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这份恩会还 - 最强特种兵王

68.第68章 这份恩会还

“你别激动,你先放开我,放心,我不会把你当犯人看待的。”赵福庭说着想抽自己耳光的违心话。 “赵区长,你不是忽悠我吧。” “……不是。” “那好,我相信你。” 叶凡淡淡笑了笑,松开赵福庭,把警棍还给他,退开几步。 赵福庭立即向两个狱警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狱警会意,突然虎扑向叶凡。 叶凡邪性一笑,等两人扑近时,双手齐出,快如闪电,扣出了两人的手腕,顺势一带,错身而过。 两个警察转身,欲再扑上去,但,顿时骇立原地,吓得脸皮直跳。 只因为叶凡两手持枪,枪口正瞄着两人。 这……哪来的枪? 两个狱警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只见腰间枪兜空空如也,枪,不见了! 他…他是什么时候拿过去的?刚刚吗?怎么可能? 两人满脸震骇,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凡。 不止两人震骇,赵福庭也震惊得一踏糊涂,因为他这个旁观者都没有看清楚叶凡是怎么拿走枪的。 此时,叶凡走到办公桌边,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后,问道:“赵区长,他们两个是什么意思?” “他们…他们…他们……。” 赵福庭说了几个“他们”,硬是想不出如何解释两人的举动,而越是说不出,就越是紧张,这刺激得他总是瞄向叶凡搁在桌面上的两支枪。 怪不得他紧张,枪这东西,本身就是危险的代名词,再加上叶凡刚刚表现出来的血猛个性,难保他不会做出骇人听闻的事。 “赵区长,是不是他们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 “对,对,是这样。”赵福庭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那你跟他们好好说说。” “好,好。” 赵福庭连忙把叶凡先前说的话跟两个狱警说了一遍:“不要把他当犯人看待……不要惹他……” 两个狱警垮着脸默默听着,心里暗自嘀咕着:这算啥事,堂堂的一区监狱的区长竟然教育他们这些事。 等赵福庭说完后,叶凡问道:“两位,现在记住了吗?” “……记住了。” “ok,拿回去吧。” 两个狱警忙上前拿回枪,又赶紧退了回来,似乎生怕叶凡再抢一般。 而赵福庭一把夺过其中一个狱警的手枪,迅速瞄着叶凡,厉色喝道:“抱头跪下,快点。” 人心难测啊! 叶凡脸色转冷,身周忽然间笼罩着一股明灭不定的危险气息。 “赵区长,我不喜欢有人拿枪指着我,而且,我也从没跪下过。” “少给我废话,袭警,抢枪,够你死一次了,信不信我现在一枪崩了你,最后一次警告你,抱头跪下,不然,我赏你一颗铁子子吃。” “那你开枪啊。” “……” 两个狱警当场石化,真心不知道想什么好了,当警察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犯人,太血猛了,完全刷新了两人对“猛人”两字的认识。 而赵福庭眉头皱起,八字皱多出几道褶皱,像两条恶心的黑毛虫。 他脸色越转越寒,咬着牙,阴冷说道:“这是我们的地盘,没你狂的份,你也没这种资格,想狂,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枪口往下一压,瞄着叶凡大腿,扣下板机。 砰! 枪口一线蓝烟,一道暗影射出。 叶凡眼内杀意炸现,身形极闪,但仍是感觉腿上突然一种巨痛…… 他仿若不知,脚下一蹬,身形如脱膛炮弹,一个箭步冲到赵福庭身前,右手锁住赵福庭咽喉,往上一举,生生把赵福庭斜举在空中,五指用力一锁,赵福庭立即天旋地转,仿佛脖子已断了一般。 一切发生在眨眼间。 两个狱警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看到叶凡右手斜举着赵福庭,而左手则拿着从赵福庭手里夺来的手枪。 他俩真心没有料到赵福庭会开枪,更没有料到叶凡竟然能在眨眼间擒住赵福庭…… 醒过神后,两人想冲上来,但叶凡一眼瞪过去,恐怖的杀气立即铺天盖地的裹住两人,两个狱警不受控制的撒了个冷颤,竟是吓得退了几步。 而赵福庭有如锁着脖子、挂在架上的猴子一样,又踢又踹,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 他脸色紫红,两眼翻白,啊着嘴巴拼命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却无力做到。 眼里的光线越来越暗,意识越来越模糊,死亡的恐惧毫不留情的吞噬了他的整个身心。 他不想死,他后悔了,后悔不该收高强的钱…… “住手,放下他。”门口突然一声厉喝。 叶凡两眼微眯,看向门口那人。 五十来岁,面相严峻,身着警服,肩上二杠三星,一级警督,比赵福庭还要高一级,想必应该是赵福庭领导了。 叶凡右手一松,如他所愿,放过了赵福庭。 赵福庭如一瘫烂泥一样掉在地上,随即捂着喉咙,像一个重度哮喘病患者一般拼命喘着气。 “怎么回事?”门口的一级警督盯着两个狱警,大声质问道。 两个狱警眼角跳了跳,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当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敢乱说,毕竟这过程中,赵福庭的行为不那么光彩。 一级警督隐隐猜到了什么,目光落在叶凡身上,随即看向叶凡大腿,大腿外侧的裤子破了一道口子,可见里面血肉模糊,鲜血正不停的往外冒,已染红了整个裤腿。 “你俩先带他去医务室,回头到我办公室来。” “是,监狱长。” 原来是监狱长,姓陈,名起鹤,陈起鹤! 两个狱警看向叶凡,想上来拉他,但又不敢,实在是被叶凡先前的举动吓着了,到现在还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叶凡倒是配合,抬脚先走,两个狱警立即跟上。 而叶凡走到门口时,忽然顿住,头微侧,冰冷刺骨对已顺过气的赵福庭说道:“记住,你捅了我三棍,打了我一枪,这份恩,我一定会还给你。” “……” 赵福庭刚平息一点的内心忽然间又被恐惧占据,他望着叶凡的背影,身子竟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无疑,他害怕了,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