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他玛的不是我的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86章 他玛的不是我的

男人打女人,是件被人嫌弃的事,而男人打老婆,更是说不过去,在外人面前打老婆,那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难道是要证明自己很威风吗!? 叶凡真想不明白了,这颜蓉当初到底是咋想的,怎么会背叛方学问,选择一个这样的货色? 不过,回头一想,那些拜金嫁入豪门的女人,又有几个过得幸福如意的,几乎都是被豪门公子哥玩腻以后,再像踢破鞋一般踢出老远。 想必这颜蓉当初能嫁给这公子哥,还是仗着她肚子里怀着这男人的骨肉,不然,只怕早就被这“茂哥”一脚踹飞了。 叶凡正恍惚时,中年男人看到叶凡搁在桌面上的喜帖,不经叶凡同意,一伸手抄到手里,翻开即看到了喜帖上方学问和她女人的相片。 立即哈哈怪笑道:“哈哈哈,方学问,不错啊,四十多岁了还可以娶到老婆,这是哪个傻女人愿意嫁给你啊,哦,明白了,这女人应该是个嫁不出去的黄脸婆吧,那不错,可以娶,只是,别生出个智障啊。” 尼玛笔的! 这他玛是人说的话吗!? 叶凡怒火直冲头顶,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就要暴揍这中年男人一顿。 而就在这一瞬间,中年男人浑身气息一炸,一股浩瀚的气息扑面而来。 高手! 叶凡微感错愕,有些始料不及,没料到对方竟然是一个修炼者,而且,这气息浩瀚得让叶凡窥不到边界…… 叶凡和对方对视时,清楚叶凡血勐性子的方学问立即跑过来拉住叶凡,劝道: “叶兄弟,小事,犯不着生气,我俩继续喝酒。” 叶凡还没说话,那中年男人一声冷嗤,随手一扬,手中喜贴准确无误的落进了桌面上的汤碗里。 “我给你们汤里加点料,算是多年不见的见面礼,不用道谢,我是活雷锋,哈哈。” 干笑两声,他转身走了,当真是牛逼大发啊。 叶凡气得冒烟,总耐方学问死死拽着他,想发彪都没办法。 哎! 眼睁睁的看着那男人和颜蓉进了包厢,憋了一肚子火气。 方学问这才松开叶凡,苦笑道:“对不起了,叶兄弟,让你跟着一起憋屈,要不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点。” “干吗要换,就在这里喝,难道还怕他吗?”叶凡恼火坐下。 等方学问坐回原位以后,叶凡直接问道:“老方,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详细说说。” 方学问沉默了。 叶凡气不过,语气很冲道:“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 “没有这意思,叶兄弟不要误会。”方学问忙说道。 “那你说啊,刚刚不还说自己想明白了吗,既然想明白了,那有什么不好说的。” 方学问复杂笑了一下,拎起桌上没喝完的酒瓶,起身道:“走吧,换个地方再说。” 叶凡没多说什么,跟着方学问离开了酒店。 然后,依方学问的意思,去了河堤上。 两人坐在河堤上,方学问先倒满酒,和叶凡碰了一杯后,点上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语气复杂道: “真要说吗?” “你说呢?” “那我说,但你听听就算了,不要往心里去。” 顿了顿后,方学问说起从没对其他人说过的往事: “我和颜蓉的相遇有些缘分,那时,我在爱琪美上班,销售业绩常年第一,有一次,我去一个客户的柜台了解销量时,刚好碰到了颜蓉前来买化妆品,因我对产品比较熟悉,所以,我向推荐了几款适合她使用的产品,且给她留了电话号码,让她有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结果,一来两往间,我喜欢上了她,然后,疯狂追求她,终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羡煞旁人,谈了几年以后,开始筹备婚事,哪知道,结婚前一晚,她消失了,我想尽办法联系她,但都联系不上,婚礼当天就剩我一个新郎。” 说到这,方学问苦涩笑了笑,笑容像刀刻过一般,轻易可见其中的疼痛。 又狠狠抽了一口烟后,方学问继续说道:“叶兄弟肯定很疑惑,为什么会联系不上她,难道不知道去她家里找吗?” “是啊,为什么?”叶凡确实有这疑惑。 “哎。”方学问沉重唿出一口气:“当初我刚开始跟她谈恋爱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过她家里的情况,后来热恋以后,我问过,她告诉我,她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我根本就没有怀疑过。 直到她消失后,我请了半年假,去找她的一个闺蜜,死皮赖脸磨了她闺蜜半个多月,她闺蜜应该是可怜我吧,才告诉我一些情况,我才知道,她骗了我。” “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孤儿,而是富家千金。” “……” 叶凡整个愣住,这是几个意思,既然是富家千金,那就不太可能是拜金女啊,为什么要瞒着方学问。 “她干吗要瞒着你?”叶凡问出心中疑惑。 “身份悬殊太大了,当不上“门当户对”几个字,怕我有压力,而且,她父母压根就不允许她嫁给我这样一个穷酸货,所以,她才瞒着,不止瞒着我,也瞒着她父母。” “意思是,她本来是想嫁给你的,那干吗结婚前突然失踪?” “因为……她肚子里怀了刚才那男人的孩子。” 说着这句话,方学问眼角直跳,十年过去,他心中的痛,仍然如此撕心裂肺。 叶凡听着着急,但又不忍心在戳他的伤疤,静等他往下说。 方学问一口喝干杯中酒,又倒了一杯,又一口吞下,这才声音发颤说道: “我从她闺蜜那里知道了她的家境,问到了她家的地址,但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也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了找到答案,为了要一个明白,我跑到她家找她,她父母应该是知道了我和她的事,不让我俩见面,甚至叫人收拾我,但我像一条赖皮狗一样,任他们收拾,任他们折磨,即便死也要见到她。” “却没想到如此艰难,我像个乞丐一样,天天守在她家门口,一守就是四个多月,她父母拿我没办法了,也是颜蓉求了她父母,见最后一面,终于相见。” “再见面时,她肚子却已经隆起,我当时整个懵了,还以为孩子是我的,甚至还高兴,结果,他玛的不是我的,是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