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报应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21章 报应

一个男人抱着女人的脚,且六十好几了,这算哪回事!? 若是其他人,叶茵早一脚蹬开了,但这男人是她爹…… 没办法啊。 叶茵扶起她爹,秀眉微皱道:“又怎么了?” “小茵,你要救我啊,我是你爹啊。”叶断水哭着脸道。 “你总得告诉我是什么事吧。” “你给我四千万吧。” 四千万? 叶茵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是什么事了,之前,她这很有能耐的爹,不是押了四千万赌钱壶赢吗!? 想到这,叶茵嘴角连抽了好几下。 四千万啊,就现在的叶家而言,所有家产凑起来,也不够四千万…… “我哪有这么多钱。” “你那公司不是值三千多万吗,卖了吧。” 啧啧,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真心无语啊。 “不行。” 叶茵不喜道:“公司刚有起色,不能卖,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的启动资金都是妈从外公那里借来的,我卖了公司,我拿什么还外公。” “可以以后慢慢还啊,你先救爹吧,我是你亲爹,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听着叶断水这话,叶茵真心气得肠子打结。 特别是叶断水那满脸窝囊的哭相,看着就来气。 “爹,你不要胡闹好不好,我不可能卖掉公司的,你的钱呢?你不是和二嫂一起下的注吗,她不是有钱吗?” 叶断水脸皮跳了跳,不说话。 叶茵刚好不想理他,抬脚就走。 叶断水连忙扯住女儿,哭诉道:“我的钱全部投到你嫂子公司了。” “那拿出来啊。” “……是以你哥的身份投进去的。” “那也能拿出来啊。” “我刚找你哥了,他…他,他不承认拿了我的钱。” “……” 叶茵整个怔住,好一会儿才回神后来,有些不可置信道: “意思是,二哥拿了你的钱,然后不认账了?” “嗯,不止你哥不认账了,刚下注的那四千万,本来是朱萍叫我押的,结果,输了后,她也不认账了,说根本不关她的事。” 叶茵又一阵发懵,虽然早知道朱萍尖酸刻薄,但没料到她做得出这种事,这完全是把叶断水推到火炕中不理踩了啊。 “那你现在手上还有多少钱?”叶茵艰难问道。 “就百来万,小茵,你把公司卖了吧……” “住口。” 叶茵冒火道:“既然是嫂子让你下的注,那你去找嫂子,干吗找我赖皮撒泼。” 说完,叶茵甩开叶断水的手,抬脚走人。 而叶断水这不要脸的又追上来拉住叶茵,哀嚎着求救。 叶茵气得想吐血,但能有什么办法,既脱不了身,也不可能不管叶断水。 “你放手,不要拉着我,我和你去找二哥和嫂子,哪有这样的人啊。” “好好。” 两人直奔叶金言家。 叶金言一家人正在吃中饭。 见到进屋的叶茵和叶断水后,叶金言眼神躲闪,低着头吃饭,当没看见一般。 他儿子叶盛一个德性,瞥了一眼叶茵和叶断水,也当没看见一样,自个人模鬼样的品着红酒。 朱萍坐在首位,慢悠悠的吃着饭菜。 叶茵盯着叶金言,直接问道:“二哥,爹说你不承认拿了他的钱,是不是这回事?” 叶金言当没听见,继续低着头吃饭。 朱萍接话道:“这是什么话,叶断水,你说金言拿了你的钱,有字据吗,没字据就不要乱说话。” 艹,摆明了是不认账。 而且,以前还叫声爹,现在直唿叶断水了,能耐啊。 “这个……当初是在银行柜台转账到你公司财务账号,转了八百万。”叶断水小心翼翼道。 “呵,转账就能证明钱是你的吗,难道就不能是你私底下借了我八百万,然后还钱给我。” “……” 目瞪口呆啊,果真是无耻无极限。 叶茵满脸黑线,还试图说理,但朱萍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 甚至把她惹毛时,她生冷说道: “叶断水,你不要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了,听我一句劝,你也活了这样一把年纪了,就算死了也值了,何不自己承担了这四千万,何必连累你后人。 而且,对方大不了就是废你一对手脚,不会要你的命,四千万买一对手脚,这种交易很划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叶茵气得冒烟。 “你什么你,和你们说道理,你还当我朱萍怕你们是吧,既然不识好歹,那就给我滚出去,以后,我们一家人都跟你叶断水、叶茵没有任何关系。金言,我说的是不是?” 叶金言堆着笑点头:“是是,老婆说得对,我都听你的。” “听见了吧,给我滚。” “……” 叶断水目瞪口呆,随即,指着叶金言骂道: “你这大逆不道的畜生,我是你亲爹啊,你居然听这个婆娘的,你……” 叶金言一咬牙,瞪着叶断水道:“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就只准你把大哥赶出家门吗,就只淮你和叶凡断绝关系吗,难道我就不能和你断绝关系? 再说了,我老婆说的没错,四千万啊,四千万会把叶家都拖垮了,你干吗不自己背着,何必连累其他人。” “……” 叶断水气得身体直抖,偏偏说不出话来,正如叶金言所说:就是和你学的! 呵,报应啊! 而且,朱萍也不是说着玩的,她已先一步请了两个保镖,直接让两个保镖把叶断水和叶茵赶出屋。 回去的路上,叶断水满脸惊恐和不安,又劝导道: “小茵,把公司卖了吧,先救我,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叶茵气不打一处来,第一次冲着叶断水咆哮道: “你是不是也要逼我和你断绝关系。” 叶断水身子一颤,浑身寒意。 叶茵看着这死不悔改的老爹,真是恨其不争,又无比的委屈,眼泪水止不住冲出眼眶道,硬咽道: “你干吗要逼我呢,你知不知道二哥变成今天这样,全是你培养出来的,软弱得像根软骨头,还有你那孙子,在家人面前像个不得了的大少爷,在外人面前,低头哈腰,做着别人的孙子。叶家都毁在了你的手上,你毁了一家人啊。” 叶茵早就憋在心里的话,倾泄而出:“大哥虽然没有作为,但那么好的大嫂,就因为生意失意,被你赶出门,大哥和嫂子虽然不是死在你的手上,但都是郁疾而终。 小凡才十二岁,你管过他吗,你不止不管他,还怕惹祸上身,还听信朱萍这恶婆娘的,真登报和他断绝关系,且还要当着几百人的面,特意说这事,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你看有哪个人看得起你,都说你就是汉奸转世,你已经被万人唾弃了,我不是说气话,我如果不是你女儿,你就是给我一百个亿,我都不愿意和你扯上半点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