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看来没白来 - 最强特种兵王

70.第70章 看来没白来

咔嚓! 拉上铁窗。 赵福庭直直望着铁门,仿佛仍然能看到朱鸿章领着六人在墙边深蹲…… 怎么会是这样!? 难道朱鸿章打不过那家伙吗?怎么可能!? 赵福庭真有些不愿意相信,他亲眼看过朱鸿章打过架,一巴掌扇出去,可以扇晕人,四五个人同时近身抱住他,都被他甩稻草人丢出老远,不止力气大,而且性子残忍,点点事都恨不得把对方弄死。 所以,一区里的囚犯都怕他,隔老远望到他,立即就让路,可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把朱鸿章叫出来。”赵福庭说道。 其中一个狱警立即拉开小窗,谨慎瞄了几眼,见叶凡坐在床上时,这才凑近叫道:“朱鸿章,出来。” 朱鸿章应了一声,下意识的起身准备往门口跑,但叶凡冷哼了一声,朱鸿章身子立即一僵,当即缩了回去,抱着头继续深蹲的同时,满脸为难的看向门口这边。 我艹! 赵福庭三人看到一清二楚,真心有种当机的感觉,也真心开眼界了。 想以前,就算朱鸿章再横,但在赵福庭或狱警面前,那也得乖乖的趴着,可以说是指东往东,指西就往西,而现在,竟然叫唤不过来了,偏偏那家伙轻哼一声,朱鸿章立即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到底这是谁的地盘!? 赵福庭恼火了,八字眉又褶皱成了恶心的黑毛虫样。 他气躁的踢了一脚铁门,命令道:“你俩去把朱鸿章拎出来。” “啊!” “啊什么啊,难道他还敢动你们吗?” “……” 两个狱警下意识的看了赵福庭脖子上一眼,那里印着五个清晰的指印。 差点把你掐没气了,你说他敢不敢动我们。 当然,这话只能在闷在两人心里想想,不至于傻不啦叽的说出来。 但赵福庭不笨啊,被两人的眼神气得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你们是想违抗命令是吧。”赵福庭脸色凶厉了几分。 木办法,两个狱警只好执行。 进了铁门后,其中一个狱警想掏枪,大概是觉得叶凡太危险了,但被另一个狱警按住了手,对方暗地里朝他使着眼色,这狱警这才想起先前在赵福庭办公室的时候,赵福庭不就是手中拿枪吗,且还开了枪,可结果…… “叶凡,我们找朱鸿章有点事。”其中一个狱警倒是机灵,先来了这么一句。 他倒是机灵了,但这话落在赵福庭耳里,当即气得他八字眉立起,喝骂道:“到底谁是你领导,还用得着跟他请示吗?” 远处七个囚犯的脸色立即怪异起来,先前狱警的那句话就够他们琢磨的了,现在赵福庭这顿喝骂更是值得琢磨。 这人到底是谁? 连狱警都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惹到他一样。 邪乎啊,身手好得变态,蹲牢房不用穿囚服,第一人啊…… 此时,叶凡随手一扬,手中一粒瓜子砸在朱鸿章脸上:“小朱,去吧,好好表现,不要惹警察叔叔生气。” 小朱!?这是叫肥得可以抵得上两头猪的朱鸿章吗!? 木办法,打不过叶凡,只能忍,而且,不止是小朱这么简单,比如他们七人称呼叶凡,就得按叶凡的要求来,叫凡爷。 艹! 朱鸿章如释重负,连忙起身,匆匆往门口跑。 两个狱警也如释重负,带着朱鸿章出了铁门。 赵富庭办公室。 赵富庭望着鼻青脸肿的朱鸿章,冷声说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区长,我真的尽力了,凡爷,哦,不,那杂种太…太…太……”朱鸿章纠结着该怎么说。 “太什么。”赵富庭不耐烦道。 “反正我这脑袋被他抽了六脚,晕死六次,却连他衣角都没碰到,你说我能怎么办,再踢下去的话,我都要成白痴了。” “……” 赵富庭久久说不上话来,本是指望着朱鸿章收拾叶凡的,结果却这样,呵,连衣角都没碰到…… 不过,回头一想那家伙的身手,真是不一般,不止速度快得吓人,而且,一只手竟然能把自己举起来……艹! “赵区长,你放心,虽然我不是他对手,但有人肯定能收拾他。” “你是说……” “嗯,明天刚好大放风,到时候,我去找他,保证办得妥妥的。” 赵富庭八字眉微微一挑,挥挥手道:“回去吧。” 一夜过! 第二日上午九点整,一区放风。 各狱房门打开,囚犯们欢天喜地朝放风场跑。 只有117号狱房内半天没见一个人跑出来,原来是朱鸿章又领着六人在墙边深蹲。 至于原因,是朱鸿章不甘心,晚上想趁叶凡睡着时弄他,结果,一顿暴揍,外加蛙跳和深蹲,表现稍微不乖,继续暴揍,暴揍得朱鸿章和六个囚犯没一点脾气,也暴揍得七人满脸青紫和浮肿,就算爹妈来了也要认一阵。 此时,叶凡坐在几人面前,叼着烟,搭着腿,满脸让人起疙瘩的邪气笑容。 “怎么样,一套早操做下来,有没有感觉神清气爽。”叶凡冷笑问道。 神清气爽!? 艹!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蛙跳和深蹲了,现在两腿哆嗦得跟十岁的老太婆一样,哪来的神清气爽!? 最可怜的是朱鸿章,一身肥肉,平常蹲下、站起都要费功夫,哪受得了这种折腾。 “凡爷,先放我们一马吧,一周就一次透风时间,错过了就要等下个星期了。”朱鸿章苦着脸说道。 “行,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那先透风,回来再继续。” 尼玛,你还通情达理!?一句话不对劲就一顿暴顿,艹艹艹! 七人心里艹泥马奔腾,相互搀扶着,哆嗦着两腿往放风场走。 几人一到放风场,立即吸引了成片的目光。 大伙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七人,纳闷他们怎么弄成这样,鼻青脸肿不说,连走路都不利索了,个个都像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甩着罗圈腿。 胜在朱鸿章平常为人残忍,凶名在外,一眼瞪过去,众人回避。 “你们给我盯住那小兔崽子,我去找个人,等会就来。” 朱鸿章悄悄交待了一声,向健身区走去。 六人受命,小心翼翼的看了叶凡一眼,只见叶凡靠在一根铁杆上,正淡笑望着他们。 六人集体一哆嗦,毫不犹豫的走远了一些。 其他囚犯也在打量叶凡,全纳闷这个新进来的犯人为什么不用穿囚服? 还有一个人也纳闷,且纳闷得要吐血,特别是他看到自己穿的一身囚服时,更是想骂娘。 这人不是别人,是高富。 他远远的盯着叶凡,眼神恶毒得无法形容,当叶凡看向他时,他恶狠狠指叶凡比一个中指,然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这才狞笑着朝健身区走去。 叶凡望着他背影,意味难明笑道:“看来恢复得不错,这趟没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