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我手艺挺好 - 最强特种兵王

80.第80章 我手艺挺好

叶凡可不是忽悠沈韵,是真有人在等他,就在不远处,一辆红旗车,军用牌照,若是有懂部队军牌套路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此车绝对是军中大佬的座驾。 叶凡所坐的东风铁甲在红旗车旁停下,叶凡下了车,拉开红旗后车门,钻进了车里。 车后座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身着便装,面相巍峨,浑身上下流淌着浓郁的刚烈气息。 特别是他的眼睛,像刀子一般,被他看一眼,都会生起莫名的压力,自然也会慎言几分。 而叶凡上车后,毫不客气的一把搂住这老人的肩膀,揶揄笑道: “冯军长,这么久不见了,你怎么一见我就板着脸,该不会是想收拾我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先下车了,等你脾气消了,我再来找你。” 叶凡的举动以及所说的话,刺激得坐驾驶室的那个上尉脸皮直跳,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搂冯军长,大开眼界啊。 但一想到叶凡的身份,不禁又有些无语。 【南狂】叶凡,他在南部军区的名声如果掉地上的话,绝对可以砸出一个坑,关于他的故事更是一箩筐,先不说别的,至少这上尉就曾听到过,叶凡冒火的时候,曾跳脚当面骂过南部军区的司令。 那可是司令啊! 这样一想的话,能接受了,搂搂冯军长并不算什么啊。 此时,冯军长爽朗笑道:“怎么,你这是想倒打一耙,先找我不是吗。” “这样才对嘛,笑一笑,十年少,不要整得跟老李一样,天天板着个脸,一看就知道是在家里受了老婆的气。” “哈哈。确实,他那张脸越拉越长,我看再过阵子,就成的要成马脸了。” 前面的上尉暗暗汗颜,一老一少竟然在背后诽谤另一个军长,这算什么事啊。 冯军长和叶凡聊了几句后,说起正事:“小叶,我来这里,是替老李问你一句: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好转?” 叶凡心知问的是自己身体的事,不禁苦笑道:“更糟糕了,原来还能剧烈运动六分钟左右,现在只能五分钟多点了。” 顿了顿后,叶凡又说道:“不过,我刚获得了一个意外的好消息,似乎这病症有法可治。” “哦,什么方法?” 于是,叶凡把从蔡亮那里得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听完后,冯军长当即说道:“那这事不能耽搁,赶紧抓紧时间了解一下。” “明白,今天或明天我就会去梵音寺。” “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和我说。” “会的。哦,对了,是有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 “好像你家孙女儿有二十了吧,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懂的。”叶凡朝冯军长挑着眉头,满亮坏痞笑容。 “哈哈,好啊。” 冯军长嘴里说着好,手上却是拉开叶凡这边的车门,然后,一脚把叶凡踢到了车外。 …… …… 叶凡本是准备下午去梵音寺,但被沈韵拉回了住处。 准确的说是,沈韵把叶凡拉到了家门外,然后让叶凡在门外等着。 不一会儿,沈韵拿着一把剪刀,一些衣服、床单和一个脸盘出来了。 衣服似乎是自己的。 什么情况? 叶凡正纳闷时,沈韵让叶凡蹲下来,说是要帮叶凡剪一下头发,寓意是从牢房出来后,从头再来。 我艹! 这是哪跟哪? “韵姐,别逗了好不好,我就在那里蹲了一晚,犯得着搞得这么严重吗?”叶凡黑着脸抗议道。 “你知道什么,信比不信好,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蹲下。” “……你会剪头发吗?” “我以前喂的那小狗全是我帮它剪的,连理发师都夸我手艺好,不是这种事,我还不帮你剪呢……” “……行,行,行,我知道了,拜托你别再说了,我让你剪。”叶凡满脸郁闷。 沈韵和韩果忍住笑,特别是韩果,似乎生怕叶凡逃跑一样,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后面。 也是个小坏人啊。 接下来,咔咔咔。 不得不说,沈韵还是有两下子的,嗯,剪几下觉得这里不合适,再剪几下觉得那里也不合适,结果,头发越剪越短…… 等她感觉到合适时,叶凡已成了毛寸头,活脱脱的就像刚长出头发的和尚。 沈韵这时才惊醒好像剪太短了,不禁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跟叶凡说好。 叶凡已从沈韵的表情中读懂了其中的意思,一阵无语和伤心。 他狠狠的搓了一把脸,认真询问道:“韵姐,你告诉我,是哪个理发师夸你手艺好,我很想见见他。” 噗! 沈韵和韩果忍不住噗嗤一笑。 前者妩媚白了叶凡一眼:“这样子蛮好的,我就觉得挺帅。” 好吧,这话让叶凡心里舒服了很多。 接着,下一件事。 “把衣服脱了,全换下来。”沈韵把一套衣服塞到叶凡手里,不容否定道。 “就在这里换吗?”叶凡满脸古怪。 “没错,换了才能进门。” “这……岂不全走光了!?” 沈韵理起手中床单,一头塞到韩果手里,示意韩果拿着床单帮叶凡围着,好让叶凡换衣服。 这下子,韩果傻眼了,当即别扭道:“韵姐,这样不合适吧,我们两个……他……我倒是有个办法。” 说完,韩果凑到沈韵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叶凡忽然觉得有些危险。 果真,沈韵随即让叶凡弯下腰,然后把床单围了一圈,系在了叶凡脖子上。 艹! 叶凡低头望着自己的样子,感觉像个马大哈一样,哎,内伤啊。 更气人的是,沈韵和韩果两个美人笑得前仰后合,韩果甚至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了照。 哎,只能祈求这家伙不要发朋友圈了,不然,一世英名都要毁了…… 直到按沈韵的意思换过衣服,跳过火盘以后,叶凡才进了屋。 他第一时间钻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发型,一阵发愣,不禁想起了当初当新兵的时候,不就是这种发型吗。 “嘿,帅成这样,我都为你着迷。” 叶飞厚颜无耻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邪魅笑了一下,这才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等他神情气爽出浴室时,霍然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 《埋头又码出一章,继续来点票和打赏吧,看到有朋友打赏了,谢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