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我也信这套 - 最强特种兵王

73.第73章 我也信这套

“二笔!” 叶凡骂了一句坐了起来,顺势一脚踹在高富跨骨上,然后…… 呜熬 高富的裆部正搁在凳沿上,在叶凡一脚之下,他的裆部沿着凳沿边嗖过去。 我的个乖乖,正蛋痛着呢,这一剧烈摩擦,啧啧…… 好在凳子不长,短促的摩擦后,高富掉在地上,当即捂着裆间,弓成虾米般在地上滚来滚去。 此时,朱鸿章已发现要找的人竟然是叶凡,心中既高兴又激动,连忙带头逼近叶凡,沉声喝道:“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疯狗等人也不示弱,立即团团围住叶凡。 叶凡看了四周人一眼,眉头微皱,一时琢磨不准这些人是跟谁来的。 高富?还是朱鸿章? 不过,管他是谁,等会自然就知道了。 所以,他很配合应道:“ok,没问题。” 一行囚犯围住叶凡向健身区走去。 四周囚犯小声议论起来: “这货好像是昨天才进来的,怎么就得罪了疯狗和肥朱?” “你想得太简单了,没看见那二笔相的公子哥跟着吗,应该跟他有关。” “这是要带到亮哥那里去吗?” “惨了,这货不死也要脱层皮。” “脱几层皮还是祖宗积了福,只怕等会就要陪阎王爷去喝茶了。” “那倒不至于,这么多人看着,亮哥不会弄死他,但明天后天就好说了。” 囚犯们热议的时候,二楼某窗口后,赵富庭正抽着烟望着叶凡的背影。 他冷笑了一声,阴森说道:“在这块地方,如果我赵富庭还收拾不了你,那我真的要去吃-屎了。” 一伙囚犯围住叶凡,带到了亮哥处。 此时,蔡亮在单杠上做引体向上,一下接一下,很具力感。 韦昌则在跑步机上快速跑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没打赢朱鸿章的缘故,反正脸色有些不好看。 叶凡已看到了两人,微微一愣后,怪异笑了笑。 而蔡亮和韦昌不约而同看了过来,当看清叶凡的脸蛋后,啊哈…… 蔡亮“咣”的一声,竟是从单杠上掉了下来,差点没站稳摔了一跤。 韦昌更是有意思,当场石化,结果脚下跑步带一拉,“梆”,摔了个狗抢屎。 疯狗、朱鸿章及十几个囚犯全看傻了眼,这……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从单杠上掉下来,一个摔成这样,意外吗!? 唯独高富已等不及,匆匆几步走到亮哥面前,说道:“亮哥,就是他,拜托你了。” 随即,转身盯住叶凡,面色狰狞道:“你不是挺拽的吗,你不是挺diao的吗,继续啊,他玛的,敢得罪老子,老子要让你这五年刑期过上地狱一般的生活,狗杂……” 话没说完,突然有人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抽到他身子一趔趄。 抽他的人是蔡亮。 高富骇然望向蔡亮,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打自己,难道是怪自己话多了吗。 “亮哥……” 砰! 蔡亮一记鞭腿,踢在高富胸口,当场把高富抽飞出三四米远。 高富一声惨叫,“哎哟”叫痛,满地打滚。 蔡亮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走向叶凡,略带歉意道:“对不起,兄弟,我不知道是你。” 四周囚犯石化了,朱鸿章更是两眼浑圆,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蔡亮竟然跟他说对不起,还喊叶凡兄弟…… 这…这是玩哪样? 地上的高富也听到了,忘了叫痛,满脸惊骇望着这边,脸皮更是被刺激得抖个不停。 叶凡意味难明笑道:“原来是你,还真是缘份啊。” 蔡亮讪笑不知如何接话,他一万个没有想到上线要他收拾的人竟然是叶凡,若是不经历囚车里那一段,那他真会收拾,但经历了那个过程之后,他哪还有胆子动手,人家两人双手玩枪,对付六个警察如入无人之境,回头还叫眼前这人老大。 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叶凡不可惹,绝不可惹,先不说其他,至少蔡亮到现在为止就没玩过枪。 再者,叶凡当着两人面解开手铐的那种麻利劲,已足可看出叶凡的不简单,更刺激蔡亮的是,事后叶凡又给自己戴上手铐,且说:要到监狱里去转转…… 艹! 蔡亮和韦昌事后讨论过这事,得出两种猜测:要么叶凡是某个神秘组织的老大,要么叶凡是恐怖杀手,可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两人可以得罪的。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吗,赶紧给兄弟道歉。”蔡亮厉声喝斥疯狗等囚犯。 道歉!? 一干囚犯嘴角抽搐,已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不止一点不对劲,是大大的不对劲,不然向来沉默是金的蔡亮不会如此态度。 于是,一干囚犯纷纷道歉,朱鸿章也跟着道歉了。 实际上,朱鸿章现在心惊胆颤的要死,真心恨不得脚底抹油赶紧溜走。 此时,叶凡走到凳边坐下,点燃一根烟后,邪笑看着蔡亮,问道:“怎么回事?” 蔡亮看着叶凡邪气的笑容,情不自禁的想起囚车上的种种,心里隐隐有些发毛。 他轻轻清了清嗓子,回应道:“纯属误会,兄弟别放在心上,这事就这样揭过吧。” “揭过?呵。” 叶凡脸色转冷:“意思是你不愿意说是吧。” “……” 蔡亮当然不愿意说,他收人家的钱,替人家办事,不可能把雇主供出来,这就是道上的规矩。 “兄弟,每行有每行的规矩,这道理我相信你懂,何必……” “别他玛的跟我扯这些大道理。” 叶凡冷声打断蔡亮,接着又说道:“也别跟我谈你的规矩,现在,得按我的规矩来,说,还是不说。” “兄弟真得较真吗?”蔡亮脸色冷了。 “怎么,你不服?”叶凡嘴角微翘,冷冷盯着蔡亮。 蔡亮冷声应道:“凡事都有个说头,兄弟既然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以,但是得先给我个说法。” “你想要什么说法?”叶凡玩味问道。 “我只相信拳头,我也只服拳头比我硬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叶凡站起身来,扔掉手中烟蒂,淡笑道:“正好,我也信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