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怕了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73章 怕了吗

“怎么死的?”江大豪心惊问道。 独龙吞了把口水,忙把自己所看到的讲了一遍。 听着那场景,江大豪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问道:“那些是什么东西,鹰隼吗?” 只有鹰隼才有这么凶猛啊。 “不知道,应该不是鹰隼,我见过鹰隼,个头大得多。”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江大豪差点骂道: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眼瞎了吗!? 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而独龙确实不知道啊。 独龙退下以后,江大豪焦燥不安的在厅内转圈圈,短暂的功夫,又丢了两人,现在,拿得出手的就只剩独龙了,这怎么玩啊?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左思右想,忽然怔住,脸上涌起骇色,脱口道:“五禽门!?” 怪不得它往五禽门上想,因为只有五禽门才能调教出这种恐怖的飞禽。 想当初颜如玉和冲虚道长见到血鸦的速度和恐怖时,也是直接想到了五禽门上。 “难道是五禽门!?” 江大豪又呢喃了一句,眼神中已经涌起惧意。 只因为,五禽门在江湖的名声极臭,且被归分为邪恶宗门,被各派势力打压之下,直接躲藏起来了,但江湖中还流传着各种关于五禽门的传说。 如果叶凡真是五禽门的,那就惨了! 江大豪深知这个道理,越发感觉到陷入到了一个不可自拔的沼泽中。 使劲琢磨了一番,觉得必须马上找人打听清楚这事。 随即,打电话,利用人脉关系网,打听谁认识五禽门的人,或者,谁对五禽门比较了解。 费了番功夫,终于打听到了,是钱家,据说钱家以前跟五禽门的人有过走动。 没有耽搁,江大豪立即出门,直奔钱家。 而这时,钱家家主钱壶正在招待几个客人,不是别人,是叶家的人。 四个,叶家家主叶断水,叶凡的叔叔叶金言,叶金言的老婆朱萍,以及,叶凡的姑姑叶茵。 有意思的是,叶金言的老婆朱萍坐在客席的首位,其后是叶断水,再是叶金言,最后再是叶茵。 这无疑是家中权位的体现,也就是说,朱萍在叶家是最有话语权的,甚至凌驾在叶断水之上。 叶断水本来走的就是攀亲家卖子孙的套路,攀的老婆家世不错,媳妇家世更是不错,其中最牛逼的就是朱萍家。 所以朱萍嫁过来以后,几乎没花什么功夫,就大权在握。 当然,叶家也凭着朱萍家的关系,捞了不少好处。 至于他们跑到钱家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正是来商谈叶茵下嫁钱孟德的事。 叶茵已经答应他爹叶断水了。 没办法,叶断水获知叶凡惹了那么多人以后,急得快上墙了,只想着攀上钱家这颗大树避难,所以,逼着叶茵嫁给钱孟德,不然,他理直气壮的说:我会跳楼哦! 德性! 叶茵万般不愿,可难道真让不争气的老爹跳楼吗!? 再者,她十分担心叶凡的安危,本以为刘万手可以帮叶凡度劫,哪知早些时候打电话给刘万手时,刘万手回复她:这些事,让叶凡处理吧,这是他的事! 刘万手自然不是不管叶凡的生死,而是要粹练叶凡。 但叶茵不知道啊,还以为刘万手不管了,或者是,管不了了,更是心急如焚。 如此阴差阳错下,如此担心下,她选择牺牲自己:答应了父亲。 叶断水欣喜若狂,又攀上了一颗大树,还可化解危难,双喜临门啊。 当即就通知朱萍和儿子,一起来了钱家,谈婚事。 钱家就家主钱壶和另一个当事人钱孟德在现场。 钱壶正和朱萍闲聊着,钱孟德则是盯着叶茵看个不停,明明心中赞着好一个美人,但脸上还要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似乎是给叶茵机会嫁给自己一般。 德性! 叶茵被他看得各种不自在,心中哀叹,认了,婚姻,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 很早很早以前,她就觉悟到,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他父亲攀富贵的礼品,早有心理准备了…… 这时,钱壶和朱萍已聊到重点上,确定婚期。 本着快刀斩乱麻的原则,当场就确定半个月后大摆宴席,举行婚礼。 旁听着的叶茵又是一声哀叹,没料到这么快啊,早嫁一天,就早难过一天,晚一天也是福啊。 可惜,她没得选择。 谈定后,相互道贺了几句,朱萍领着几人告辞。 刚走到厅门口,碰到了一人:江大豪! 有猿千里来相会啊! 江大豪认识叶断水和朱萍,知道他们是叶凡的家人,不由得微微怔了怔,没料到他们在这里。 叶断水自然也认识江大豪,嘴角直抽,低着头不敢看江大豪,生怕对方因叶凡的事找麻烦。 朱萍倒是不惧江大豪,一身穿金披钻的她,身形有些臃肿,脸相有些刻薄,一看就是那种尖酸势利的女人。 她微微朝江大豪点点头,算是跟江大豪打招呼。 江大豪脑中念头翻滚,冷不丁的说道:“朱总,叶凡的事,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谈?” 和谈!? 呵,这阴鬼想着和谈了。 怕了吗!? 一干人全愣着望着江大豪,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江大豪有意拿“和谈”来开涮吗!? 钱家家主最先反应过来,干咳了一声,唤醒大伙的注意力,道: “江老弟,里面坐吧,朱总,叶家主,我就不送了。” 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就是让叶家四人走人。 朱萍带着三人走了,走出老远后,叶断水回头看了一眼,后堆着笑和朱莉说道: “小萍,刚才江大豪是说和谈吗,难道他服软了,是不是我听错了?” 跟媳妇说话,还一脸巴结的笑容,也就这出息了。 朱萍受用,冷哼了一声:“还以为他江大豪有多牛逼,原来也就这么回事。” 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还是说,头发长见识短吗? 叶断水接话:“难道那小兔崽子把江大豪吓着了?” “呸,林婉(叶凡母亲)那贱人生得出这种有出息的儿子吗?” 尼玛,这话说得……当真想甩她几个耳光! 《这是1月6号的第四更,然后,每天的更新就定在凌晨零点了,早起即可看。 到过年,都会四更一天,其他的时间用来码过年的章节,存着过年发,过年不会断更。 如果状态好,或许会偶尔多加一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