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摊上事了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83章 摊上事了

自然还有人更震惊,比如孔家,得知这消息后,一片沉默,暗自庆幸当初绕过去了,不然,江大豪的下场就是孔家的模板。 还有钱家,钱家家主钱壶听到这消息时,当场懵了,还以为多了一枚虎将,结果这虎将三五几下就挂了,这叫屁个虎将啊。 钱壶回过神以后,立即惊悚想起了东方雄。 现在江大豪死了,那明显代表着东方雄没有摆平叶凡,那东方雄是活?还是死!? 如果是死了,那就摊上大事了,五禽门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指不定自己还要惹上一身麻烦…… 钱壶立即拨打东方雄的电话,结果电话内传来: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完了! 钱壶背心炸出一层细汗,正想着该怎么处理时,又被儿子钱孟德的叫声吓了一跳。 “爹爹,不好了,出事了。”钱孟德神色慌张跑进来。 钱壶目光一凛,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江大豪死了。” “……” 尼玛的,就这点事吗,还用得着你说吗,差点被你吓着了。 钱壶一顿臭骂:“瞧你这出息,像什么样子,江大豪又不是你大爷,死了就死了,关你什么事啊,你慌什么慌,真是不成器。” 钱孟德嘴角抽了抽,小声道:“肯定是叶凡杀的,而我……我跟叶凡有过节。” “……”钱壶一愣,脸色寒了几分:“什么过节?” 钱孟德把上次的在江大豪会所,与叶凡发生矛盾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后,钱壶又破口大骂:“你这龟儿子不好好修炼,成天在外面惹事,尽要老子给你擦屁股,老子迟早有一天会被你害死去。” 本来不算大事,但现在东方雄消失了,又跟叶凡扯上了,那杂七杂八的事纠一起,小事也会变大事。 骂完以后,钱壶训示道:“没什么好慌的,我钱家不是江大豪,江大豪在道上能称雄,但论起修为和底蕴,还不够看,凭他叶凡,想动我钱家,无异于螳臂当车,你以后少一惊一乍的,让外人看到,钱家脸面都会被你丢光。” 听到老爹这样说,钱孟德心安了。 钱壶接着又指导道:“但叶凡能把江大豪撂翻,证明他还有些能耐,你现在不是和叶茵订婚了吗,多和叶茵走动,和她把关系搞好,到时再把叶凡培养成你的座前心腹,有利于你以后巩固家业,听到了吗?” 呵,还有这种想法啊,还想着把叶凡培养成心腹,你这春秋大梦做得可够美的。 “听到了。”钱孟德点着道:“不过……” “不过什么,有屁快放。”钱壶不耐烦道。 “我这几天约了叶茵好几次,她根本就diao我,电话都被她设置成黑名单了,怎么跟她走动?” “……” 这话生生把钱壶噎住,接着又破口大骂:“你这个没出息的龟儿子,连一个女人都摆不平,你还好意思说,你给老子滚,不摆平叶茵,以后就不要指望我给你一分钱。” “……” 钱孟德满脸郁闷的走了,满脑子想着如何摆平叶茵…… 钱壶可没心思管他这点破事,愁着如何应付五禽门。 想来想去,决定主动把这事和五禽门的人说一说,把责任推到江大豪身上,或者,推到叶凡身上,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当即打电话。 通了后,把情况说了一遍。 末尾,忐忑说道:“我正在叫人找东方兄弟,但只怕……” 余下的话没有说,但意思很明显。 对方阴冷接话道:“只怕死了吗?” “嗯,应该是这样。” “把杀我老弟的人找出来,如果我到了,你还没找到,那你就把脖子伸长点,等着我来宰你。” 说完以后,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钱壶嘴角抽了抽,身心有些发冷,心知对方说得出就做得出。 而且,对方也不会在乎自己是省城第一大古武世家的家主,因为,当初五禽门被整个江湖门派追杀,都能逃过灭顶之顶,足可见其实力,又岂会把他钱壶放在眼里。 这可如何是好,摊上事了,只能把叶凡推出去了。 …… …… 解决掉江大豪后,叶凡一身轻松。 吃过早饭后,去了韩果家,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向沈韵讲了一遍。 听说江大豪已死,沈韵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没帮上什么忙,但这些天一直呆在韩果家,时刻担心着叶凡的安危。 见问题已解决,她当即决定回西海市,在这边呆了快十天了,酒店那边早已堆着一些事,得赶紧回去处理。 临走前,她左叮咛右叮嘱,让叶凡一定要小心,不可大意,有什么事马上打电话。 叶凡连连点头。 沈韵最后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回去,我会把权力移交给娅姐(丁娅,姜丕的老婆),等安排妥当后,我过来帮果果,顺便守着你,不然,我总放心不下。” 叶凡微愣,心里泛起一股暖意,他记得韵姐以前说过:等我再拼搏几年,我再做你背后的女人…… 看来,经过这次的事以后,沈韵提前选择了守着叶凡,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心。 这份心意,难能可贵! “不用,你忙自己的事业,我能照顾好自己。” “我已经决定了。” 看着沈韵坚定的神色,叶凡心中感动,不禁捧着她的脸蛋,深深的吻在她粉嫩的唇上…… 沈韵随后回西海市了。 叶凡闲着无事,去爱琪美公司看韩果。 跨进公司大门,办公区的员工即看到了他,纷纷热情打招呼。 对于这个没上过几天班,却顷刻间把公司扭转带活的市场部经理,大伙都保持着信服和敬仰之心。 当然,也很好奇叶凡到底是何许人也,只可惜,一直没有答案。 叶凡乐呵和员工们打过招呼以后,直奔韩果办公室,但就要进办公室时,匆匆跑过来一道身影,隔老远就喊道: “站住,不许进去。” 哟呵,是韩果的秘书林盈盈。 匆匆跑来,胸前一对大凶器上下剧烈颠簸着,扯得胸前衣扣不堪重负,似乎就要崩开了。 叶凡脸上泛起坏笑,搓着下巴盯着她:“大胸妹妹,你忘了叫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