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别整没用的 - 最强特种兵王

69.第69章 别整没用的

监狱长陈起鹤定定盯着叶凡的身影,直到叶凡消失在转角处后,他才进屋。 关上门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赵福庭,你脑子被猪啃了吗?” 赵福庭从地上爬起来,整理着衣服,没说话,眼神闪烁。 陈起鹤的第二句话是:“狱房里那么多刺头,用得着你当出头鸟吗?” “……” 说完,不等赵福庭回应,陈起鹤拉开门离去。 赵福庭怔怔望着陈起鹤背影,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意味难明的笑了一下,关上门,坐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习惯性的把两腿搭在桌面上,随后点燃一根烟,默默抽着。 烟雾缭绕中,他的脸蛋一会儿满是戾气,一会儿咬牙切齿。 等手中的烟抽完后,他狠狠摁灭烟屁股,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通了后,他简单和对方说道:“放心,已把他安排到了朱鸿章的狱房里,嗯,我这区里性格最残忍的暴力犯。” …… …… 一区117号狱房。 四张铁架床,上下铺,八张床,已住了七个犯人。 此时,靠门口的那张下床最是热闹。 成中心的是一个体形无比肥硕的壮汉,约摸一米八的个头,光着上身,穿着一条大裤衩横躺在床中央。 他浑身是肉,给人的感觉就是肉、肉、肉……真不是夸张,两条腿像两根大树桩一般,粗壮程度只怕要胜过女人纤腰,胸腹上的肉,一层叠一层,仿佛挂着无数个轮胎,手臂则像小腿一般粗。 脸上也是如此,肥头大耳,腮帮两坨肉都呈下垂迹象,眼下的肉则挤得两眼只剩一条缝,或许眼睛本来就小。 依目测,至少在三十五六十斤以上,如此重量,床板似乎都受不了,所以,床下甚是壮观的支撑着六条木凳…… 现在,四个犯人正伺候着他,一人拿着毛巾给他擦汗,一人剥着瓜子喂他,一人给他捏着手臂,一人则给他修着指甲。 大老爷一般的生活,不简单啊。 这时,他吞下一把瓜子仁,边嚼着,边问道:“消息可靠吗?” 站在床前的那个囚犯立即应道:“豺狗传过来的消息,应该错不了,蔡亮和韦昌刚刚调回来了。” “那再好不过了。”肥硕大汉怪笑了一下,随手在身边那个给他捏胳膊的犯人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那犯人扭捏晃了晃身子,嗲声嗲气道:“章哥,温柔点嘛,把人家都捏痛了。” 够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些犯人倒是习惯了,且眼泛淫光看向这伪娘们,不是这些人品味不行,实在是这伪娘浪起来的时候比女人还千娇百媚。 道行很深啊! 正是这时候,门上的小窗口“咔嚓”一声拉开,一狱警在窗口中喊道:“朱鸿章。” “在。” 肥硕壮汉挺腰坐起,整得铁架床左右乱晃。 他起身挪到门前,皮笑肉不笑的和狱警打招呼:“林哥,有何吩咐?” “你朋友刚来了,写了张纸条给你。” “谢谢林哥。” 朱鸿章摊开纸条,纸上写着四个字:好好招呼。 朱鸿章微愣,随即怪笑道:“林哥,麻烦你告诉我兄弟,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那狱警没说什么,拉上小铁窗走了。 …… …… 叶凡在医务室上完药,包扎好伤口后,拿着自己的生活用品,跟着狱警到了117号狱房外。 狱警先拉开门上小窗口看了看里面情况,然后才打开铁门。 “进去吧。” 叶凡迈进门内,身后铁门立即“咣”的一声拉上,仿若从此与世隔绝…… 叶凡眉头微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随后打量屋内情况。 毫无疑问的注意到了第一张床下铺的景象,那胖子真是好多肉啊,另,七人脸上都挂着生冷的笑容,望自己的眼光就像望着一只待宰的小羊咪…… 有意思,看来不准备让自己做好人了。 正好,自己也不是好人。 叶凡淡淡一笑,向空床走去,即第一张床的上铺,也就是那肥肉的上面。 然而,等他走近时,五个犯人利落围住了他,全是凶神恶般盯着他。唯有朱鸿章仍躺在床上,以及看上去有些起鸡皮疙瘩的伪娘在旁边伺候他。 “告诉爷,你叫什么名字。”朱鸿章一条缝的眼睛瞄着叶凡。 “别整这些没用的,来直接的吧。” “呵。” 朱鸿章残忍一笑:“你倒是性急,也好,那就给我狠狠揍,留一口气就行。” 那五个围住叶凡的犯人立即大展手脚,拳头、脚,全往叶凡身上招呼。 叶凡身动。 砰,砰,砰…… 一分钟不到,五个犯人鬼叫着躺在地上。 朱鸿章愕然,欲起身。 而叶凡一步冲到他身前,一把揪着他胸前的一块肥肉(很好下手啊),一扯,一甩,快四百斤的朱鸿章狗抢屎般扑在地上。 叶凡一脚踩在他满是肥肉的脸上,邪笑问道:“告诉爷,你叫什么名字。” “你找死。” 砰! 叶凡果断一脚踢在他脑袋上,朱鸿章两眼一黑,人事不省。 不知多久,朱鸿章悠悠醒来,觉得脑袋痛,痛哼着望了四周一眼,顿时嘴角一抽。 只见角落里,六个人正抱头蛙跳,个个都是鼻青脸肿,都快认不出来了。 而刚来的那个新犯人则坐在床上抽着烟,剥着瓜子。 该死的,烟是我的,瓜子也是我的,这逍遥的样子更是让人抓狂。 朱鸿章翻身爬起来,肥硕的身子像小山一般向叶凡扑过去,嘴里恶狠狠叫着:“玛割笔的,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 但是…… 眼看着要扑近叶凡时,却见叶凡纵身跃起,然后凌空抽腿,啧啧,李小龙啊…… 朱鸿章脑袋一痛,眼中的画面横移,接着视线模糊,然后一片黑暗,又黑了…… 赵福庭办公室内。 赵福庭看了看手表,从椅子里站起身来,说道:“走,去看看,朱鸿章那恶棍没轻没重,别弄出人命。” 随即,他带着两个狱警到了117号狱房外,三人贴在门上听了听,没动静,这…… 朱鸿章不会真把那家伙整死了吧。 赵福庭忙叫狱警打开门上的小窗口,三颗脑袋凑近一看,顿时嘴角直抽。 画面很震撼啊,只见朱鸿章领着六个囚犯正在墙边深蹲,一长溜,整齐得很,而叶凡,好端端的坐在床上,正冷笑望着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