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万毒门来袭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00章 万毒门来袭

叶断水和叶金言揣着复杂的情绪离开钱家,上车后,两人久久都没有言语。 终于,叶断水打破沉默,问道:“金言,你说那小畜生刚刚是吓唬我,还是真的会杀我?” “爹没见他脸色那么可怕吗,真的会杀人,而且,钱壶两父子那么怕他,肯定不是无缘无故怕他,肯定是忌惮叶凡杀他们。” “他难道比钱壶还利害?” 叶断水满脸茫然和不解:“这小畜生什么时候这么利害了!?” “胳膊再强也扭不过大|腿,迟早会遭殃。” “那江大豪算不算是一条大|腿,我听别人说,他就是被那小畜生弄没的。” “……” 叶金言说不上话来,如果江大豪都不算大|腿的话,那金沙市还有几人能称大|腿,先不说别人,至少他叶家就远远不够份量。 两父子又沉默了,脑海里回想起刚才的阵阵,仍是有种做了梦一样的感觉。 叶凡归还了冷月剑,道过谢后,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直接找到蓝蕊,回到她身边,心中浮燥的戾气才渐渐平静。 没有人能理解叶凡刚才的心情,他持剑对着叶断水的那一刻,他心里涌起了疯狂的恨意和杀念,他真的有一剑捅进去的冲动,但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呐喊:不要,他是你爷爷,快住手…… 这声音,仿佛是来自爸妈遥远的唿唤,又或许是血液中那抹不去的、可恨的、被称为“血缘”的东西在唿唤…… “蕊蕊,如果有一天,我真杀了叶断水,你会奇怪吗?”叶凡躺在蓝蕊腿上,忽然看着她问道。 蓝蕊心痛的捧着他脸蛋,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口,坚定说道: “你若屠佛,我便陪你屠佛,你若成魔,我便陪你成魔,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凡释然笑了,心中所有的不痛快和郁结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是啊,有这样的女人陪着往下走,何惧过去的黑暗,何惧现在和前路的黑暗,正如蓝蕊所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凡和叶断水父子走后,钱壶不断在屋内徘徊,正琢磨着下一步该如何走时,家里佣人上报: “门外来了五个人,说是找东方英。” 找东方英!? 钱壶心中一惊,忙问道:“对方报来路了吗?” “没有。”佣人摇头道。 钱壶略一思索,脸色不禁凝重了几分,没有人知道东方英在这里,除了……五禽门的人。 直接来了五人,气势汹汹啊,是来找麻烦的吗? 怪不得钱壶这样想,却不知这些人是东方英叫来的,目的是来捕捉血鸦和血鸦王。 钱壶心知绕不过去,快速整理了一下应对思路,让佣人把五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佣人带着五人进屋。 钱壶目光一扫,眼神重点落在走在前面的两人身上。 是一老者和一中年人。 老年约六十来岁,穿着粗布简衫,白发,山羊须,目光炯炯,精神矍烁。 走在他旁边的那中年人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脖子粗短,脸蛋像一个球一样,脸色中泛着青色,感觉特别怪…… 至于另三个人,年轻都在三十来岁,跟在老者身后,应该是老者手下。 钱壶依江湖规矩一抱拳,不卑不亢道: “欢迎欢迎,在下钱家家主钱壶,不知几位是……?” “老夫柯震,我身边这位是我好友黄锐,冒昧打扰了。”名叫柯震的老者朗声说道。 钱壶客气回应:“柯老这话见外了,快请上坐,小胡,泡几杯茶来。” 几人落座后,钱壶试探问道:“我刚听下人说,几位是来找东方兄弟的,不知几位和东方兄弟是什么关系?” “东方英是我们门内执事,老夫是门内长老。” 长老!? 难怪完全窥探不到气息,高人啊! 钱壶心里暗暗紧了紧,忙起身抱拳: “不知是柯长老驾到,有失远迎,望莫见怪。” “钱家主言重了,我这好友倒是有必要和钱家主着重介绍一下,他是万毒门黄氏嫡系,也是门主的堂弟。” 万毒门!? 门主堂弟!? 我艹! 钱壶嘴角真抽了一下,远没有料到来了一个万毒门的人。 万毒门在江湖的名声,远比五禽门还要让人忌惮,或恐惧。 像五禽门,是因为门内有修炼吸噬的邪恶功法,所以被归为邪门宗派,但其恶行并不多。 而万毒门,恶迹累累,投毒杀人的数件多如牛毛,严重点的是满门灭族,焚屠村寨等等。 甚至在江湖史的几次大事件中,都有万毒门作祟的影子。 还有传说,万毒门曾是古朝代的鹰犬走狗,专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但上千年以来,无论各派实力如何清剿,万毒门依然活了下来。 而且,论起门派规模和势力,远比五禽门大得多。 所以,说句不夸张的,五禽门在万毒门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 难怪这人脸色泛青,只怕是长年与毒物打交道的缘故。 钱壶不敢怠慢,连忙正色向对方行礼。 对方没有回礼,盯着钱壶阴森森的笑了笑,笑得钱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钱家主,东方英呢,他在你这里吧。”柯长老问道。 钱壶犹豫了一下,终是如实说道:“死了!” “死了!?” 柯长老愣住,随即问道:“怎么死的,他昨晚还给我打了电话。” 原来是东方英叫过来的,想必是冲着那些血鸦来的吧,那就不是来找我麻烦的了。 钱壶心中隐隐松了一口气,回应道:“被人杀了。” “谁?”柯长老目光一寒,身上气息隐约鼓荡。 “一个姓叶的年轻人,叫叶凡,实际上,不止是东方英被他杀了,东方雄也是死在他手上,东方英来报仇,结果,哎。”钱壶趁机把责任一股脑推到叶凡身上。 “什么!?东方雄也死了!” 柯长老抓住椅把手的右手一捏,椅把手生生被捏断。 钱壶暗暗心惊,忙把事情的前后讲了一遍,当然,不关他的事。 柯长老听完后,眼神已如刀子一般,森冷道: “好一个叶凡,既然连杀我门内两大执事,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钱家主,是不是他身带一群血鸦。” “正是。” “很好,钱家主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这个,真不知道,以前没和他打过交道,不过,我会立即安排人手打听,几位不妨在我家住下,一有信息,我马上告知。” 柯长老没有拒绝,在钱壶家住下了。 把柯长老安顿好后,钱壶立即叫来其弟钱茂,把柯长老到了的事情说了一遍以后,吩咐道: “茂弟,你赶紧去请大伯回来,不能耽误,越快越好,我这边拖着柯长老,务必在柯长老对上叶凡之前,从叶凡手里拿到冷月剑,不然,就没我们的份了。” “明白。” 钱茂立即出发,直奔西部地区第一大宗门:天岚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