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不见却又见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85章 不见却又见

“等等,有外人呢。”韩果惊恐叫道。 “哦。” 叶凡不乐意看着晏如妃:“你怎么还不走,不要打扰我们小两口亲热。” 小两口!? 韩果恨不得一脚把叶凡踢到外太空去。 晏如妃何等古灵精怪,已从韩果的神色中窥探到了秘密,眯着眼笑道: “没事,你俩继续亲热,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也对。”叶凡深以为然的点着头。 “对你个大头鬼,走开点。” 韩果忍不住了,真怕被叶凡啃了,连忙跑远了点,瞪着叶凡道:“你捣什么乱,出去。” 叶凡还没说话,晏如妃已笑得身子直颤,得意道:“就知道你们两个肯定看不顺眼,果真是这样。” “……”韩果无语。 叶凡也无语,危险盯着晏如妃。 晏如妃不吃他这一套,仰着下巴傲娇道:“来啊,来亲我啊。” 尼玛! 真是牛叉啊! “你以为我不敢亲是吧?”叶凡斜眼道。 “来吧。” “来就来,还怕你不成。” “咯咯咯咯。” 不等叶凡靠近,晏如妃像只燕子一样,飞快跑了。 跑到门口时,不忘对韩果说道:“韩总,你可要努力哦,不然,他就是我的了,咯咯咯咯。” 韩果头痛的搓着额头,想着咋办啊,她可不想输起晏如妃……难道真要想办法抓住叶凡吗,天啦,当初就不该逞强和晏如妃对赌! “小冰棍,刚才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叶凡装迷糊问道。 韩果哪会说,果断把叶凡推出了办公室,才一会儿,门又开了,以为是叶凡,哪知是林盈盈。 林盈盈鬼鬼祟祟的进屋,还锁上门,像告发军事机密一样小声说道: “韩总,我刚看到了,叶凡先前躲在门口偷听了好一阵,你没上当吧?” 韩果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顿时满脸黑线,咬牙切齿骂道: “这无耻的混蛋,又被他占了便宜。” “啊,占了什么便宜?”林盈盈满脸放光的打听。 韩果横了她一眼:“你想干吗?” “……没干吗,我知道了,我不该问。” 嘴上说着不该问,但下一句又问道:“该不会是被他亲了吧?” 这八卦心还真是浓郁啊。 “瞎说,要不要我把他叫过来,让她亲你一口。” “……” 林盈盈吐了吐舌头,连忙出了办公室。 叶凡去了营销三部办公室,找方学问,不在。 问过以后才知道,方学问已经被韩果提拔为市场部副经理,搬到了副经理办公室去了。 晋升了啊! 不过,方学问足有这能力,就是提拔他为市场部经理,都不足为奇。 再到副经理办公室,见到方学问。 方学问正坐在办公桌后,认真看着文件。 一些日子不见,方学问整个改头换面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油光锃亮的皮鞋,头发梳得利利落落,精神面貌杠杠满值,哪还有半点老油条的模样。 两人相见,大眼瞪小眼,接着各自坏笑,有如两只老狐狸见面一般…… 关上门,抽着烟,两人又像以前一样聊天嗝屁。 聊了一个多小时,叶凡才离开。 离开前,方学问约叶凡一起吃饭,叶凡答应了。 晚上六点,两人在一家上等酒店见面。 刚坐下,方学问即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叶凡。 叶凡接过一看,赫,喜贴,这家伙准备结婚了吗!? 微感意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林盈盈说过的有关方学问的事:情伤,要结婚的前一天,女朋友跟着一个富家公子跑了,随后她女朋友几个月后就生了小孩…… 也就是说,女朋友早就和别人有一腿了,且怀上了孩子。 这个绿帽子不小啊! 刺激得方学问一个人举办了婚礼,也因此颓废了十多年,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样的生活。 叶凡有些替他高兴,笑问道:“怎么,熬过来了?” “哈哈。”方学问尴尬挠了挠头,自骂道:“我是真他玛的蠢,傻乎乎的折腾了十年,不应该。” “怎么一下子想明白了?”叶凡好奇问道。 “上次受伤的时候,就突然想明白了,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不离不弃的跟着自己,是天大的幸福,不好好珍惜,却跟一段陈年旧事斗气,太不应该。” 听他这样说,叶凡彻底放心了:“想明白了就好,那今天好好喝几杯,不醉不休,免得你结婚的时候,没空搭理我。” “正有这个意思,我真得多敬叶经理几杯,你是我命中的贵人,若你不出现,我这一生真会废了。” “那你生了儿女,让他们叫我干爹吧。” “好,好,那是他们的福气。” 两人心情都不错,开怀畅饮。 正喝得开心时,叶凡忽然发现方学问整个脸色僵住了。 他顺着方学问的眼神一看,看到了两个中年男女。 男的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衣着讲究,面貌俊秀,想必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帅哥,就不说年轻时候,就现在,浑身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最是惹女人动心的那种。 他身旁的女人也不差,肤质白皙,脸蛋秀美,气质不凡,很有熟妇韵味,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大美女。 叶凡略一想,想到了某种可能:难道这熟妇就是那个给方学问戴了一顶大绿帽子的女人吗!? 正这样想时,这一男一女也看到了叶凡和方学问。 这熟妇的脸色立即变了,就像方学问一样,整个僵住。 而这中年男人微愣了一下以后,似乎冷嗤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挽着身体发僵的女人向叶凡这桌走来。 来事了! 果真,中年男人走近后,眯着眼睛盯着方学问,冷声道: “方学问,十多年不见,看来你活得很不错啊,还惦记着我老婆吗?” 尼玛,这话说得…… 方学问眼皮直跳,低头着望着面前的餐盘,不说话。 中年男人冷嗤了一声,仍不放过,对身边的女人说道:“颜蓉,看见了吗,十年过去,他还是这个窝囊样子,幸亏你当年跟了我。” 听到他这话,叶凡已能肯定眼前的颜蓉就是给方学问戴了绿帽子的女了,心中顿时火起。 但没有发作,压着。 而这时,颜蓉颤声说道:“茂哥,走吧,王玲他们在等我们。” 听到颜蓉声音发颤,“茂哥”眼内闪过一道厉光,忽然一甩手,一巴掌抽在颜蓉脸上,恶狠骂道: “怎么,难道你还心疼他?” 尼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