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我今晚是你男朋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31章 我今晚是你男朋友

对方越摆出这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态度,叶凡越不吃他这一套,也越反感。 他眉头微皱看向晏如妃,问道:“什么情况?” 晏如妃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没事。” “忘了吗,我今晚是你男朋友。” “……” 晏如妃怔住,眼神闪烁望着叶凡,只见叶凡满脸平静和坚毅,就像要替她顶着一片天的男人…… 晏如妃心里涌起一阵复杂的感觉,这感觉,从没有过,如此陌生,却又有着一股要把她融化的力量。 晏如妃没说话,而苍龙使者康兴一声冷笑,嘲讽道: “怎么,不好意思开口吗,那我替你说出来吧。” 说完,他巡视了四周一圈,大声道:“想必你们一定很好奇,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妩媚动人,是不是这样,我来告诉大家答案,是因为她是邪门宗派天女山的弟子,修炼了一门邪门功法:媚惑秘法,可以媚惑天下男人,说直白一点,她就是个狐狸精。” 众人骇然,讶异望着晏如妃,目光同时变得复杂起来,也就是,多了一份忌惮和鄙夷。 实际上,在场的没有几人知道天女山,但被康兴这么一说,则直接把天女山标上了邪门宗派的名号,也随着康兴的话,把晏如妃视作了狐狸精。 事实真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天女山确实有媚惑秘法,但不曾为害江湖,只是江湖中人对这秘法排斥抵触而已。 至于晏如妃,更不可能是狐狸精,至少岂今为止,没有哪个男人和她发生过床上关系,也没有用媚惑秘法生过事,那何来狐狸精的说法!? 听到康兴的话,叶凡心中惊讶,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觉得晏如妃危险了,也终于明白晏如妃和颜如玉的关系为什么那么好了,原来是师姐妹啊。 只是,他没见过晏如妃有“狐狸精”的举动啊。 康兴的话气得晏如妃直咬牙,气愤反问道: “你说天女山是邪门宗派,那你说明白点,天女山的弟子杀了谁,害了我?你说我是狐狸精,那你告诉大伙,我勾引了谁,和谁发生过关系?” 一句话把康兴问哑,他哪说得出来啊。 又来老一套了,搬出高高在上的态度,威严厉喝: “放肆,天女山是邪门宗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难道我还冤枉你们了吗,你看你这张脸,就是一张狐狸精脸,不知和多少男人上过床,难道还要我去打探你那些丑陋的床上史吗?” “你放屁。” 晏如妃气得脸都绿了:“说不出来就乱泼粪水,真是恶心,都说真龙阁的人把自己当江湖的主宰者,呸,一群充大爷的假君子,我凭什么听你们的,你们让我回天女山,我就要回去吗,你以为天下和江湖是你真龙阁的吗,太会给自己长脸了。” “大胆,口出狂言,我赐你一死。” 擎天堂护法汪琛一声冷喝,突然身动,身形快如魅影,五指撒开成爪状,直接扣向晏如妃脑袋。 叶凡横挪一步,拦在晏如妃身前,一拳推出。 “滚开。”汪琛喝道。 随即,化爪为拳,径直轰向叶凡拳头。 叶凡真不想硬接,毕竟对方是擎天堂的护法,摆明了修为吓人,可如果他闪避,那晏如妃就要承受汪琛的攻击了,依汪琛这杀气,极有可能一个眨眼就把晏如妃斩杀了。 只能咬着牙硬接。 叶凡并没有使出七象拳的第一式,毕竟跟对方没有生死仇恨,不至于出手就是不留余地的大招。 所以,他是凭自身修为加通幽境的瞬间爆发力硬扛对方一拳。 “砰!” 两拳相撞。 双拳一触即分。 叶凡拳上顿时涌起碎骨般的刺痛。 接着,可怕的巨力沿着手臂袭向肩膀,冲击得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飞,连带着把他身后的晏如妃撞飞…… 两人直接摔出两米多远,狼狈摔在地上。 叶凡震骇爬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右手,只见指关节处都已经破开皮了,手掌及整条手臂,一片麻木,近似失去知觉。 一拳,竟然如此强悍,好恐怖的力量! 叶凡都震骇了,更不用说其他人了,特别是那些见过叶凡实力的人,更是震惊不已。 擎天堂的八大护法之一,当真不是浅滩里的小鱼虾啊。 此刻,汪琛冷厉盯着叶凡,开口说道: “你是要护她吗?” 叶凡镇定心绪,冷冽笑道:“怎么,不可以吗,你是不是又要当主宰者,也要宣判我的死刑。” “怎么,不可以吗?” 汪琛以同样一句话回复叶凡。 “她真没说错,你们就是一群会装笔会充大爷的伪君子,太会给自己长脸了,真他玛恶心。” “很好,看来你是被这女人媚惑到无药可救了,等我先灭了她这祸害,再来帮你好好醒醒神。” 说完,汪琛一步踏出,夹庞然气势飞扑向叶凡和晏如妃。 如之前一样,叶凡没有躲,反而往前一步,一声暴喝,沉腰探手,右手翻出玄奥拳式,化拳推出。 七象拳,飓风起。 汪琛根本就没当作一回事,拳如奔雷,两拳再次相撞。 “砰”的一声巨响。 汪琛拳头还没碰到叶凡拳头,突然撞上一股狂勐旋转的无形气流,当即掀得他右手往外翻飞,脚下错乱横走了两步。 他两眼爆睁,震惊望着叶凡,明显是想不明白刚才撞上的那股气流是什么。 难道叶凡已经可以驭气了吗,怎么可能,那是无虚境才能做到的事。 可如果不是驭气,那刚才那团邪乎的气流是什么鬼东西? 四周的人同样震惊,想刚才汪护法还一拳把叶凡打飞,现在叶凡一拳反把汪护法掀飞了…… 这是打真龙阁擎天堂的八大护法啊,这家伙的实力到底有多妖孽!? 其实,叶凡心中的震惊不会比他们少,因为,飓风起之下,汪琛竟然没有受伤……对方的有些恐怖啊。 叶凡不得不担心:飓风起都伤不到他,那接下来,还有得玩吗? 汪琛已恍过神,脸色间多了几分戾气,应该是觉得自己丢脸了吧。 “很好,原来也是一个邪门弟子,难怪这样护着她,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护住。” 看不懂叶凡的拳法,就认为是邪门术法,不知该喷他无知,还是太自以为是?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