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最错的两件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54章 最错的两件事

十四、五米,冰皇精就在眼前,却又远得像在天边…… 再一想起蓝蕊所说的:冰皇精是天地极品中的极品,若修炼者能够吸取其中的元素精气,则可催发出元素之力。 不甘心啊! 可丝毫没有办法! 这就是现实,没有绝对的实力,哪怕看到了天地极品,也只能眼巴巴的干望着。 叶凡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没有鲁莽逞强,转身回走,只能等以后修为突破到域境时,域境护甲加上龟盾护甲,双重防护下,或许才有机会走完这十五米。 和颜如玉会合后,两人沿原路回到了蓝蕊身边。 叶凡把刚才的过程和蓝蕊讲了一遍,蓝蕊宽慰道: “既然没办法,那只能等修为精进时,再来取吧,依我估计,没有龟盾护身,就算是三品域境或无虚境,都未必能靠近它,所以,不用担心它被人拿走。” “嗯,只能等以后了。” 几人没有久留,游回另一边水潭,然后出了山洞。 出洞即看到,焰尊者就站在坑口上,还不死心等着呢。 他见到叶凡出来以后,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怪味自语道: “这家伙的命还真是硬啊,鬼藤没能折腾死他,吸血蝙蝠也没能弄死它,看来是个完美的标本啊。” 说完这话后,焰尊者离开了,消失在林中。 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多了一个叶凡,更没有机会下手,只能徐徐图之。 焰尊者出了神农架丛林以后,立即给欧阳永生打电话,把这次的情况一五一十汇报了一遍。 当欧阳永生得知叶凡是一个活下来的标本时,兴奋异常,当即对焰尊者说道: “你去金沙市,查出叶凡的所有资料,再暗中盯死他,绝不能让他消失了,切记不要急着动手,我回头会派人来帮你解决血鸦,务必活抓叶凡。” “明白。” …… …… 七天后,叶凡、蓝蕊、颜如玉和汪琛走出神农架。 在蓝蕊的精心治疗下,汪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出丛林以后,他即和叶凡告辞,抱拳说了一句话: “小兄弟,两次救命之恩,汪某来日必报,多保重。” 说完离开了。 颜如玉也在和叶凡告别,走之前,犹豫了一下,对叶凡说道: “我的行踪已经暴露,我得回天女山了,之前你问过我鬼狱的地址,我仅知道一个修罗门的实验基地,回头我把准确地址发给你,当是回报你救我一命之恩,走了,但愿不要再相见。” “……” 但愿不要再相见吗!?还是这么不待见自己啊。 叶凡意味难明笑了笑,冲着她背影问道:“血霜玉液你不要了吗?” “既是天地巨毒,我要有没用,给你吧。” 叶凡也不知道要了这东西有什么用,但扔了又觉得可惜,就拿回去当摆设品吧。 当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叶凡和蓝蕊回到了金沙市。 两人先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再外出吃饭。 饭间,两人聊着各自的行程安排。 蓝蕊仍是准备再去神农架寻找天地灵药,因为叶凡极需天地灵药平衡鬼藤精气,这事绝不能拖,不然,万一哪天太极阴阳海崩盘了,那就危险了。 叶凡的计划是:准备去星辰阁一趟,看能不能弄到血脉之力的开启方法。 回头再联系龙影,清剿掉颜如玉所告知的修罗门实验基地。 或者想办法揪出万毒门,看能不能活捉到门主黄厉,再从黄厉那里找出欧阳永生。 两人才相聚,又要分开了,所以,当夜,极尽缠绵,一直征伐到蓝蕊体力不支求饶时,才相拥而睡。 次日上午,蓝蕊出发了。 叶凡老实给沈韵打了电话,报过平安以后,闭门不出,认真琢磨龟盾秘境。 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凤起秘境的入口,但并没有着急突破,因为龟盾秘境才开启,等把龟盾秘境的妙用全吃透以后,再开启凤起秘境也不迟。 一连两天,叶凡的心思都放在龟盾秘境上,越是琢磨,越是感慨其强悍…… 当天晚上,叶凡外出吃饭回家路中,接到了他姑姑叶茵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传来叶茵哭泣的声音: “小凡,你快来,你爷爷不行了。” “……” 叶凡愣住,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他受伤了,不知道怎么受伤的,我问了他,他不肯说,他说要见你最后一面,你快赶过来吧,呜呜呜呜” 听着姑姑的哭泣声,叶凡阵阵揪心,犹豫了一下后,终是匆匆赶到了叶家,见到了叶断水。 他躺在床上,满面青紫,一只眼睛青肿得不像样子,眼角和眼皮下全是血迹,估计这只眼睛已经报废了。 看他那样子,满脸痛苦,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了。 嘴角还有血迹,似乎不止脸上受了伤…… 怎么伤成这样!? 叶凡心中一紧,虽然叶断水的所作所为让他痛恨和厌恶,但毕竟有血脉关系。 叶茵在,叶茵的妈妈也在,两娘女都是脸挂泪水,满脸着急。 叶茵看到叶凡后,立即跑过来,着急道: “怎么办?爹爹不肯去医院,你帮我劝劝他吧。” “为什么不肯去医院?”叶凡保持平静问道。 “爹说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他有话要和你说,不能耽误了。” “……” 这时,床上的叶断水声若游丝道:“你们俩娘女都出去吧,我有点事要和小凡说,快点,我没多长时间了。” 俩娘女下意识的看向叶凡,等着他做决定。 叶凡眉头微皱:“先打120吧。” 叶茵忙打120,也按叶断水的意思出了屋。 叶断水手指艰难的拍了拍床边,小声道:“小凡,坐这里来,爷爷有话要和你说。” 叶凡稍微迟疑了一下,终是走了过去,但并没有坐到床上。 叶断水也没时间计较这些了,他满脸痛苦,小声道: “我这辈子做错了好些事,最错的两件是,一不该把你父母赶出家门,二是不该不认你。” “……” 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还是后悔了? 叶凡正心绪复杂时,叶断水又说道:“虎毒都不食子,你父亲是我亲生骨肉,我哪会不认他,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们一家人赶出门吗?”

上一篇   第753章 给我破!

下一篇   第755章 身世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