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你到底是谁 - 最强特种兵王

第264章 你到底是谁

山里野歧浑身哆嗦个不停,感觉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电影里面。 六艘海警船团团围着自己的小渔船,外围一艘巡洋舰,头顶还有四架直升飞架盘旋。 天啦,难道自己买来的这三个女人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子女吗!? 不然,干吗用这么大的阵容对付自己……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从直升机的软梯上利落滑下来,稳稳落到船板后,朝他走过来。 正是先前端狙击枪的那人,现在,他手上拿着一把枪……他想干吗? 再一看对方脸色,山里野歧不禁吓得退了两步,太恐怖了,仿佛要杀自己。 “你…你…你不要过来,我是岛国人,我认识岛国驻华夏大使,我要求见他。”山里野歧惊恐叫道。 “砰!” 叶凡果断一枪射在山里野歧的大腿上。 山里野歧一声惨叫,两膝跪在地上。 这时,叶凡才说道:“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你是哪国人?” “……岛…岛国人。” “砰!” 又是一枪,射在另一边大腿上。 “再大声一点,你是哪国人?” “……我…我……” “砰!” 又一枪射在山里野歧的肩头。 山里野歧痛得惨叫不已,但与心中的恐惧比起来,这点痛似乎不算事了。 这时,枪口顶在他脑门上。 “告诉我,你是不是人?” “我…我错了,我不是人。” “竟然你不是人,那就不留着你浪费粮食了。” “砰!” 枪响!山里野歧仰头倒在地面上,额头上一个手指粗的黑洞,鲜血正汩汩往外冒。 死不瞑目,满眼震骇、绝望、以及不可思议。 估计他到死都没料到叶凡竟然当场枪杀他,自己是岛国人啊,要走法律程序啊……岛你玛个蛋! 有意思的是,山里野歧死不瞑目望着空中的眼睛,正好是看着吊在直升机脚架上的刘全和刘家福两人。 两兄弟看着山里野歧的死状,吓得浑身抽搐,仿佛看到了自己躺在船板上,于是乎,两兄弟裆间一热,吓出两泡尿…… 其实,不止山里野歧没料到叶凡会当场枪杀他,海警船上的海警也没有料到。 其中一艘的船板上,一个海警小声对身边的领导说道:“处长,这个是不是不太妥当?” “没什么不妥当的,军部领导直接打来的电话,他有危情处理权,让我们尽一切努力配合他的工作,服从调遣。” 听到处长的话,身边的一群海警齐齐石化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望向叶凡。 他到底是谁!? 竟然直通军部领导,而且还让处长服从其调遣…… 最主要的是,授于他危情处理权,也就是说,哪怕目标是他国的军舰,但只要他说打,那就必须打。 这就是危情处理权!那枪杀一个岛国鬼子又算什么! 叶凡脚尖一挑,直接把山里野歧丢到了海里。 咳咳,山里野歧先前想着把沈韵三人沉海,现在,他自己下海喂鱼了。 叶凡转身向船舱走去。 当三个女人看到叶凡时,整个呆了! …… …… 两个小时后! 叶凡、沈韵,韩果和许雯雯回到了岸上。 直升机和海警船已经离去。 刘全兄弟俩站在旁边,浑身一直哆嗦不停。 远处两辆警车和一群警察默默等着。 叶凡指了指刘全两兄弟,问沈韵三人道:“怎么处理?直接丢海里,还是让他们蹲一辈子牢房?” 两兄弟浑身一哆嗦,惊骇望向沈韵三人,生怕三人说出一句:丢海里。 若是别人说出“丢海里”这种话,兄弟俩未必会当一回事,可叶凡一个电话就调动了海警,甚至连巡洋舰都参与拦截了…… 而且,刚刚杀山里野歧就像杀一条野狗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犹豫,那杀自己两兄弟还不是玩一样。 “求求三位女菩萨放过我们,我错了,让我去坐牢房悔改吧,我愿意坐一辈子的牢房。” 真的是吓破胆了,刘全竟然哭着求饶起来。 这熊样,真心窝囊。 沈韵和韩果虽然恨不得把两人丢海里去,但做不到这么狠心,所以默不作声。 许雯雯能狠下心来,可远处一拨警察看着…… 她忍下了这个念头,但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两人,因此,她走到刘全面前,突然一脚踢在刘全裆间。 蛋碎的声音! “呜啊” 刘全一声怪叫,整张脸瞬间紫了,当即倒在地上打滚滚。 许雯雯又走到刘家福面前。 刘家福意识到她要干什么,想要后退。 “哼,你敢动一下,那就丢到海里去喂鱼。”许雯雯冷哼道。 刘家福浑身一抽,哪还敢动一下。 “把腿分开。”许雯雯冷声道。 刘家福颤颤嗦嗦的把夹得绷紧的两腿分开。 哈哈! “砰!” 许雯雯可不会脚下留情,同样一脚踢在刘家福裆间。 “呜啊” 刘家福马上跟他老兄一样,捂着裆间拼命在地上打滚。 看着两人这样子,叶凡不由得直挠脑袋,说实在的,他真感觉自己两腿间凉嗖嗖的…… “好了,让警察把他们带走吧。” “他还讹了我们的钱。”沈韵忙提醒道。 “放心吧,钱明天会一分不少的到账上的。” 叶凡随即向远处的警察召了召手,对方立即跑了过来,把刘全和刘家福带走了。 有意思的是,虽然现在裆间仍然痛得想死,但两兄弟却是高兴得不得了,啊,终于可以远离那个魔王了,哪怕坐一辈子牢房都值啊…… 警车离去后,许雯雯直接走到叶凡面前,几乎要贴到叶凡身上,抬着头盯着叶凡问道:“你到底是谁?” 叶凡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翻着眼皮应道:“一个老兵。” “在部队养猪的老兵吗?” “差不多吧。” “哼!” 许雯雯一声冷哼,忽然两手捧住叶凡脸蛋,双唇狠狠吻在叶凡唇上。 我的个乖乖,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叶凡这货反应过来,想要趁势大举进攻时,许雯雯的嫩唇跑了。 尼玛!幸福跑得如此突然! 他砸吧着嘴巴子,两眼放光的盯着许雯雯红艳的双唇,想着要不要扑上去…… 许雯雯退开一步,妖绕笑道:“小男人,初吻是被你无耻强占的,这是第二次,这个吻是感谢你救了我,嗯,多努力哦,争取把第三次也收入囊中。” “……” 许雯雯已坏笑看向沈韵和韩果,语气坏坏道:“好了,该你们两个上了。” 哈哈哈哈,还有吗!? 叶凡两眼瞬间亮得像上千瓦的灯泡,美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