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修罗与鬼藤 - 最强特种兵王

第7章 修罗与鬼藤

韩果崩溃了,扯开嗓子拼命大叫,在她看来,叶凡竟然拿着女人穿的内-衣和内-裤,还说洗澡啥的,这不是色-魔是什么!? 有意思的是,叶凡鼓着眼睛看着她,任她尖叫,既没有阻止她的意思,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 韩果叫了几声,见叶凡并没有劫色的举动时,不由得收了声。 难道他没有那想法吗,难道自己猜错了? 韩果茫然时,叶凡终于开口了:“和着你是认为我要非礼你是吧,你别逗了好不好,我天天和韵姐住这屋,我都没非礼成熟、勾人的她,我会非礼你吗?切,是韵姐打电话给我,担心你没有换洗衣服,说有几套没穿过的内-衣服在衣柜里,让我拿给你,真的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叶凡斜着眼,把手中衣服塞到了韩果手里。 韩果面红耳燥,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啥也不说了,拿着衣服,慌张跑进了浴室。 再次锁好浴室门后,她靠在门后喘着粗气,想起刚才的种种,不由得哭笑不得。 “都怪你这混蛋,没事玩什么匕首嘛。” 韩果郁闷嘀咕了一句,哀叹了一口气,收拾心情,洗起澡。 而客厅内,叶凡又靠在窗口,手中匕首如花间蝴蝶一般翻来飞去。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正如韩果先前感觉的那样,有些孤单和落寞,但他眼神里,跳跃的却是半年前发生的那场血火纷飞的战斗。 那一次,他突然接到上级密令,让其到泰国古米亚原始丛林执行任务。 任务简介是:国际刑警侦察到密道消息,华夏国内邪恶组织“修罗”的头领欧阳永生带人进入了泰国古米亚原始丛林,落脚在丛林深处的天音古刹,上级让叶凡与泰国警方会合,抓捕欧阳永生。 叶凡当即飞往泰国,与泰国精英战队赶到古米亚原始丛林深处的天音古刹。 后来,双方发生恶战,打了整整三天三夜后,双方死伤大半,而叶凡成功借掩护潜入到古刹里面,哪料到就在要抓到欧阳永生的时候,遭到一个神秘人的袭击,叶凡当场被对方击晕。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捆绑在手术台上,一个号称是巫博士的人给他注射了一种叫“鬼藤”的容液,等容液入体后,叶凡完全陷入了疯魔状态,不止心智尽失,且力大无穷,生生挣脱了捆绑他的铁链…… 后来发生了什么,叶凡完全不记得了,只是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丛林的溪流中,等他再找到天音古刹时,已经没有一个人影,只留下满地腐烂的尸体。 随后,叶凡发现自己身体出现了诡异的变化,这变化是:一旦他剧烈运动五六分钟,心跳立即会加速,血管内的血液则像怒河一样奔涌,神智会出现恍惚,整个人则会虚弱无力,甚至连一把枪都拿不起。 回国后,叶凡如实把经过汇报给了组织,组织领导惊讶不已,特意召集了国内几大著名医学专家对他进行会诊,但什么都没检查出来,而叶凡不能剧烈运动的状况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正因为这点,叶凡被闲置了,不再有任务落到他头上,并不是上级组织冷落他,而是不想让他牺牲在任务中,可以说是保护他,且严密对外封锁了叶凡的状况。 可叶凡哪愿意呆在部队等吃等喝等死,所以一再提出退伍申请,但每次都被上级组织驳回,后来,军长老李特批叶凡长假,让他到外面世界散散心,什么时候想回了就回来。 因此,叶凡才晃到了西海市,至于为什么来西海,是因为叶凡是在这里读了一年大学:西海市大学,就在离佳静宾馆不远的大学城。 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在这座城市隐隐有一个心结,一个很操-蛋的心结:初恋。 此刻,叶凡想起种种,心中复杂难名,虽然手中的那把匕首依旧那么熟悉,但它不应该再属于自己了,还有那枚勋章,也不应该再属于自己了,所以,他才把它们留在部队,哪料到那个猛人又把它们送到了自己手里…… 韩果洗完澡后,又和叶凡回到了佳静宾馆。 沈韵正在收银台清点着物品库存,抬头见到穿着自己衣服的韩果时,不由得一笑,由衷赞道: “底子好,穿什么都漂亮,连我看着都有些心动啊。” 不是沈韵有意夸韩果,实在是这女人底子太好了,哪怕她现在穿的外衣稍微有些宽松,哪怕她只是随便扎了一个发结,哪怕她脸蛋有些红肿,但那种与生俱来的丽质怎么都遮掩不住,天生的极品美人,小可倾城,大可倾国。 被同是尤物的沈韵这么一夸,韩果隐隐有些不好意思,忙岔开话题道: “韵姐,我包还存在酒吧里,我想去拿一下,我身上没钱,可不可以……” “先支点工资?” 沈韵笑了一下,开玩笑道:“这下好了,来了两个要提前透支工资的人,看来我得拼命挣钱了。” “韵姐,又不是不还给你,你一天到晚挂在嘴边念,怎么像个放高利贷的一样。”正站在门外抽烟的叶凡不乐意说道。 沈韵眉头一挑:“怎么,说都不能说吗,你借钱的时候,笑得跟个哈巴狗一样,怎么没见你这么有气质。” “我有那么傻吗,借钱的时候还玩什么气质罗。” “……” 沈韵隐隐又有些冒火,她真心弄不明白了,搁平常人,哪好意思说这种话,但门口那家伙,无耻得不要不要的,而且每次都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好似乎他还有理了。 不止沈韵有些冒火,韩果也跟着狠狠的鄙视了叶凡一番,但因为担心他把刚才住处发生的事情抖出来,所以保持鄙视不说话。 “好,你个混蛋,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下次你再借钱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得瑟。” 沈韵威胁了一句,拿出钱包,数给韩果一千块钱。 “不用这么多,只要五百就够了。”沈韵又退回去五百。 “拿着吧,去买点衣服和日常用品。” “嗯,那也只用五百就够了。” 沈韵正准备说什么,忽然瞥到叶凡钻了进来,眼神直直的瞄着收银台上那五百块钱。 她连忙把钱抓到手里,强行塞到沈韵手上,好气又好笑道:“再放这里的话,那混蛋就要抢走了,赶紧放兜里。” “……” 韩果回头一看,可不,叶凡正鼓着眼睛望着自己手上的钱呢,她忙一股脑的塞进口袋里。 “叶凡,你陪韩果去拿包,开我的车去,记住,不要生事,快去快回。” “哦。” 叶凡接过沈韵丢来的车钥匙,眼睛似乎仍是有些不甘心的望着韩果的裤兜,这表情,真心让人无语啊。 随即,叶凡开着韵姐的大众途观,载着韩果直奔酒吧取包。 他车子刚上马路,立即就有一辆面包车从角落里钻了出来,远远的跟在叶凡的车后。 面包车内,正是吃过饭,喝了点酒,压过惊的光头、吴三四人。

上一篇   第6章 我吃定你了

下一篇   第8章 哥想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