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非一招之敌 - 最强特种兵王

72.第72章 非一招之敌

“砰咚”一声,近四百斤的朱鸿章摔在地上,地面震了震,看着都让人生痛。 但说实在的,朱鸿章并没感觉怎么痛,只是皮擦在地上,倒是有些火辣辣的。 肉多也有好处啊。 朱鸿章怒了,他性格本就残忍,平常一点小事都恨不得把人整死,哪能容忍韦昌这样招呼自己。 他一滚身爬起来,满脸戾色,二话不说朝韦昌扑过来。 韦昌同样朝朱鸿章冲过去。 两人似乎都有意向硬来一下,硬撞! 砰! 结实对撞在一起。 韦昌虽然壮实有力,但朱鸿章近四百斤啊,这再加上朱鸿章先跑起来,这一撞岂是儿戏。 他当即被朱鸿章撞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朱鸿章一招得势,信心爆涨,毫不犹豫的纵身一扑,整个扑在韦昌身上。 四百斤啊,这一扑,估计至少有七八百斤力道。 韦昌差点一口气晕死过去,胜在身体壮实,体质好,扛住了。 韦冒想挣脱反击,但朱鸿章两手环抱住他脖子,脑门朝着他脑袋砸过来。 砰! 尼玛! 真心狠啊! 韦冒被砸得两眼发黑,金星直冒,眼见朱鸿章脑袋又要砸过来时,两手连忙死死抠住他脑袋。 瞬间,两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难分难解,不相上下。 虽然打架的姿势不敢恭维,但两人都是狠人,都恨不得弄死对方才好。 恰恰疯狗带着高富进来了,看到这场面,目瞪口呆。 不过,随即疯狗就脸露凶光,拎过一条凳子,准备照着朱鸿章脑袋来一下。 狠人啊! 旁观的高富看到汗毛都炸立起来,脑袋里情不自禁的幻想出朱鸿章脑浆四溅的画面…… “住手!” 一声冷喝,是蔡亮。 疯狗立即收住势头,朱鸿章和韦昌两人也停手了,各自爬起来,仍是凶神恶煞般盯着对方。 “朱鸿章,来,我陪你玩玩。”蔡亮盯着朱鸿章,冷冷说道。 朱鸿章嘴角一抽,身心不由得紧绷起来,他可没胆子和蔡亮玩,万一对方不着痕迹的给自己来一下,那岂不是死得不要不要的。 “放马过来吧,就当玩玩,无论输赢,都不计较。” 听蔡亮这样一说,朱鸿章蠢蠢欲动起来,但仍是有些不放心,道:“亮哥,如果是玩玩,那我可以陪你,但你如果事后要计较,那就不得罪了。” “你是不相信我蔡亮的话吗?” “……不是。” “那就把你压箱底的本事都拿出来。” 朱鸿章心一横,抱拳说了一声“亮哥,得罪了”后,甩开大步朝蔡亮扑过去。 疯狗和高富不由得鼓圆了眼睛使劲盯着,前者是因为从没见蔡亮出手过,心里难免会好奇,而后者,心思可多了。 眨眼间,朱鸿章已扑到蔡亮身前,眼见蔡亮不躲,心中不禁一喜,更是卯足劲冲上去。 壮实的韦昌都抵不住自己一撞,难道身板明显比不上韦昌的蔡亮能挡住吗。 呸,朱鸿章绝不相信,暗想着趁此机会好好的收拾一下蔡亮,如果有机会,甚至可以弄残他,大不了坐一辈子牢,但以后这片天里,谁还敢忤逆自己…… 想着这些,朱鸿章眼里涌起残忍的兴奋,径直朝着蔡亮身上奋力一撞。 那一瞬间,蔡亮出手一拳,快如闪电,击在朱鸿章胸口。 朱鸿章顿时如遭雷击,心脏上有如被大锤狠狠敲了一下,痛得他肝胆俱裂,浑身抽搐。 脚下顿时一踉跄,倒在了蔡亮面前,仍是感觉胸口撕心裂肺的痛,几欲窒息,身子则是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他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蔡亮,望着他那如黑夜中猫眼般的眼神,身心涌起无边无际的恐惧。 直到此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和蔡亮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一拳就够了。 也终于明白韦昌为什么死心塌地的跟在蔡亮身边了。 疯狗则是艰难的吞了把口水,心里也隐隐生起惧意。 太可怕了! “朱鸿章,还要不要再玩一次?”蔡亮俯视着朱鸿章,冷冷说道。 “不…不要了。”朱鸿章哆嗦着说完。 “既然不要了,那滚吧。” “亮哥……” 朱鸿章艰难爬起来,单膝跪在地上,诚心说道:“亮哥,我朱鸿章这辈子从没服过人,今天是真心服了,希望亮哥不要嫌弃,容我跟你左右。” 男人膝下有黄金,这阵势有点大。 但不得不说朱鸿章心思活泛,一是他知道自己败在蔡亮一招之下的事,绝对会马上传遍监狱,到时囚犯们肯定都会倒向疯狗这边,以后那自己的日子就凄惨了,整不好会被疯狗欺负得稀里哗啦。 二是他答应了赵福庭找蔡亮收拾叶凡,这事不办妥,赵福庭绝对不会给好脸色看。 所以,他宁愿丢了面子跪一膝,博一次机会,只要蔡亮肯收自己,那就万事大吉了。 果真,凑效了。 蔡亮望着他一会儿后,冷声道:“起来吧。” 朱鸿章心知蔡亮已经默许,心中暗喜不已,忙起身站到一边。 蔡亮看向高富。 高富连忙说话:“我是高富,我是来……” “知道了。” 蔡亮冷冷打断他的话,对疯狗说道:“你跟他去找一个人,把他带来,我得认认。” 顿了顿,又对朱鸿章说道:“你也一起去。” “好。” 朱鸿章应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猜测应该是要收拾人了,监狱里就那点事,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 高富在前领路,一想着可以收拾叶凡了,心情便有些急不可耐,连步子都快了几分,他身后则是跟着疯狗和朱鸿章,以及十多个囚犯。 这阵容立即引起其他囚犯的注意,纷纷避让,都感觉到了暗流汹涌。 高富看着四周犯人畏惧的目光,感觉从没如此威风过,不禁鼓着眼睛、装着凶恶的样子瞪四周的犯人。 逗笔! 但现在最重要的收拾叶凡。 他扫了一圈,没看到叶凡的身影。 躲起来了吗? 他又仔细看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只见叶凡正躺在蓝球场边的石凳上,抱着头,咬着一根草,晒着太阳,好生惬意。 高富一声狞笑,匆匆走过去,大概是心中怨气太深了,加上身后有一群猛人,所以,走近后,直接一脚踹向叶凡。 叶凡身子一偏,有意无意踢了高富的小腿一下,高富收不住势,当即一个劈腿,裆间结结实实砸在了凳沿上。 高富一声惨叫,似乎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四周囚犯看着,忍不住齐齐嗖了口冷气。 这地方,碰不得啊,绝逼很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