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就这样出去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90章 就这样出去吗

小凡怎么还没来? 再喝下去,真要人事不醒了,到时候,肯定会被钱孟德……不就是几分钟的事吗!? 叶茵心急如焚,只盼着叶凡赶紧来。 这时候,钱孟德突然站起来,胯间顶着一个吓人的大帐篷,边向叶茵走,边淫笑道: “茵茵,你好像醉了,来吧,到沙发上躺一下,我来扶你。” “不要,你不要过来。” 叶茵惊恐往门口跑,但钱孟德身形一闪,拦在了前面。 “想去哪啊,难道我钱孟德还配不上你吗,多少女人跪在我面前求恩宠,我都不屑搭理,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 钱孟德步步逼近,脸色因兴奋而显得狰狞可怕。 叶茵一片绝望,已被钱孟德逼到墙角,只希望叶凡快来、赶紧来。 来了! “嘭”的一声,包厢门被叶凡直接踹开。 钱孟德一惊,回头一看,吓得嘴角一抽。 他怎么来了!? 叶茵叫来的吗,该死的贱人,难怪肯喝酒,原来是拖时间…… 钱孟德脑海中念头急闪,习惯性的想耀武扬威喝骂几句,可看着叶凡狰狞可怖的脸色时,顿时蔫了,这可是杀了江大豪的人啊…… 忙换了套路,装作惊讶道:“咦,叶凡,你怎么来了,来得正好,快来喝一杯。” 呵,来这一套。 叶凡哪会信他这一套,又不是没见识过钱孟德的品行,再者,刚刚才听到方学问说起钱家钱茂的事,正憋着一肚子无处发泄的火气。 更重要的是,钱孟德胯间顶着一个硕大的帐篷,是头猪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欺负到我姑姑头上,你找死。” 叶凡脸色狰狞,拳头捏得咯咯生响,步步逼向钱孟德。 钱孟德心知忽悠不过了,脸色转厉:“叶凡,我劝你考虑清楚,得罪我钱家……” “钱你玛个逼,去死!” 叶凡身形一闪,面如恶鬼,扑向钱孟德。 钱孟德立即把手中酒杯砸向叶凡,同时,冲向桌边,想抄起桌上的酒瓶。 可惜,叶凡已近。 仓促中,钱孟德不得不应战,哪是叶凡对手,仅拆了两招,胸门大开,叶凡凶勐一脚踹在他小腹上。 钱孟德像只虾米一样倒飞,角度刚刚好,正好撞在洗手间的门上,“砰”的一声,飞到了厕所里。 叶凡追进,冲向洗手间。 但叶茵忙跑过来紧紧抱住叶凡手臂,着急道:“别打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姑姑,你放开,这畜生敢欺负你,我要揍得爹妈都不认识。” 钱孟德听得一清二楚,忙忍着痛爬起来,赶紧把厕所门关上,身子死死抵在门后面,生怕叶凡冲进来揍他。 “小凡,他刚没碰到我,算了,走吧,你已经打了他了,算姑姑求你了。” 叶茵自然是怕叶凡惹恼钱家,所以才拦着叶凡,其实她自己都恨不得狠狠揍钱孟德一顿。 “姑姑……” “走吧,听姑姑的话,好吗?” 着急加上害怕,以及种种委屈,齐齐袭上叶茵心头,导致她眼泪水哗哗直流。 叶凡看着心疼不已,心中火气不降反升,但叶茵死死抱着他,根本就没办法去收拾钱孟德。 他咬了咬牙,强形压着心中的愤怒,狞色看了洗手间一眼,什么都没说,扶着叶茵出了包厢。 才走完走廊,叶茵已两脚发软,摇摇晃晃了。 喝了那么多酒,酒劲开始发作了。 看着姑姑这样子,叶凡心里不是滋味,弯腰把她抱起,走进电梯。 叶茵脑海里天旋地转,趁着还有一些清明,含煳不清说道: “不要送我回去,我怕,去你家。” “嗯,去我家,别怕,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我不是他亲生女儿吗,怎么这么狠心?” 酒精作用下,叶茵完全控制不住情绪,心中一直憋着的话和委屈,伴随眼泪水宣泄而下。 叶凡听着心痛,心知又是他那窝囊爷爷干的好事,气得肠子都快打结了。 等叶凡把叶茵抱到车边时,叶茵已挂着满脸眼泪水睡着了。 叶凡把她放到后座上,用纸巾擦干她脸上的眼泪水,接着,轻轻关上车门,锁上车门后,身如脱弦之箭一般,冲向会所。 哪能这么轻易放过钱孟德,做梦! 钱孟德这笔人还躲在厕所里,不敢出来啊。 他竖着耳朵紧张听了好一会儿,确定外面没有说话声以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门缝,看到叶凡和叶茵确实不在以后,这才出了厕所。 省城第一大少的性子立即死灰复燃,揉着痛疼的肚子破口大骂: “我艹你玛笔的,敢打老子,老子让你不得好死,狗……” 还没骂完,陡然见到门口身影一闪,一个满脸凶神恶煞的人站在门间,正是去而复返的叶凡。 钱孟德吓得一哆嗦,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厕所里跑,又想躲进去。 哪还有机会。 叶凡飞身一脚,把钱孟德踢进厕所,然后,拳打脚踢,一顿暴揍。 发泄了一番以后,掀开马桶盖,抓住钱孟德两脚,倒提起来。 “敢灌我姑姑酒,我也来灌灌你。” “你,你要干吗,唔唔,住手。” 叶凡直接把钱孟德脑袋塞进马桶缺里,然后开启冲便按钮。 悲催的钱孟德,脑袋瞬间被水淹没了,水更是从鼻子里倒灌进去,呛得他几近窒息。 叶凡适时把他提起来,等他喘过几口气后,再次把他脑袋塞进去。 这种滋味……钱孟德身心绝望啊! 如此折腾了四五次以后,叶凡把直翻白眼的钱孟德扔在地上,三五几下把钱孟德衣裤撕了个精光…… 抽出皮带,右手一甩。 “啪!” 皮带抽在浑身赤果的钱孟德身上,抽得他一哆嗦,醒过神来。 “你,你……” “啪!” “啊” “起来。” 钱孟德哪敢不从,颤颤巍巍爬起来,佝着腰,夹着两腿,两手捂着裆间。 “你不是很牛笔吗,省城第一大少,那就让全省城的人看看,第一大少有多牛笔。” 叶凡狞色说完后,又是一皮带抽了钱孟德身上。 “出去。” “……” 钱孟德嘴角一阵抽搐,就这样出去吗,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