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恶心的八眉 - 最强特种兵王

77.第77章 恶心的八眉

这几个月来,叶凡一直为“鬼藤”的事苦恼,现在听到有办法治愈,真心高兴得眉飞色舞。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叶凡获知了三件事情: 一是,蔡亮师傅当年被注射“鬼藤”以后,体力立即变得不如平常人,形同废人,根本就无法剧烈运动。 这与叶凡的情况有所差别,叶凡现在的体力跟平常人差不多,也可以剧烈运动和发力,但不能超过五分钟。 这说明,邪教组织“修罗”一直在改善“鬼藤”溶液。 二是,“鬼藤”会逐渐的损害身体,如蔡亮师傅在没吃那高僧的药前,身体越来越差,四年多时间,已卧床不起,虽然后来吃了那高僧送来的药,但只好了一部分,身体仍是不断滑坡,以致于四十多岁时就病逝。 三是,那高僧叫寂无,是本市西郊紫龙山上梵音寺里的和尚。 了解了这些信息以后,叶凡马上想出狱,去梵音寺找寂无。 嗯,得先找赵福庭算清账,这种垃圾,简直是玷污了“警察”两个字。 正这样想着时,放风场出入口处冲进来一队警察,个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朝篮球场跑过来,领队的就是赵福庭。 叶凡眼睛微眯,隐隐猜到了什么。 而其他囚犯看到这动静后,不由得有些发懵,全都疑惑这些警察要干什么。 随即,他们明白了。 十多个警察团团围住叶凡和蔡亮,枪口瞄着两人。 赵福庭盯着叶凡,喝斥道:“叶凡,老实给我趴在地上!” “不会趴,要不你这衰佬给我示范一下。”叶凡冷笑道。 赫! 这话一出,四周囚犯全瞪圆了眼睛,竟然叫赵福庭衰佬,当真是血猛啊。 “哥们,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疯狗怪笑道。 这丫的纯粹是巴不得天下大乱,不过,说实在的,叶凡确实极对他的胃口,不止身手好,而且身上有一股子令人心颤的邪性,再者,下手狠辣。 果真,他这话一说,四周囚犯立即哄笑起来,个个都是有意无意看着赵福庭脸蛋。 本来就是一副衰相,没办法,但更多的,是犯人们都暗地里憎恶赵福庭,平常仗着自己是一区区长,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而且,心眼小,呲牙必报,谁若是没有按他的意思来,随后必定会想尽办法收拾人。 所以,背后都叫他八眉老龟。 赵福庭不是瞎子,哪会看不到众人嘲讽的目光,向来以为自己就是一区大王的他,哪能容忍这种态度。 他盯上了疯狗,吩咐身边的两个狱警道:“把他给我拿下,他如果敢反抗,就往死里收拾。” 两个狱警立即冲上去,毫不客气把疯狗摁在地上。 这立即引起了其他囚犯的骚动,疯狗只是说了一句“哥们,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又没说赵福庭,你赵福庭却收拾起疯狗,这不摆明了是任意妄为吗。 或者说,想杀鸡儆猴吗。 赵福庭扫了一眼四周骚动的囚犯,不屑一笑,掏出手枪,直接对空一枪,大声吼道:“全他玛的给我趴下,谁敢不从,老子赏他一颗铁子子吃。” 呵,又是这调调,想上次在办公室时,就是用这话对付叶凡,且真开枪了。 叶凡听到他这话就冒火,冷冷接话道:“赵区长,你好威风啊,我好怕怕,来吧,对着我开枪,看你有多少颗铁子子。” 赫! 全场囚犯再一次两眼瞪圆,算是开眼界了,竟然还有人要求对着自己开枪的。 猛人啊! 不是一般的猛,完全没把赵福庭放在眼里。 赵福庭满脸漆黑,枪口一转,瞄准了叶凡,阴冷道:“你简直是拽得要飞天了,想跟我玩是吧,呵,我陪你这垃圾玩尽兴。” 就他这德性,还叫人垃圾,只是穿着警服而已,不然,跟其他囚犯没什么区别。 接着,赵福庭又冷厉喝道:“叶凡,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限你十秒内趴下,不然……” “别不然了,你不就是收了高强的钱,然后巴不得我不趴下吗,你则正好借这种机会一枪蹦了我,是这个计划吧。”叶凡冷笑看着赵福庭。 赵福庭眼皮跳了跳,没料到叶凡一语戳破了自己心中的计划,这下不好玩了,这么多囚犯听着,自己再开枪的话,那就坐实了叶凡说的话。 该死的,这畜生怎么知道高强找了我。 赵福庭心里暗骂着,嘴上则是吼道:“你胡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收了高强的钱,纯属造谣诬蔑。” “赵区长,别激动,没听过一句话吗,解释就是掩饰,会越描越黑的。” “你……” 赵福庭被叶凡呛得说不上话来。 而叶凡站起身来,径直朝赵福庭走过去,缓缓道:“来啊,按你的计划来吧,开枪,等会回家就可以抱着钱数到天亮了,说不定高强还会额外给你一笔奖励。” 叶凡越这么说,赵富庭越是不敢开枪,毕竟这么多眼睛看着,万一传出去了,那就麻烦大了,不止要丢了工作,还会要判刑,更别指望得到一分钱。 “站住,听见没有,马上给我站住。” 他拼命恐吓叶凡,但叶凡像听不见一样,仍一步一步朝他走。 “站住,站住……” 忽然,叶凡动了,身如离弦之箭,眨眼间扑到赵富庭身边,右手在赵富庭手腕上一敲,赵富庭右手如遭电击,手指下意识的撒开,枪脱手。 叶凡把枪抄在手中,枪口抵在赵福庭下巴上,怪笑道:“赵区长,怎么连枪都抓不稳。” 全场一片寂静,无论是囚犯,还是警察,全惊骇望着叶凡。 没有人料到叶凡会突然出击,动作如此利落、干脆,简直是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更是没有料到他竟然敢抢枪,这也太刺激人了吧。 “你…你…你想干吗?马上放了我。” 赵福庭脸色煞白,说话都哆嗦起来,主要是想起了昨天办公室的那一幕,自己差点就被叶凡掐死,那种窒息的感觉,以及死亡的恐惧感,又重重占据了他的身心。 “干吗?呵,忘了我昨天跟你说的吗,三棍加一枪,你以为是白打了吗?” 话音还没落地,叶凡突然枪口一沉。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