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我不能没有你 - 最强特种兵王

79.第79章 我不能没有你

赵福庭浑身冰冷,如坠冰窖,而接下来的事情,则让他有如掉进了无边无际的深渊。 只因为罗威转身从车上拎下来一个布袋,布袋里有东西在动,等罗威倒出来一看,呵,是高强。 此刻,高强满面青紫,头发凌乱,眼神惊惧得像一只过街老鼠一般。 他看到叶凡后,立即爬着要去抱叶凡的腿,嘴里还哭喊着:“叶兄弟,我错了,你大人大量饶过我吧,我再也不使歪心思了,我求你放我一马,求求你了。” 呵,竟然叫上兄弟了,真是可以啊。 不过,很可惜,罗威一把拎起他,又塞进了袋子里,系上了袋口。 高强的这待遇刺激得赵福庭身心一颤接一颤…… 正是这时,监狱长带着几个狱警匆匆从放风场的出入口处跑了过来。 跑近后,忙堆着笑和罗威打招呼道:“罗营长吧,欢迎,欢迎。” “欢迎什么?欢迎我来探亲,还是欢迎我来喝茶,或者是欢迎我来揭露你们的丑陋行径。” “……” 监狱长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接着,罗威又冷冷问道:“接到电话了吗?” 监狱长忙应道:“接到指示了。” “资料收到了吗?” “收到了,证据确凿,两人的判决已经到了,高强雇凶杀人,另,巨额贿赂公职人员,判死缓,且没收非法收入。” “赵福庭玩忽职守,多次收受贿赂,且数额巨大,即刻开除党籍,免除一切职务,判刑五年。两人就在本监狱服刑。” 赵福庭呆若木鸡,而袋子内的高强应该是听到了,一动不动,估计是吓晕过去了。 这俩父子的性格还真是绝配啊,平常威风得很,扛不住的时候则懦弱得像坨渣一般。 “赵区长,恭喜,恭喜。” 叶凡冷笑望着赵福庭,又说道:“往后五年,你可以下基层好好当区长了,希望你仍然能像以前一样威风霸气。” 赵福庭一阵哆嗦,几经能预见到以后绝对会过上猪狗不如的生活,先不说其它,至少一区的囚犯不会放过他。 他能有这种觉悟,由此可见他以前做了多少不堪的事。 那监狱长不知道是为了拍马屁还是其他原因,立即命令道:“把两人带下去,立刻办入狱手续,安排狱房。” “是。” 赵福灵像条死狗一样,被两个警察拖走了。 世事难料啊,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随后,叶凡坐着东风铁甲出了监狱,正如他来时说的那样:我只是来转转,过一阵就走。 他当然不是无故说这话,而是因为进监狱之前,他已给部队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的情况汇报了一遍,毕竟他是一个军人,且已牵扯到了政府部门,哪怕要依自己性子闹下去,也得向部队汇报一下。 而上级领导听叶凡的讲述完后,当场就骂娘了,似乎比叶凡还愤怒。 军人嘛,一根脊梁骨挺得笔直,若是事没做错,那就是理,更何况叶凡身份非同一般,光立下的功劳就可写成一本书,又岂会让叶凡去吃牢饭,笑话…… 所以,上级领导一个电话打到了95801部队,直接让尖兵侦察营出马,十二小时不到,罗威把高强的老底翻了个底朝天。 此刻,叶凡正和罗威聊着,刚出监狱大门口,忽然看到三道熟悉的身影,是沈韵、韩果以及身穿警服、拥有一对绝世凶器的周囡囡。 看沈韵和韩果两手大包小包的样子,应该是拎着东西去看自己,就是不知她俩怎么跟周囡囡整一块了。 实际情况是,周囡囡主动找的沈韵,因为她觉得叶凡这事有点屈,想帮忙,却无从下手,便想着找沈韵了解叶凡的情况,而沈韵正想去监狱看望叶凡,所以反拜托周囡囡带她来,于是,三人到了这里。 叶凡忙叫开车的战士停车,等车停稳后,他落下车窗叫道:“韵姐,小冰棍,你们怎么来了?” 沈韵和韩果一怔,听出是叶凡的声音,扭头看到叶凡时,更是愣住了。 他不是在蹲监狱吗,怎么在这里? 这时候,两人也没心思深想,连忙走了过来。 “叶凡,你怎么……你怎么在这里?”沈韵担心问道。 “哎,又闹了点事,估计要蹲一辈子牢房了。” “……” 沈韵眼角直跳,接着眼波闪烁,下一秒,眼泪水就从眼角流了出来。 这一阵子,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的心里背负了极重的心里压力,再一听到叶凡这话,终于扛不住了,眼泪水压抑不住的夺眶而出。 而叶凡本来只是想逗她玩一下,没料到竟把沈韵惹哭了…… 看着她绝美脸上无声滑落的泪水,以及显而易见的憔悴和疲惫,叶凡心里忽然揪了一下,揪得有点痛。 他忙下车,一边用大拇指擦着她的泪水,一边解释道:“我逗你玩呢,我已经没事了,出来了,快别哭了,她们都看着呢。” 好吧,沈韵又怔住,不过,随即激动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没事了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现在不是自由得很吗?” 沈韵、韩果和周囡囡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但叶凡现在确实无拘无束,完全不像是犯人的模样。 不管怎样,三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随即,沈韵踢了叶凡一脚,笑骂道:“没良心的家伙,我替你着急,你还有心情逗我,你心肺都被狗吃了吧。” 看到沈韵笑了,叶凡心里舒荡了许多,而这一舒荡,王八性子就冒头了,突然鬼使神差的一把搂住沈韵,脑袋无耻蹭着沈韵脑袋道:“韵姐,我好想你,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终于发现,我不能没有你。” “……” 够了啊! 旁边站着的韩果和周囡囡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当事人沈韵更甚,汗毛都炸立起来了,使劲想要推开叶凡,但哪有叶凡那么大的力气,硬是被这家伙无耻的蹭了好几下脸蛋以后,他才松开。 脸蛋真是光滑啊! 叶凡暗叫了一声妙妙妙,但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韵姐,有人在等我,我先跟他聊几句,你们先等我一会儿,等下我们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