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大人和小孩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92章 大人和小孩

钱家三人强横闯进叶家,叶家大惊动。 当叶断水、叶金言和朱萍看到钱孟德的样子时,整个石化。 没办法,一条蕾丝裤,足够雷死一片人。 看着叶家人这样子,钱壶更是火大,一声暴喝: “叶断水!” 叶断水身子一抽,忙挤着笑应道:“钱家主,我在我在。” 怂样,怂得一逼。 “看够了吗?”钱壶怒目瞪着他。 “钱家主,我什么都没看见。” “……” 尼玛! 生生把钱壶噎住了。 倒是朱萍不慌不忙问道:“钱家主,这是怎么回事?” “全拜你家叶凡所赐,揍了我儿子一顿,还逼他穿成这副德性在街上跑了一圈,你们立即把他交出来,不然,你们叶家人就依样画葫芦穿一套出来,也到大街上跑一趟。” “……” 叶断水和叶金言嘴角齐抽,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钱孟德裆间的那块布料,娘啊…… “钱家主,你应该知道的,叶凡那兔崽子早已把我赶出家门了,真的不关我的事。”叶断水连忙划清界限。 “我不管他是不是被你赶出家门了,总之是你叶家的人,就算他不是,叶茵总是你女儿吧,把他们交出来。” 叶茵!?怎么还关女儿的事? 叶断水冷汗直冒,眼珠转了转后,忙道: “钱家主,要不我把叶凡叫回来,你们跟他算账。” 有出息啊! 叶断水生怕钱家主不答应,忙拿出手机,可突然发现,根本就不知道叶凡电话…… “钱家主,这个……我没叶凡的电话,你有吗?” “……” 竟然还问外人要电话!? 钱家三人真心是长见识了。 “你女儿和他在一起,打你女儿电话。”钱壶黑着脸道。 “好好,我就打。” 叶断水忙拨打叶茵的电话,且有意按下免提键,无非是想让钱壶看到:我在努力,你们不要找我麻烦。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叶断水忙说道: “小茵,你和叶凡在一起跑,你赶紧叫他滚回来。” 刚说完,电话内传来骂声:“滚你玛个头,叶断水,你这龟孙子,信不信我揍得你脑袋从屁股里出来。” “……” 正是叶凡的声音。 叶断水啊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而钱家三人两眼瞪得浑圆,再次长见识了。 直接骂他爷爷龟孙子,还扬言要揍他,这是什么人啊!? 电话已挂断。 叶断水回过神来,装着可怜道:“钱家主,你听到了吧,这兔崽子大逆不道,根本就不认我,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钱壶确实听到了,也明白到,叶凡根本就不diao叶断水,完全不能指望叶断水把叶凡交出来…… 朱萍适时说道:“钱家主,叶茵都已经和你儿子订婚了,我们是绝对不希望发生这种事的,你放心,如果有叶凡的消息,我们立即通知你,绝不会徇私包庇。” 只能这样了,而且,钱壶也不想跟朱萍闹僵。 钱壶气燥丢下两句狠话以后,甩袖离去。 什么都没捞到,带着儿子过来走了一下秀,郁闷得想吐血。 钱壶一走,叶断水破开大骂,自然是骂叶凡。 骂完以后,忙堆着笑向朱萍请教:“小萍,这事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只要我们跟那小杂种划清界限,钱家就拿我们没办法。” 叶断水眼珠转了转,咬牙道:“干脆这样,我花点钱在报纸上刊登一则声明,和他断绝血缘关系,以后凡属是那兔崽子的事,都跟我叶家无关。” “嗯,这办法好。” 就叶断水这德性,叶凡能不骂他吗? 其实,叶凡以前没骂过,哪怕心中恨,也没骂过,但看到叶断水用姑姑攀钱家的关系时,无法容忍了。 他绝不会允许姑姑的一生就这样毁了,叶断水不知收敛的话,叶凡真会揍他。 此刻,叶凡正坐在床边,心绪复杂的望着沉睡中的叶茵,这个只比自己大四岁的姑姑,这个唯一真正疼自己的叶家人,岂能让她的一生毁在叶断水那种怂货手里。 是轮到自己守护她了。 叶凡唿出一口气,没准备睡觉,盘腿坐在床上,静坐修炼功法。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叶茵醒了,虽然脑袋还昏昏沉沉,但神智已经清醒了。 她睁睛即看到了叶凡,正闭着眼睛静坐。 她先是直直看了一会儿,随即回想起了昨晚的事,不由得仍是有些后怕,暗自庆幸叶凡赶到了。 她静静看着叶凡的脸庞,这才感觉到,以前的那个小孩,已轮长得轮廓分明了,眉宇间还充斥着一股很有味道的男人气息。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男人了啊。 想到这点,叶茵不由得笑了。 她右手从被子里拿出来,轻轻握住叶凡的手腕,轻声道: “小凡,别坐着了,你也躺下睡会吧。” 叶凡睁开眼睛,灿烂笑道:“醒了吗,没事,你安心睡吧,我坐一晚上不碍事,要喝水吗?” “嗯。” 叶凡拿过床头水杯,扶起叶茵。 叶茵咕噜咕噜喝了大半,躺下后,拍了拍身边:“睡这来。” “都这么大人了,哪还能和你一起睡。” “难道你还能占我便宜啊。”叶茵横了叶凡一眼。 “那也不合适。” “我说合适就合适,快躺下睡会,我头还痛着呢,别跟我闹腾。” “哦,那我给你按摩一下吧。”叶凡岔开话题。 “不用,你躺这来,陪我说几句话。” 叶凡犹豫了一下,终是躺下。 不过,没有脱外衣裤,也没有进被子。 而叶茵自己动手把叶凡外衣扣子解开: “脱了吧,盖着被子,真不自在的话,就穿着裤子。” 顿了顿,又嘀咕道:“真是的,小时候吵着往我床上爬,赶都赶不走,现在还得我求着你了。” “那不是还小吗。”叶凡嘀咕回应。 “是吗,在我眼里,你就别指望长大了。” “……” 无力反驳啊,谁叫自己是她晚辈呢。 叶凡脱掉外衣。 叶茵替他接着被子,两手把叶凡手臂抱在怀中,胸前一对饱满的峰峦整个卡住叶凡胳膊,这…… 叶茵不以为然,心中无邪。 叶凡心中也没有邪念,但感觉怪怪的,不自在的撇过头。 “怎么,小屁孩知道害羞了。”叶茵轻笑道。 “姑姑,我又不是木头,没必要抱得这么紧吧。”叶凡不乐意嘀咕道。 “那小时候,是谁非要抱着我睡?” “……能不能不提小时候。” “为什么不能提,还在我床上撒过尿……” “咳咳!” 叶凡干咳两声打断道:“大姐,这事你都拿着念了十多年了,还要念到什么时候?” “谁是你大姐,叫姑姑,放心,等到你儿女出世了,我就不念了,我去念他们。” 虽然唇枪舌剑,但温情,如一抹暖阳,温暖了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