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残忍和凄苦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87章 残忍和凄苦

“他玛的不是我的,是别人的。” 说到这话,四十好几的方学问,眼角流下了两行眼泪。 如此惨然,如此沧桑!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末到伤心处! 确实是这样,一个没有流过泪的男人,一个没有深夜辗转反侧难眠过的男人,不能完全称之为成熟的男人。 叶凡看着都心伤,把酒杯塞到方学问手里,陪着一口喝干,说道: “老方,男人的背嵴梁骨是直的,越是痛,越不能弯,继续往下说,把这伤口一道一道撕开,哪怕血淋淋,也不要畏惧和逃避。” 方学问颤声“嗯”了一声,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接着往下说道: “我俩再见面时,颜蓉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冰冷的好像从来不认识我一样,她告诉我,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当初纯粹是好玩,没体验过穷苦日子,陪着我玩了一场恋爱游戏,游戏结束了,她已经有了想要嫁的男人,且在和我交往的时候,已经在和对方交往,还和对方上了床,马上就要结婚了,双喜临门。” “我听到这些话时,仿佛遭雷劫一样,被霹得大脑一片空白,一万个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难道她之前对我的好,就是所谓的游戏吗,难道她真的背着我跟其他男人交往吗,我不相信,可她隆起的肚子告诉我,这是真的,这作不了假啊,她确实跟别的男人睡了,而且,怀上了对方的骨肉。” “我当时万念俱灰,再没有眷念了,脑袋里只想着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浑浑噩噩的跑到了江边,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江里。” 叶凡嘴角一抽,拳头捏得咯咯生响,背叛,又是背叛,无法容忍的背叛,正是叶凡的逆鳞! 方学问苦苦笑着:“但想死也没死得了,因为,颜蓉带着家里的护卫偷偷跟在我后面,见我跳江以后,立即让家里的护卫救我上来,我已经喝了不少水,整个呛晕过去了,等我醒来时,睁眼就看到她趴在我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哭得死去活来吗!? 叶凡讶异,既然颜蓉先前说是一场游戏,为什么还会哭,既然哭成这样,那说明她是在乎方学问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当时看到颜蓉哭成那样,心中欣喜若狂,认定她之前说的话是骗我,认定孩子肯定是我的,便使劲逼问,她终于说了,说之前,要我答应她一件事: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寻短见了,也不能伤害自己,不然,她就死给我看。” “我答应了,她哭哭啼啼说出了实情,原来,她肚子里的骨肉真不是我的啊。” 叶凡听着着急,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实是,她是爱我的,如我爱她一样,她是真心准备和我结婚的,且在快结婚前,试探性的把这事和她父母说了,她父母听到以后,大发雷霆,坚决反对,且随后,就着急给她找对象,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就是刚才那男人。 她被她父母强行拖去见这个男人,然后,把她扔下来和这个男人约会,哪知道这男人猪狗不如,且把握住了她父母的心思,第一次就在房内把她qj了。” “……” 听到这,叶凡整个目瞪口呆,最先前以为颜蓉是个拜金女,原来不是,后面以为颜蓉是背叛方学问,原来还不是,事实却是如此残忍和悲苦。 随即,他明白刚才那男人为什么抽颜蓉的嘴巴了,是根本不把颜蓉当一回事,是心中知道颜蓉还惦记着方学问,就像方学问念念不忘她一样,所以,心中怨毒的恨着,才会一出手,就是一耳光! 人渣啊,垃圾啊! 怒火滔天覆地的吞噬了叶凡的身体,他一拳轰在地上,脸色狰狞道:“我要杀了这畜生。” 方学问下意识的看向叶凡,被他恐怖狰狞的脸色刺激得一哆嗦,再一看叶凡轰在水泥地上的右手,五指已经全部破皮,指间满着血迹。 “叶兄弟,你……” 不等方学问说完,叶凡狰狞盯着他,语气冰冷刺骨道:“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就是怕我杀了那畜生,对吗?” “……” 方学问说不出话来,他确实是这样的念头,也知道叶凡的性子,所以,把叶凡拉到这里以后,才敢说出这些事。 “说话啊,怎么这么没出息。”叶凡近乎咆哮道。 “我是没出息,可我能怎么办,你以为我不想杀他吗,我当时都私下里买了炸药,要跟畜生同归于尽,但那畜生身手恐怖,想要把我打死,是颜蓉跪下求他,威胁他,如果我死了,她就和孩子一起死,最后我被送进警局,颜蓉到处求情,警察也是可怜我,我才没有坐牢,我就是这么没出息,我能怎么办?” 叶凡沉默了,方学问一番咆哮,叫醒了他。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父母的事,当年,自己不也是恨不得把爷爷、叔叔和舅舅炸死吗,但有那能力吗? 根本就没有那能力,就如同鸡蛋碰石头一样,那怕鸡蛋再绝然,最终仍是石头完好无损,而鸡蛋支离破碎! 当初的自己,就如同当初的方学问一样,都是一枚鸡蛋,无能为力去与对方抗争! 沉默! 憋得要让人窒息的沉默! 叶凡给方学问递了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如方学问那样狠狠的吸了一口,沉声问道: “后来呢?” “那畜生qj颜蓉以后,毫不避讳的把这事告诉了颜蓉父母,且肆无忌惮的对她父母说,如果颜蓉怀上他的孩子,且生下一个男孩子,那就结婚,否则,就当是一场游戏,而且,这畜生,直接把颜蓉父母都带回家软禁起来,且警告颜蓉一家人,如果颜蓉敢乱来,他就连把一家人一同活埋了。” “……” “她父母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到这时,已经完全没得选择了,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颜蓉,不要惹那个男人,不然,整个家里的人都会没好下场。 颜蓉想死的心的都有了,多次想自杀,但她母亲时刻跟着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而且,她母亲也伤心,知道做错了事,常常跟颜容说,你如果真想死,那我就陪你一起死,颜蓉哪能让母亲死啊,只能期盼没怀上孩子,但那男人就山差五就……怎么可能不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