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玩行为艺术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91章 玩行为艺术吗

钱孟德根本就没得选择,被叶凡一皮带接一皮带抽出了包厢。 然后,呵,这渣渣撒开腿丫子拼命狂奔,想甩掉叶凡。 哪可能啊。 叶凡跟在他后面,间歇一皮带,赶着他从消防楼梯下楼,再赶着他出了会所大门。 沿途的人看到浑身赤果的钱孟德时,目瞪口呆,有的女性则是吓得连忙捂住了眼睛。 辣眼睛啊! 钱孟德绝望得想死,但怎么可能舍得去死,也没有这勇气,只好一路狂跑,那风景,啧啧…… 大马路上,一具白|花|花的身体使劲狂奔,刺激得路人眼珠子都快崩了出来。 好事者则是连忙掏出手机,追着录像。 叶凡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让自己入镜。 钱孟德疯狂跑着,想拦出租车,但他这样子,出租车哪会停下来。 他蜷缩躲到垃圾桶后,但路人不依不挠的抓着角度拍照。 尼玛,还是跑吧! 捂着裆间继续狂奔,刚好看到了一家卖内|衣内|裤的女装店,心中狂喜,果断冲进去,不由分说扯过一条架子上的女式内|裤,三五两下穿上。 正准备找其他衣服时,老板和两个女店员举着拖把和衣衩冲过来,完全把钱孟德当变态或疯子了。 钱孟德脸上炸起戾气,欲收拾对方一顿。 打不过叶凡,难道还打不过你们吗? 但不等他动手,叶凡一闪身冲近,果断一皮带。 “啊呜” 钱孟德乱蹦乱跳的跑出店门,继续狂奔,英姿飒爽啊,仅穿着一条内|裤,粉红色,而且是花边蕾丝,亮瞎眼! 钱孟德无比风=骚的跑了一阵,刚好看到一个中年大叔开电动车,二话不说,冲过去,抢过来,骑着电动车仓惶往家奔。 钱家,客厅! 钱壶和钱茂两兄弟正在招唿五禽门来的人。 对方叫东方英,已死东方雄的兄长。 两兄弟名字的最后一字合起来就是:英雄! 只可惜,“英雄”已经死了一半了。 东方英跟他弟弟长得差不多,脸形峭瘦,鹰勾鼻,目光阴霾,嘴唇异样鲜红。 比他的样子更惹人注意的是趴在他脚边的三只黑猫,浑身猫毛漆黑毛亮,像是慵懒睡着了,但偶尔睁开的眼睛,射出一抹阴森森的绿光,甚是吓人。 如果叶凡看到这些黑猫,肯定会惊讶一把,只因为,这些黑猫,几乎和颜如玉养的那只黑猫一模一样,搁一块的话,甚至分辨不出来。 这时,听东方英阴冷说道: “意思是,我老弟是死在叶凡手里。” “没错。”钱壶果断回应。 “既然如此,那你们把他找出来,约他在郊外见面,到时我来斩杀,有问题吗?” “没问题。” 钱壶隐隐松了一口气,真有些担心东方英找自己麻烦。 说到底,就是不想惹五禽门,能把责任推到叶凡身上,那最好不过。 东方英已起身:“给你们两天时间,找到叶凡,通知我,如果两天没办到,那我每天收你们钱家一条人命,直到你们找到叶凡为止,或者,直到你们钱家的人死光为止。” “……” 钱壶嘴角抽了抽,感觉到一阵寒意扑面而来。 眼见东方英要走,钱壶忙起身挽留道:“东方兄弟,在我这里住吧,房间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东方英没diao他,直接带着三只黑猫走了。 等东方英消失后,钱壶和钱茂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域境!” 两人都感觉到了东方英的修为,已经是域境界。 “茂弟,这次不能再出差错了,务必让东方英报了仇,若是东方英再有闪失,那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钱壶脸色凝重道。 钱茂不以为意,随口问道:“准备怎么做?” “等找到叶凡后,你跟东方英一起去,他如果不反对,你就和他联手除掉叶凡,他如果不愿意你掺和,你就暗中尾随,看情况再决定出不出手。” “嗯,可以。” “不要大意了。”钱壶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区区一个小兔崽子,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呵,这口气……等着吧。 两兄弟正聊着时,门外忽然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两人看向门口。 对方出现,钱壶和钱茂一怔,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正是一路绝尘逃回来的钱孟德! 只见他头发凌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上身不着一物,下身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花边蕾丝,光着两只黑乎乎的脚丫子。 这形象,能不刺激人吗,玩行为艺术吗!? 钱壶恍过神来,一声厉骂:“你搞什么鬼?” “爹……” 钱孟德支支吾吾,主要是裆间的那点布料太丢人了,暗恨当时怎么扯了这样一条内|裤!? 钱壶火大,几步冲过去,一耳光抽在钱孟德脸上,暴喝道: “给老子说。” “爹,你要给我报仇,是叶凡把我害成这样。” 叶凡!? 钱壶目光一凛:“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孟德立马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成了:他请叶茵唱歌,叶凡突然跑来,二话不说就揍了他一顿,还扒光了他的衣服,用皮带抽他,赶到了街上等等。 听完后,钱壶的脸色已黑得像锅底一般,因为清楚意识到:这事马上会像飓风一样传开,堂堂的钱家少爷,居然裸奔,还穿蕾丝花边……钱家的脸,丢大发了! “你这畜生,列祖列宗都会被你气得从墓里爬出来,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骂不解气,又是一巴掌抽在钱孟德脸上。 钱孟德像个死皮猪一样,顶嘴道:“不是你让我摆平叶茵吗,干吗都赖我。” “你……” 钱壶气得差点吐血。 “孟德,是不是你想污辱叶茵,所以挨了揍。”钱茂在旁边怪笑道。 钱孟德破罐子破摔,硬是脖子道:“是,都已经订婚了,上她也是正常的事,轮得到他叶凡管吗。” “大哥,我赞同孟德这句话,我们不是要找叶凡吗,刚好就着这事找到叶家去,逼他们把叶凡交出来。” 钱壶微一吟神,一摆手:“走。” 钱孟德立即跟在父亲后面,被他父亲抽了一脚,咆哮道: “给老子去换衣服。” 钱孟德嘴角一抽,正准备去换衣服时,钱茂却阻止道: “不用,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就穿着这样让叶家看一看,看他们怎么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