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我来陪他玩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88章 我来陪他玩

“后来,确定怀孕以后,这畜生眼见颜蓉父母已经完全被吓住了,这才放颜蓉一家人回去,且还是安排人盯着。 再后面,就是我去找她了,颜蓉怕那畜生伤害我,所以故意和我说那些话,想着如果生下个女孩,那再回来找我,哪知道我绝望到自杀,她不得不告诉我真相。 我当时愤怒得要杀了那畜生,于是,瞒着颜蓉买了一些炸药,绑在身上想和他同归于尽,但那畜生身手恐怖,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反被抓进了警局。 颜蓉到处求人,警局才放了我,颜蓉哭着求我不要再做傻事,说还有机会,只要生下个女孩,那男人就不会娶她,只要我不嫌弃,我俩还可以在一起。” “我哪会嫌弃她,她比我更苦,更无助,我俩抱着这一线希望等着孩子出生,结果,天意弄人啊,生下来的是一个男孩。” 说完以后,两行浊泪又从方学问眼角涌下。 叶凡终于明白方学问为什么苦陷其中十多年而无法自拔了,原来不是颜蓉的错,原来颜蓉比方学问更苦,这叫他怎么放得下? 想必颜容也是一样,这十多年里,心里一直有着方学问,甚至到死都会记挂着他,却不得不形同陌路。 两个都是被那畜生害惨了的有情人! 原因就因为那畜生有权、有势、有实力,所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肆无忌惮,狂横跋扈。 现实中,这种人不少,而这畜生,是恶到了极致。 叶凡忍着翻腾的火气,沉声问道:“后来呢,你俩没有联系了吗?” “那畜生人品败坏,穷凶极恶,哪还敢联系,而且,颜蓉已经嫁给他了,孩子都生下来了,还能怎样,不过,颜容做了一件事,求着她闺蜜照顾我,让她闺蜜像颜容那样爱我,也让我像爱她一样爱她闺蜜。” 叶凡嘴角微微抽了抽:“就是你现在身边的这个女人吗?” “嗯,我不肯接受,也没法接受,一直故意排斥她,但她始终如一的守在我身边,一晃十多年了,我对不住她,害了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所以,下定了决心和她结婚,哪知道今天碰上了这档子事,造化弄人啊。” 叶凡沉默,没料到不止害了两个人,还害了另外一个,三个都是有情人啊,都是不离不弃,坚定如初! 而越是这样,叶凡心中的怒火就越无法压抑。 短暂的沉默后,叶凡冰冷说道:“这事我管定了,那畜生仗势欺人,让你们吃了十多年的苦,今天,我来陪他玩,到要看看他有多狠、多利害。” “……叶兄弟,算了吧,事已至此,改变不了什么了,而且,他真不是我们能惹的。” “有多不能惹?说吧,对方是哪个家族。” “这个……” 叶凡皱着眉头盯着方学问:“你认为我查不出来吗,难道还要我费那功夫!?” 方学问嘴角抽了抽,挣扎了一下后,叹了一口气:“省城第一大古武世家:钱家,现在钱家家主钱壶的亲弟弟,钱茂。” 叶凡微讶,没料到竟然是钱家的人,那个笔人钱孟德不就是钱家家主的儿子吗,号称省城第一大少,上次他玛的还让老子给他擦皮鞋,跋扈拽得像个二百五一样。 原来他叔叔也是个这样货色,还真是一家人啊! 叶凡脸上泛起残忍笑意,森冷刺骨道:“原来是钱家,蛇鼠一窝,正好,我一锅把它端掉。” “叶兄弟……” “不要说了,我有分寸,不会让你和颜容陷进漩涡的,就算送钱茂去阎王爷那里报到,我也会先征询颜容的意见,再动手。” “……” 这是准备杀钱茂吗!? 方学问怔怔望着叶凡,说不出话来,一时不知把这事告诉叶凡,是对还是错!? 叶凡没再在这件事上多说,陪方学问喝光酒,正准备起身回去时,电话响了,拿出手机一看,是姑姑方茵打过来的。 叶凡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按下接听键。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立即传来叶茵的声音,听她压着声音小声问道: “小凡,你在哪里?” “刚跟朋友吃完饭,怎么了?” “我……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 接她!? 叶凡心生疑惑,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有点事,能来吗?” “好,你现在在哪?” “罗马会所,五楼ktv,666号包厢。” “好,我这就过来。” 叶凡和方学问说了一声,让他坐出租车回去,自己匆匆往罗马会所赶。 他心知,姑姑肯定是碰到棘手的事情了,不然,不会让自己去接她。 正是如此。 叶茵是躲在包厢的厕所内给叶凡打电话的。 刚挂断电话,即响起敲门声,随即,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怪笑声: “茵茵,还没上完厕所吗,我有点尿急,不如你开一下门吧,我俩一起上。” 尼玛,还可以这样吗!? 叶茵嘴角抽搐,忙镇定心绪回应道:“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还要等啊,我都憋着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你就要嫁给我了,迟早是我的人,一起上个厕所,有什么关系,开门吧,相信我,我不会乱来的。” 艹,都满嘴淫意了,还不会乱来吗,鬼都不会信你!? “钱孟德,请你说话注意点,虽然订了婚约,但我现在还没嫁给你,你不要像个地痞流氓一样没分寸,那只会让我瞧不起你。” 没错,门外的人正是钱孟德。 这笔人被他爹爹骂过以后,一心惦记着摆平叶茵,左思右想之下,给朱萍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把叶茵叫出来唱歌。 朱萍当即把这意思传达给叶断水,叶断水屁滚尿流的找到叶茵,让她赴约。 叶茵不愿意出门,叶断水又是老一套,苦着脸说好话,外加跳楼的威胁,生生逼得叶茵出门,上了钱孟德的车。 钱孟德直接把叶茵拉到了罗马会所,进了包厢。 他哪有好心思,仅本分了一会儿,然后,要叶茵陪她喝酒,欲把她灌醉,再拖回去蹂躏。 叶茵心惊胆颤,想走人,但钱孟德哪会肯,甚至开始毛手毛脚。 叶茵赶紧找借口躲进了厕所,给叶凡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