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你哪来的资格 - 最强特种兵王

78.第78章 你哪来的资格

枪声响,随即赵富庭一声惨叫。 众人全数震住,满脸骇然望着赵富庭鲜血直冒的大腿。 竟然真的的开枪,不带这么刺激人的吧!? 先前,叶凡抢枪就够大伙消化好一阵的了,而现在,他更是毫不犹豫的崩了一枪,似乎信手拈来、家常便饭一般。 太猛了,这是哪里来的家伙,不会是杀人惯犯吧? 许多人心里不其然的冒出这个想法,再看叶凡时,越发感觉到叶凡的眼神冰冷刺骨得让人害怕。 而四周警察手中的枪口齐齐锁住叶凡,个个神色凝重,都已意识到叶凡很危险。 “我命令你立马放下枪,双手抱头蹲下。”其中一个警察厉声喝道。 叶凡怪笑道:“你命令我?哈哈,你哪里来的资格命令我,我觉得还是你放下枪,然后抱着头蹲下好些。” 赫! 四周囚犯暗暗叫了一声:diao! 那警察眉头一凛,正准备厉声吓吓叶凡,但忽然发现叶凡的神色有些古怪,怎么说呢,透着一股子邪痞的味道,似乎是在说,好戏要上场了…… 而且,他这眼神,是在看什么!? 他不由得顺着叶凡目光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怔住。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异样,哦,不,准确的说是听了大马达的轰隆声,循声望去,表情立即变得和先前那警察一样,全数怔住。 只见,四辆迷彩装的大型吉普车正从监狱大门口急速往这边开来。 “军用东风铁甲,好家伙。”有个囚犯眼尖,认出了这四辆大型吉普车。 军用车!?军用车跑到监狱里来干吗? 难道是押送重型囚犯!? 一群人正疑惑时,却见最前面的那辆东风铁甲直接朝着放风区的铁栏网撞上。 我艹! 这是几个情况!? 不会开车吗!? “梆”的一声。 东风铁甲直接把铁栏网撞开一道口子,四辆铁甲如猛虎一般从破开的口子冲进来,径直冲向叶凡这边。 眨眼间,四辆铁甲呈包围形式占据四个角落,接着车上跳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战士,团团把叶凡和一群警察围住。 更让警察们头皮发炸的是,四辆东风铁甲的车顶上即时架上了四部机枪,枪口正瞄着他们。 这…… 一个三十左右的军官从车内走出来,跃身跳到东风铁甲的前车盖上,大声朝场中警察吼道:“全部放下枪,双手抱头,蹲下,不要指望我给你们什么解释,我只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如果谁不从,可以,但我的兵,会把他当反动分子当场毙掉。” 我艹,这节奏,雷得几个警察外焦里嫩。 而那军官已经开始倒计时:“10,9,8,7,6,5,4……” 当喊完4后,军官开了个小差,转头向四周的战士命令道:“战斗准备。” 日! 望着四周森寒的枪口,以及战士们不带一丝表情的脸蛋,几个警察扛不住了,纷纷放下枪,老实抱头蹲下。 没办法,身为警察的他们,很清楚军人唯命令是从,从不会问对错的,既然那军官说了十秒后不从者将当场毙掉,那四周的战士绝对会按这命令办事,绝对不会犹豫。 正所谓“军令如山”就是这个道理,却没有“警令如山”的说法,这就是军人与警察的不同。 说到底也是本身身份性质所决定的,警察是用来维护内部治安的,打交道的多数是普通老百姓,而军人是捍卫国家安全和镇恐、反恐的,其所面对的敌人远远要比警察面对的对象危险得多,所以,军人的战斗力和纪律性远不是警察可比的。 只能放下枪乖乖配合。 唯独叶凡还拿着枪,这与四周蹲下的警察形成巨大的反差,导致所有人都看着他,有人想他快放下枪,有人则是祈祷着叶凡不要放下枪。 赵福庭是属于后者,甚至忍不住说道:“军官同志,这个人不是警察,是囚犯,极度危险。” 是因为叶凡没穿囚服,赵福庭怕这军官把他当成警察,所以才这么说,至于目的,自然是希望军官控制住叶凡,或者一枪毙了叶凡。 “囚犯?” 军官怪笑了一声,跳下车,径直走到赵福庭面前,问道:“你应该是赵福庭吧。” “是,我就是……啊!” 话还没说完,军官突然双手抓住他肩头,扬膝狠狠顶在赵福庭小腹上,赵福庭余下的话变成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接着,军官再顶了一膝,随即,一记摆拳轰在赵福庭脸颊上。 赵福庭脑袋一歪,一口鲜血带着几颗牙齿喷出嘴外,人如虾弓般蜷缩在地上,身子颤抖不已,两眼直翻白眼。 军官盯着赵福庭,冷冷说道:“就你这种驻虫和垃圾,有什么资格评价叶队长。” 说完后,他整了整衣裳,向叶凡敬礼道:“叶队长,您好,南部军区95801部队侦察营营长罗威前来报道。” 啊! 四周囚犯以及蹲地上的警察集体石化了,全两眼发直望着这一幕。 特别是蹲地上的那些警察,更是惊骇莫比,震惊于这个叫罗威的军官称呼叶凡为叶队长,且向叶凡敬礼,那叶凡也是军官吗!? 最让他们震惊的是,罗威肩上的军衔是二杠一星,少校,而他竟然向叶凡敬礼在先,那叶凡的军衔岂不是还要高过他。 天啦! 这才多大年纪,难道是中校,上校,或者大校吗? 想到这种可能,所有人不由得头皮发麻。 此时,叶凡庄重向罗威回了一个军礼。 放下手后,他同罗威握了握手,浅笑道:“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叶队长这话就见外了,能为叶队长做点事,是我们侦察营的荣幸,我相信南部军区的其他军人也会这样认为。” “哈哈,一股子马屁味道。” 叶凡感慨拍了拍罗威手臂,转而问道:“高强那边怎么样?” “把他老底全挖出来了,坑猛拐骗的事没少干,前两年还雇凶杀过一个工头,事后伪装成工地事故。” 顿了顿后,罗威冷冷扫了一眼地上的赵福庭,说道:“他也把与赵福庭勾结交易的事情交待了,一百万买叶队长残废,三百万买叶队长一条命。” 刚清醒过来的赵福庭听到这话,全身剧烈颤抖起来,他已意识到监狱大门正在向他招手,以后,他也将穿着囚服过日子了。 《今天更新有点晚,笔记本坏了,买了台便宜的台式机,键盘超用不习惯,打两千字,手指好痛。求票,求打赏,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