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那瘟神来了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98章 那瘟神来了

听到钱壶说要去找袭千岁,钱茂当即皱着眉头道: “大哥,你想什么呢,难道你准备把冷月剑送给袭千岁吗,这可是神器啊,我钱家若是能得到,那以后百患都无忧,哪有送给他人的道理,你…你真吓傻了吧。” 钱壶怔住,是啊,这种神器,只要是修炼者就眼馋想得到,自己怎么还想着把它往外送了? 钱壶确实是被东方英噼成三段的尸体吓着了,下意识想着远离叶凡这祸害。 当然,他不可能承认被吓着了。 他干咳了一声,自圆其说: “我主要是不想惊动大伯清修,再者,冷月剑虽是绝世神物,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会招来很多麻烦,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冷月剑在手,则百患而无忧,值得拼一次。” 顿了顿,接着说道:“但叶凡的危险性远远超过了预估,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要仔细摸一下他的底,明早我把叶断水叫过来,从头排查一遍,回头再请大伯出手。” “嗯,东方英这边怎么处理?连死了两个了,五禽门不会善罢甘休的。” 钱壶头痛的搓了搓额头:“先把他尸体冰冻起来,等冷月剑到手,我再和五禽门联系。” 主意一定,两人回屋,处理完东方英尸体以后,钱壶立即给叶断水打电话,让其明天早上来钱家。 接到电话的叶断水不安了,整整一晚都没睡好觉。 另一边。 叶凡离开钱家后,直接去了晏如妃家。 两人见面后,晏如妃问道:“成功了吗?” “嗯。”叶凡点了点头。 “没有被其他人看到冷月剑吧?” “被钱家家主钱壶看到了,看他那反应,应该是认出了冷月剑。”叶凡如实回答道。 “那糟了,怎么办?” “我准备明天再去钱家一趟,冷月剑可不可以明天再还给你?” “去钱家干吗?和钱家硬碰硬吗?” “有件事要处理。” 见晏如妃满脸疑惑,叶凡便说道:“我姑姑和钱孟德订婚了,我要帮她退掉这婚事。” “叶家不是申明和你断绝关系了吗,你怎么还管他们的事?” 叶凡眉头微皱:“申明?你听谁说的?” “原来你还不知道啊。” 晏如妃叹了一口气:“你等一下,我拿给你看。” 晏如妃转身回屋,不一会儿,拿着一份报纸出来,指着报纸某版块道:“这里,看吧。” 叶凡接过报纸,凝目一看,顿时脸寒如冰,正是叶断水发报刊登的与叶凡断绝关系的申明。 字字有如尖针一般,径直扎在叶凡心上,扎得他心里阵阵刺痛。 十多年前,把自己一家人赶出家门,十多年后,还要面向社会公开和自己断绝关系。 如此绝情! 不就是怕自己连累他们吗? 叶凡情不自禁的想起姑姑昨晚醉酒时哭诉的那句话:我真的是他女儿吗?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自己真的是他孙子吗? 好一个叶断水! 叶凡捏着报纸的手紧了又紧,忽然绝然一笑: “这好像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晏如妃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断水是叶断水,姑姑是姑姑,我必须帮她退掉这桩婚事,冷月剑,明天还你,可以吗?” “嗯,你自己注意安全。” “谢谢。” 叶凡转身走了。 晏如妃站在门口,望着叶凡冷冽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男人走得好孤单。 如果生下来就是孤儿,那没什么好埋怨的,因为不曾拥有亲情,便无所谓失去,最伤人的是,明明拥有,却被亲情背叛,或者说,抛弃! 叶凡背着这种“抛弃和背叛”,一个人走了十多年了,或许今天彻底结束了,或许是重新开始,又或许还要背着走下去…… 次日上午九点多,叶断水叫上儿子叶金言,到了钱家。 几人在客厅落座,叶断水堆着满脸笑望着钱壶,轻易可见他神色中的紧张。 钱壶把他这神色收入眼底,浅笑道: “叶家主不用紧张,我叫你过来,只是想向你打听点事?” “什么事?我叶某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断水忙应道。 “我想向钱家主了解一下,叶凡的一身本事是从哪学来的,师从何人?” 果然又跟那小杂种有关! 叶断水暗骂一声,堆笑回应道:“钱家主可能有所不知,叶凡十来岁的时候,我就把他一家人赶出家门了,其后断了来往,所以不知道他后来的经,不过,我听小茵说过,他大学读了一年就去部队了,好像在部队呆了五六年,现在不知道是不是退伍了?” 钱壶眉头微皱:“少年的时候,没拜师学过艺吗?” “这个……真不知道,也没听小茵说过,应该是没有。” 钱壶微感意外,难道是在部队学的身手,不可能啊,茂弟说他是通幽破玄黄,必定是年少就开始走修炼的路子了……这叶断水真的是头猪啊,这都不知道,白活了这一把年纪了。 叶断水眼见钱壶眉头倒插,不由得心上心下,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拿着报纸走到钱壶面前,指着报纸某处道: “钱家主,我叶家真的和叶凡断绝关系了,你看,我昨天还在报纸上刊登申明了,他的事,真的和我叶家没有半点关系。” 德性啊。 钱壶看了一眼,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找叶断水是完全找错人了。 他微一沉吟,说道:“你家叶茵和他走得近,你打电话问问她,看她知不知道。” “好好,我这就打。” 叶断水掏出手机,正准备打时,门外传来嘈杂声,是钱家下人的说话声: “先生,你不能乱闯,老爷正在会客,你快站住!” 乱闯? 还有人敢闯钱家吗? 叶断水微愕看向门口,好奇是谁这么生勐。 而钱壶脸上生起不悦之色,冷声对站身旁的钱孟德吩咐道:“去看看,不认识的就打断腿扔出去。” “嗯。” 钱孟德小跑向门口,跨出门即看到了乱闯的人,身心顿时一抽,立即转身往屋内跑,惊恐鬼叫道: “爹,那瘟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