶凡身心泛起寒意,咬了咬牙,走到书架前,抽出最上面那层的《三国演义》,随手一翻,即找到了书页中夹着的一张纸。 纸张已经泛黄,明显可看得出时间久远。 难道真的是dna鉴定书吗!? 叶凡心中突突乱跳,竟是有些怕看,但仍是拿了出来,缓缓摊开,一眼即看到标题:亲子鉴定书! 鉴定人:叶维,叶凡。 时间是十八年前。 然后下面是几组线型图谱。 最下面是文字分析,以及结论:双方没有血缘关系,非亲生! 这一行字,如尖刀一般,直接扎进了叶凡心中,以至于他两手一抖,鉴定书飘落到地上。 怎么会是这样? 自己怎么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 难道……难道母亲真与别的男人有关系吗,所以,生下的自己吗? 这念头像尖刀一般,一下接一下捅着叶凡心脏,捅得他如坠冰窖,捅得他六神无主,捅得他人生观摇摇欲坠。 叶断水的声音拉回了叶凡的思绪,听他微弱说道: “我拿到鉴定书以后,拿着它找到你父亲,让你父亲把你俩娘崽赶出家门,但你父亲死活不肯,我恨其不争,一气之下,把你们一家人都赶出门了,我也恨你们把维儿害得郁疾而终,所以,把你们俩娘崽视为仇人一样,哪可能认你啊。” 叶凡的心仍在抽搐滴血,颤声问道:“那我是谁的儿子?” “我不知道,我要去质问你母亲,你父亲拦着我,我也不想让这种丑…事传出去,所以,我压下来了,甚至都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你小奶奶和姑姑。” 叶凡深受伤害,整个脑袋乱得像一团浆煳一般,如果自己真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那叶断水就没做错什么啊,那自己凭什么去恨他。 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些年恨错了吗!? 观念如塌方一样崩塌,叶凡茫然了,甚至生起一种羞耻的感觉。 “意思是,我就是一个野货,对吗?”叶凡颤抖说道。 叶断水苦笑没有回应。 正在这时,叶茵忽然匆匆跑了进来,一进屋,即着急否认道: “不是,小凡,不是你想的这样,你不是野货。” 原来叶茵不放心,怕老爹和叶凡又闹矛盾,所以,偷偷躲在门口偷听,哪知听到了这事。 叶凡和叶断水看向叶茵。 叶凡更是身心一紧,颤声问道:“姑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拜托告诉我,好吗?” 叶茵看着叶凡痛苦的神色,心痛得直揪,微微犹豫后,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来。 她深唿吸了一口气,认真说道: “大嫂在过世前,曾给了我一个信封,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轻易打开,只有小凡有危险的时候,才可以拆开信封。 我一直收着,但在前不久,你和孔家闹矛盾的时候,我怕你遭遇不测,终于拆开了信封。” “嫂子在信中说道,当年她生孩子的时候,就在生孩子的当晚,大嫂和大哥的救命恩人在医院找到了他们,救命恩人浑身是血,受了很重的伤,央求大嫂和大哥帮他一个忙,这个忙就是,双方对调孩子抚养,且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事。” “……” 叶断水和叶凡震在当场,远没料到背后还有这种事。 叶凡连忙问道:“真的吗?” “是真的,大哥和嫂子生下的是一个女儿,只比你小半个月,她的名字还是大哥和大嫂取的,叫叶馨。” 连名字都说出来了,这还有假吗,况且,叶茵也没必要瞎忽悠啊。 叶凡和叶断水一阵恍惚,叶凡正准备再问时,叶断水却已着急抢先问道: “那我孙女在哪?” “我不知道,大嫂没说。” “……” 叶凡自然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忙问道:“我母亲说的那个救命恩人是谁?” “她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大嫂在信中只说了她姓苏,应该是有意隐瞒,没有说全,大概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 “是谁要对付我母亲和我吗?”叶凡接着问道。 “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分析,应该是这样,哦,对了,有个人可能知道你的身世。” “谁?” “一个叫刘万手的人,是大嫂在信里留下的一个联系人,信中告诉我,当你生命有危险的时候,就打刘万手的电话,我上次打了,他也来金沙了,后来又莫名奇妙走了,说什么留给你自己解决。” 刘万手!? 他来过吗? 叶凡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人,光头,浓眉似剑,阔鼻厚唇,眼神如鹰,浑身一股生人勿近的彪悍气息。 当初江大豪找了一个老者来收拾自己时,他忽然出现,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直接霸道对那老者说:你没有赢的可能。 结果,几招把老者打得服服贴贴,根本就没有对方反抗的余地。 叶凡对他印象深刻,现在想起来,仍对他那种牛笔的身手和气势佩服不已。 应该就是他:刘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