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杀你又何妨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99章 杀你又何妨

瘟神!? 钱壶微愣,随即,脑袋里直接蹦出叶凡的身影,而且是昨晚看到的:叶凡仿如杀神般,持剑站在东方英尸体旁的身影! 找上门来了吗!? 钱壶当即惊得从椅子里弹起来,神情紧张的紧盯着门口。 叶断水和叶金言把钱壶父子的神色和反应看得一清二楚,不禁愣住。 这是什么情况?钱氏父子难道吓着了? 怎么可能?钱家可是省城第一大古武世家,谁还能吓着钱家,这“瘟神”是谁? 不用两人费心思猜了,来人已出现在门口。 正是叶凡! 看到是叶凡,叶断水和叶金言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下,难道钱氏父子怕他!? 叶凡没料到叶断水和叶金言在,冷冷扫了两人一眼,在叶断水手中的报纸上停留了一下,脸上涌起冰冷刺骨的冷笑。 一步跨进屋,没说话,冷冷盯着钱壶。 钱壶眼角跳个不停,脑海里挥之不去东方英尸体成三段死不瞑目的惨样…… 他下意识的在叶凡身上瞄来瞄去,看到叶凡右手袖子上有一条剑形痕迹。 冷月剑啊!!! 带剑上门,来者不善,整不好会被他噼了! 钱壶艰难吞了把口水,挤出生硬的笑容,打招唿道: “叶兄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快请上坐。” 本还没恍过神你叶断水和叶金言又啊大了嘴巴,钱壶竟然和他称兄道弟,还自说罪过,还请上坐…… 这态度,好得不要不要的啊,想自己每次上门,钱壶都是高高在上,冷脸相对,怎么见着叶凡这么热情。 见鬼了吧! 叶凡抬脚向钱壶走去,钱壶连忙避开几步,生怕叶凡一抖手腕,呲啦就是一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凡一屁股坐在钱壶刚坐的主人位上,冷声道:“钱壶,坐啊,和你聊几句。” “好。”钱壶坐在另一边主位,客气道:“叶兄弟请说。” “昨晚我俩约在燕南山山脚下见面,我道君子一言,你说驷马难追,我没说错吧。” “这个……” 钱壶正想着如何回答时,叶凡手腕一抖,冷月剑跳进手里,信手就是一剑,果断把身旁的桌角噼掉一大块。 钱壶一惊,又从椅子里弹起来,惊惧望着叶凡手中的冷月剑。 叶凡甩了甩冷月剑,狞色笑道:“我可没耐心听你瞎笔笔,再他玛这个那个的吞吞吐吐,我就照着你身上砍。” 钱壶嘴角抽了抽,暗流冷汗,忙应道:“叶兄弟没说错,确实说过这话。” “那你他玛的把五禽门的人使过去,是成心逗老子玩吗!?” “……” 钱壶说不出话来,额头隐隐冒出细汗。 没办法,看着冷月剑就惊悚,脑海里就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东方英的尸体…… 钱壶虽然没有和东方英较量过,但能确定东方英绝对是域境,即便比自已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再算上那三只怪猫,那自己未必是东方英的对手,叶凡既然能把东方英和三只野猫斩了,那同样有机会斩自己。 即便自己能跑掉,但儿子肯定跑不掉,三五几下就会跟东方英一个死样,能不惊惧吗!? 叶断水和叶金言同样惊惧,两人看着叶凡威胁喝骂钱壶,而钱壶却冒汗不敢吭声…… 完全超出了两人的认知,完全崩坏了两人的世界观! 叶凡剑一抖,剑尖直指钱壶:“你他玛的哑巴吗,说话。” “叶兄弟,我失约,算我输了,你说的退婚一事,我答应你。” “很好,刚好叶断水在这里,你和他把事情说清楚。” “行。” 钱壶立即和叶断水说道:“叶家主,我儿子孟德和你女儿叶茵的婚事作废,没这回事了,当没发生过。” 叶断水一愣,随即着急道:“钱家主,婚事不是已经订好了吗,日子都确定了,怎么又后悔。” “是叶兄弟的意思,我按叶兄弟的意思办。” 叶断水看向叶凡,咆哮道:“他算哪根葱啊,他哪有权利管我女儿的事,而且,我已经和他断绝关系了,更加轮不到他管了。” 叶凡残忍一笑,起身,持剑向叶断水走去,边走边说道: “想知道我是哪根葱吗,那我就告诉你,我是哪根葱。” 话音还没落地,叶凡身形突然一闪,手中冷月剑在叶断水胸前撩过。 呲! 叶断水的花衬衫从中分成两半,露出枯瘦的胸膛。 众人骇然! 钱壶更是惊骇,惊骇于叶凡对力道和手法的掌握,剑锋竟然恰好破开衣裳,不伤到皮肉。 这是何等恐怖的入微观察力和手法啊! 钱壶百分百肯定自己做不到,一时间发现自己仍是低估了叶凡,也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傻笔的和叶凡叫板。 而对于叶断水来说,更惊骇的是:叶凡手中剑尖就悬停在他咽喉上,只要轻轻往前一递,喉咙上立即会多出一个血窟窿! 叶断水吓得脸色苍白,两脚发软,动都不敢动一下,声音哆嗦道: “你,你,你要干吗,快把剑拿开。” 叶凡阴冷一笑:“你是叫我听你的吗,命令我吗,借你刚才那句话,你算哪根葱,我叶凡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杀你,应该不算灭吧,就算是,我杀了你又何妨。” 听着这话,钱壶两父子脸皮直跳,算是见识到叶凡的可怕了,可以持剑对自己爷爷,那杀外人岂不是更没压力。 钱壶两父子都感觉到可怕了,身为当事人的叶断水就更不用说了,他两腿抖得像筛糠一样,摇摇欲坠。 “你再敢逼姑姑做不愿意的事,我就一剑戳穿你,说到做到,绝不戏言。” 叶凡撤走剑,抬脚走人,走到门口时,回头看向钱壶,冷笑说道: “咱们的游戏还没完,对吧,尽管放马过来,但提醒你一下,晚上睡觉前,记得把门窗锁好。” 叶凡离去。 屋里四人齐齐松了口气。 可笑的是,叶断水恍过神后,仍是问道:“钱家主,订婚的事……” 不等叶断水说完,钱壶冷嗤打断道:“叶断水啊叶断水,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你如果想死,回去再逼你女儿一把就可以了,但别扯上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