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不会低头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32章 不会低头

人一旦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就不会把别人当一回事。 真龙阁的作风几乎可以完美的诠释这一句话,或许是真龙阁一贯的老大地位,才衍生出了这样一种现象,又或许是真龙阁需要这种态度来维护真龙阁的尊严和地位。 一拳被叶凡揪出几步以后,汪琛觉得自己丢脸了,心中顿时生起非斩晏如妃不可的意念,想以此挽回颜面和维护真龙阁不可侵犯的尊严。 你不是要护着晏如妃吗,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斩她,再来收拾你,看你有多少能耐。 汪琛就是这样想的,扑向叶凡时,没有再留手,一身修为全数施展。 再一拳与叶凡对撞。 这一次,汪琛的拳头强悍与飓风起的旋流对上了,只见他拳面上气流狂旋,风啸声骤起,虚空因此都扭曲了。 汪琛没有像上次那样被掀飞,两者似乎不分伯仲。 外行看不明白,但叶凡知道,汪琛是在用域境与飓风起硬抗。 可怕的实力。 不能给他机会。 叶凡手掌翻飞,欲推出飓风起的第二变,而这时,汪琛一声暴喝,拳头往前一抻,强形轰散飓风起的旋转气流,拳头直接轰向叶凡。 尼玛! 叶凡匆促推出一拳,结果拳式还没推完,汪琛的拳头已到,径直轰在叶凡拳上。 打得叶凡右臂后挫,身体踉跄后退。 实力相隔太大,哪怕有飓风起相助,仍是填不平实力间的差距。 一拳轰开叶凡后,汪琛一声冷笑,大步一迈,扑向晏如妃。 晏如妃惊恐躲闪,但哪里躲得过,脑袋径直被汪琛五指锁住。 汪琛五指一用力,晏如妃只觉整个脑袋都要炸裂,情不自禁一声惨叫。 接着,眼角,鼻子里,耳朵和嘴里往外涌出血迹。 七窍流血! 如此恐怖! 四周的人看得汗毛炸起,骇然无比。 叶凡同样震骇得汗毛炸起,想要扑上去救晏如妃,但汪琛突然扭头盯着他,森然冷笑道: “你不是想护着她吗,来啊,看看她是怎么死的。” 说完后,他指间又一次用力,晏如妃又是一声惨叫,七窍又有血迹崩出。 她满脸无法言喻的痛苦,加上满脸血迹,显得无比狰狞和恐怖。 叶凡拳头都快捏碎了,一字一字道:“如果你敢杀她,我叶凡这辈子必定杀你,也誓必把真龙阁从这世界上抹掉。” “哈哈。”汪琛一声嗤笑:“好大的口气,那你就放马过来杀我吧。” 叶凡真不敢妄动,直接换个方式开骂:“孬种,号称是真龙阁是护法,结果只会欺负女人,有本事就冲我来啊。” 这话立即起作用了。 对于把自己当一回事的汪琛而言,自然不愿意当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下三滥。 他眼中爆起一抹冷光,一甩手,把晏如妃甩到了一边,然后一步一步向叶凡走来,边走边说道: “既然你急着去阎王爷那里报到,那我就选送你下地狱。” “来啊,我今天如果孬了,我就跟你姓。” “那我就打到你孬为止。” 叶凡已经进入了发狂模式,才不管对方是谁,不死拼到最后一口气,他绝不会低一下头。 两人同一时间向对方扑去。 哎,实力的差距仍是无法弥补。 叶凡虽没有和对方硬碰硬对拳,但几招之下,接连被汪琛重击。 汪琛似乎硬要把叶凡打孬,拳间力道不至死,但拳拳打得叶凡吐血。 又是一拳印在叶凡肩下锁骨,叶凡身子往后退出一步。 但狰狞的他,不敢认输半分,一声暴喝,强形压住身体,再身躯一震,体内之力狂勐外炸,生生把汪琛震退一步的同时,也把上身衣服炸出道道裂口。 叶凡呸掉一口鲜血,一把撕掉身上的衣服,狰恶盯着汪琛,狞笑道: “来啊,你他玛的就这么点力气吗,老子还没死呢,尽管来啊。” 叶凡恐怖的神色,加上满下巴的鲜血,刺激得周围的人头发都立了起来,有些甚至不敢看他的脸蛋。 汪琛同样被叶凡的狰狞刺激到了,远没有料到叶凡竟然如此顽劣,特别是他看到叶凡左肩还绑着厚实的纱带时,心里更是惊讶。 原来受了伤,受了伤还如此不怕死,这种人,真心是汪深生平第一次见到。 一时间,他心中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到底还要不要继续下手。 他犹豫,而叶凡丝毫没有犹豫,反扑向汪琛,嘴里还要骂汪琛:“老乌龟,你就是个孬种。” 这话又激起了汪琛的杀念,眼神一冷,身周气息炸开,一拳轰出。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一拳比先前更是勐烈,大有斩杀叶凡之势。 韩果急得一声尖叫:“住手!” 躺在地上的晏如妃同样一声尖叫:“不要!” 晏如妃自然比韩果更能辨别汪琛拳间的力道,急得眼泪水都出来了,凄然冲刷着她满脸的血迹。 可她丝毫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汪琛一掌轰在叶凡赤果的胸口,眼睁睁的看着叶凡喷出一口鲜血。 无能为力,心肝俱碎,绝望! 但叶凡寸步都没有退一下,他就用胸口扛住了汪琛的一击,他甚至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 他满嘴血迹,仍是狰狞笑着,颤声说道: “你杀了我,你就得死,我杀不了你,我师兄能杀你,我师兄杀不了你,我师傅能杀你,你们整个真龙阁都得给我陪葬。” 这番话,生生刺激得汪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再次见识到了叶凡的疯狂,甚至让他心中生起了一股浓郁的不安,以及惊惧。 但这股惊惧随即就被他掐灭,身为真龙阁擎天堂的护法,怎么能被他吓住。 汪琛右手一翻,锁住叶凡肩头,一声暴喝:“给我跪下。” 手中一用力,巨力压向叶凡肩头。 叶凡肩头一耷,两脚都弯曲了,但他就是没有跪下。 “跪下!” 汪琛再次施力,可即便叶凡两脚都打摆子了,仍是没有跪下。 他有如一颗顽石,至死都不肯低下身躯。 “跪下!” 汪琛再次施力,势必让叶凡在这一次跪下。 而这时,叶凡一咬舌尖,一声歇斯底里的冲天怒吼,他体内的所有余力在这一瞬间燃烧,或者说,燃尽! 而伴随这种歇斯底里的爆发,他身上所有青筋爆起,异象出现了,他胸前突然炸现出一条脉路,这脉路从右胸前斜贯到左腹下,脉络上有七个结点,结点上泛着微微血光。 正面对叶凡的汪琛把这异象看得一清二楚,身体勐的狂震一下,两眼瞬间扩大到了极致,甚至丢开叶凡肩膀,惊慌退出了几步。 《第四更,凌晨三点多了,晚了,抱歉,过年真心码不动字,只能熬夜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