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饶你不死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05章 饶你不死

如果他俩是蝼蚁,你顶多就是一只大点的蝼蚁。 众人愕然! 钱北玄眉头顿时立起,勐的扭头看向门口。 门口外的夜色里,沉步走来两人,身影渐渐清晰。 是两个老者,年龄差不多都在六十左右,但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一前一后。 应该是后面那老者有意保持一步之距,这是无形中的尊重。 走在前面的老者一头米粒长的白发,面相平淡,身穿一身唐装,布鞋,一步一步走来,实在是平淡之极,但在场的人齐齐生起一种错觉,仿佛看到一座大山在移动,其浩瀚气势直逼得人不敢喘一口大气。 他是谁,好强大的气势!? 钱壶几人疑惑的同时,心里也生起强烈的震撼。 钱北玄自然也感受到了这老者的气息,脸色不由得凝重了几分。 唐装来人隔钱北玄四米收步,单手背在身后,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钱北玄。 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眼神在跳动,或者说,他眼中的怒火在跳动。 跟在他身后的那老者仿佛清楚他的情绪,小声道:“孟老……” 才开口,孟老手一摆,不容质疑道:“退下!” 身后老者眼角跳了跳,苦笑了一下,老实退到了旁边。 孟老,孟大先生是也,孟霸天! 曾经的真龙阁第一大高手,曾一人挑真龙阁四大长老,且完胜对方四人! 而这事,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可惜,钱北玄不认识他。 钱北玄盯着孟大先生,低沉说道:“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你这老屁股是耳聋吗,难道还要我骂你一声傻笔。” 咳咳,这话……想孟霸天也是六十来岁了,还骂钱北玄老屁股,哈哈,不过,钱北玄确实比孟霸天老。 啥也不说了,一句粗话,一身高人形象掉到了地上。 钱家人和颜如玉暗暗汗颜。 而叶凡笑歪了嘴,貌似正合他脾胃! 反正不合钱北玄脾胃。 钱北玄怒起,双目一睁,声如滚浪:“那就让你看清楚谁是傻笔。” 说完,信手一掷,手中冷月剑插入钱壶身前。 “拿着。” 说完后,钱北玄一步踏出,夹千军万马之势,一拳轰向孟霸天。 孟霸天岂会示弱,何时示弱过,何时怕过谁。 来硬的,很好! 他静如大山,左手负如背后,静看着钱北玄扑来。 拳头接近胸前一米时,孟霸天动了。 右手突然出拳,才抬起,拳头就已到了钱北玄拳头前,快得简直不像话。 “砰!” 巨响,炸裂。 震耳欲聋的巨响在两人拳间炸开,错乱的气流像逃命一样,四处溅射,射到地面时,地面瓷砖直接被射击指指黑洞。 恐怖啊! 强者对抗! 两拳一触即分! 凌空飞扑的钱北玄,身形突然顿住,接着嘴角、眼角、脸皮一顿乱跳。 出拳的右手瞬间往下耷拉,不受控制的颤抖不已。 他人,则在下一秒“咣咣咣”退出三大步,这才稳住身形。 反观孟霸天,仍是左手负在背后,刚出拳的右手已回归原位,仿佛从没动过一般,身形丝毫没动,仍是那座山,那座不可撼动的山。 唯有鼓荡他的衣角劲风,宣示着他不可侵犯! 孟霸天,霸气绝然,天威裹身! 旁观的钱家人,有如凝固了一般,鼓着眼睛,啊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望着负手而立的孟霸天。 真心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崩碎了他们的所有信心和世界观。 颜如玉同样杏目圆睁,同样惊骇望着孟霸天,以至于唿吸都急促粗重。 至于跟着孟霸天来的那位老者,满脸唏嘘的苦笑摇着头,也不知道他在感叹什么。 而叶凡两眼放光,满脸羡慕的望着师傅,嘴里低不可闻的喃喃自语:“不愧是俺的牛笔师傅。” 当然,最震骇的莫过于钱北玄本人,他下意识的把颤抖的手藏到身后,眼神闪烁的望着几步之外的孟霸天,脑海里情不自禁的蹦出:大圆满?还是无虚? 孟霸天说话了:“也就是三品域境罢了,轮到老子来欺负你了。” 说完,一步踏出,直奔钱北玄。 钱北玄心已乱,仓皇躲避,但无论他怎么躲,孟霸天的拳头仍是朝着他胸前袭来。 钱北玄只能接,再次拼尽全力,硬拼孟霸天一拳。 毫无意外的,又被孟霸天打得手直颤抖。 只是开始! 打他孟霸天的徒弟,当师门没人吗,当他孟霸天是摆设吗!? 下一秒,孟霸天身形突展,浩瀚气势压顶,一身霸烈修为这才展开。 打! 钱北玄再硬接孟霸天拳头时,手肘骨头直接被打得错位。 打! 又一拳把钱北玄另一只手肘打错位。 这两拳,碾碎了钱北玄的信念,他这才知道,孟霸天先前的两拳只是逗自己玩而已,远不是孟霸天的真正实力。 钱北玄涌起震惊和茫然,他潜心修炼的武道之心,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起过波浪了,而此刻,心中巨浪翻起几丈高,一浪接一浪的把他淹没和吞噬。 打! 一拳印在钱北玄胸口。 钱北玄如断线的风筝般,往后倒飞,凌空喷洒鲜血,飞溅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发银眉。 打! 孟霸天岂是那么好说话的。 哪怕钱北玄倒飞,但他仍是凌空追随,凌空再次一拳印在钱北玄胸上。 钱北玄再次往后凌乱倒飞,再次喷出两口鲜血。 孟霸天仍没有罢手的意思,身子在虚空中轻轻一蹭,人如闪电,一闪即到了钱北玄眼前,一拳印向钱北玄胸口…… 但正是这时候,跟着孟霸天过来的老人连忙震声喊道:“孟老,手下留情!” 孟霸天眉眼一缩,眼中戾气闪烁,盯着倒飞的钱北玄道:“饶你不死!” 是的,就是饶你不死,若要你死,你必死无疑。 孟霸天收拳,身形一沉,落地,负手而立,静如重山,不可冒犯,不可撼动。 钱北玄撞到墙上,滚落到地上,再次吐出两口血。 域境毕竟是域境,虽被孟霸天打得七荤八素,但生命无忧。 当然,也是因为孟霸天没有杀他之心,不然,钱北玄早死了。 孟霸天冷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重重吐出一个字:“滚!” 钱北玄嘴角抽搐,丝毫不敢叫板,挣扎着爬起来后,踉跄向门口走去。 但孟霸天又想起了什么,一声冷喝:“站住!” 钱北玄身子一僵,不敢再抬脚。 孟霸天手一展,盯着钱壶道:“拿来。” 钱壶一哆嗦,心知孟霸天是要冷月剑,连忙双手捧着剑奉送到孟霸天手里。 孟霸天接过剑后,身形一闪,已到钱北玄身前,直接锁住后者右手腕,手中冷月剑一扬。 冷月剑剑尖直接扎透钱北玄掌心,扎了个对穿。 “这剑是你抢的,那你就带回去,记住,总有一天,叶凡会到天岚把这把剑要回来,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