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71章 打赢我再说 - 最强特种兵王

71.第71章 打赢我再说

健身区,自然是监狱给囚犯健身运动的,但很多时候,它是某些人的专区,闲杂人等,切勿靠近。 现在,朱鸿章成了闲杂人等。 他刚踏进健身区,立即涌过来十多个囚犯,拦在他面前。 对方为首的囚犯约三十来岁,身高约一米七八左右,囚头,长得有几分看相,但他咧嘴怪笑的时候,所有的看相立即毁了。 只因为他笑得很奇葩,一张嘴撕出一个长字形的“口”字,且满嘴黄中透黑的黄牙,看上去有些倒胃。 他叫吕峰,外号疯狗,是个狠角,在监狱一区里,他的名声与朱鸿章旗鼓相当,也是其他犯人望着就头皮发麻的人。 关于他的事,监狱一区的犯人都能绘声绘色的讲出来,最出彩的两件是:疯狗先后打残了一区里两个大佬,这导致他的刑期从十年,变成三十年,再到无期。 朱鸿章虽然残忍,但到目前为止都没干出过这种猛事,所以,说实在的,一区的囚犯们更害怕疯狗一些。 此时,疯狗露着满口黄牙,怪笑望着朱鸿章,毫不客气嘲讽道:“肥猪,脸蛋整形得这么漂亮,是撞猪身上了吧。” “我艹你玛笔。” 朱鸿章不是善茬,一条缝的眼睛里露出可怖的凶光,恶狠盯着疯狗。 疯狗咧嘴一笑,嘴巴撕成长“口”字形:“哟,吓谁呢,想玩就画个圈,老子不玩死你,老子就不叫疯狗。” 另几个囚犯立即团团围住朱鸿章,只要朱鸿章敢起高调,立即开打。 “疯狗,老子今天没心情跟你玩,我是来找亮哥的,你给我通报一声。” “亮哥没空,滚!” “你……” 朱鸿章小眼一睁,凶光炸泄:“疯狗,硬要见点血是吧。” “来啊,你不是会给八眉老龟跪舔吗,大不了打完,我们关黑屋,你去跪舔,正合你意。”疯狗怪笑嘲讽着。 其他几个囚犯立即一阵哄笑。 朱鸿章拳头捏得咯咯直响,他最不爱听的就是这种话,说什么他给八眉老龟(赵福庭)跪舔,他最多就是拍拍他马屁,或者平常替他办点事,何时给那满脸衰相的八眉老龟跪添过!? 朱鸿章真心想一拳轰在疯狗脸上,但他来这可不是来找疯狗打架的。 他忍下心中怒火,一字一字道:“疯狗,我再说一遍,我今天没心情跟你玩,我是来找亮哥的。” 疯狗习惯性的咧嘴一笑,正要说话时,身后忽然有人说道:“疯狗,亮哥说了,让朱鸿章等一会儿。” 疯狗收住话,但突然右手一探,抓住了朱鸿章的两颗dd,五指一捏…… 朱鸿章始料不及,吓得菊花都紧了,骇然望着裆间的那只手。 会打架有毛用,哪怕神功盖世,但只要这玩意儿落在人家的手里,那就是要命的事情。 “疯狗,你…你松手。” “哈哈,不用紧张,亮哥都发话了,我不会捏碎你这玩意儿的,就是想看看它俩有没有驴蛋那么大,哈哈。” 怪笑声中,疯狗松开手,带着一帮囚犯进了健身区。 朱鸿章出了一身细汗,正准备抬脚往健身区里走时,一道声音冷冷飘来:“站那等着。” 朱鸿章硬是不敢往前走了,就在原地等着。 整个一区能让朱鸿章如此顺从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朱鸿章来找的亮哥! 不止朱鸿章在亮哥面前表现乖巧,就连疯狗在亮哥面前也不敢造次。 重要的是,亮哥曾救过疯狗一次,所以,在整个一区里,疯狗就服亮哥一个人。 说起亮哥,那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讲清楚的,反正大伙都清楚一件事:亮哥如果想要一区里谁死,那他绝对就会死在这监狱里。 这不是夸张,因为很多人都看到过亮哥用一根筷子射穿一块一公分来厚的木板。 当然,如果光是射穿木板,那不足以让囚犯们畏惧,让囚犯们畏惧和不寒而粟的是,在这一区里,已先后有三个恶犯被一颗石子打入太阳穴,当场猝死。 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是谁杀死了这三个恶犯,都怀疑是亮哥,但也仅仅只能是怀疑,因为没有任何证据。 实际上,大伙都心知肚明是亮哥,囚犯知道,警察也知道,但没证据,再明白也是白搭。 不过,警察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再发生,有意把亮哥调到了关押危险份子的一号监狱里,可才调出去一个月,又调回来了,就在昨天。 囚犯们都感觉这事很有蹊跷,也都隐隐感觉到有事要发生了。 因此,原本是公开区域的健身区立即成了禁地一样的存在,因为囚犯们都知道,只要是放风的时候,亮哥绝对就会去健身区,而他不喜欢其他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所以:闲杂人等,切勿靠近,唯有把亮哥当老大的疯狗可以进去晃晃,但也只是远远的晃晃。 朱鸿章等了四五分钟,忽然疯狗在远处叫他,让他过去。 一分钟后。 朱鸿章见到了亮哥,对方正坐在石凳上,擦着汗,似乎是刚做完剧烈运动。 亮哥约三十多岁,约一米七几,身形匀称,长相和身形都很普通,但若是看他的眼睛,则会发现他眼中精光盈溢,像是黑夜中的猫眼,就算是随意瞟过来的一眼,都像刀子一样锐利。 另有一人站在亮哥旁边,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身高近一米九,满脸横肉,身板壮得让人咋舌。 朱鸿章体形不小,但那是肥,而这人是壮,壮得仿佛可以撕裂一头熊。 这壮汉叫韦昌,形影不离的跟着亮哥,形同左右手。 亮哥叫蔡亮。 若是叶凡看到两人,自然能认出他们就是和自己坐一辆囚车过来的那两人。 有意思啊! “亮哥。”朱鸿章客气叫道。 “说吧,什么事?”蔡亮看都没看朱鸿章一眼 “想拜托亮哥收拾个人?” “滚吧。” 蔡亮已起身,朝远处的健身器材走去。 朱鸿章急了,他昨天答应了赵福庭,绝对请动亮哥收拾叶凡,如果请不动,那八眉老龟绝对会给他小鞋穿。 “亮哥,帮个忙,只要亮哥点个头,我朱鸿章以后就铁了心跟你。” 蔡亮理都没理他。 韦冒倒是说话了,冷笑道:“你算老几,以为亮哥稀罕你跟着吗,来,先打赢我再说。” 说着韦冒一搓肩头,身上“噼里啪啦”一顿乱响,接着,他突然往前一扑,左手揪住朱鸿章领口,右手抓住他裤头,一声暴喝中,生生把三百多斤的朱鸿章举到头顶,然后,直接扔了出去。 “滚!” 艹!猛! 朱鸿章早就知道韦冒力气大,但没见过韦昌在牢房里打过架,因为没人敢惹亮哥,自然没架可打。 但,朱鸿章有时候会想,自己若是跟韦昌打起来,谁会赢? 今天,他知道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