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我不是一只花瓶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68章 我不是一只花瓶

叶凡一脚油门跑了,要多快有多快。 开出老远以后,叶凡想着要不要把这事汇报给王局长,让他和龙影的老大说一声,派几个龙影的人过来,生生活捉颜如玉。 那自己铁定又立了个大功,指不定可以拿几枚勋章,直冲龙刺,啊哈哈。 但想了想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主要是觉得,颜如玉和晏如妃出现在省城,绝对有所图谋,指不定跟欧阳永生有关,不如先摸一摸她们的底细,再找机会动手。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基于他感觉到颜如玉现在对自己似乎没有杀意,至少目前是。 如果颜如玉想动他,那就没什么客气可讲了,上次他和万泽、肖夜就想干掉鬼面尊者,再来一次又何妨!? 沉吟思索了一会儿,觉得目前的形势有些复杂,为了避免把沈韵、韩果和蓝蕊等人牵进漩涡,最好是单来独往。 先去看一下韵姐和韩果,把事情和她们说一下,回头再租一套别墅,就这么决定了。 叶凡开着车直奔韩果家。 进门以后,看到沈韵和周囡囡坐在沙发上,韩果不在,想必应该是去公司了。 有意思的是,周囡囡见到叶凡以后,眼珠当即转了转,马上和沈韵告辞,起身就往外走。 有猫腻啊! 就在周囡囡要出门的时候,叶凡横跨一步拦住她。 周囡囡始料不及,撞在叶凡身上。 尼玛,胸前的那一对大胸器,毫不客气的撞得叶凡心猿意马…… 实在是……太大了,弹性惊人! 叶凡鼓着眼睛盯了它们一眼,震住心绪,说道:“周囡囡,我来了你就跑,分明是做贼心虚,老实交待吧,做了什么坏事,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赫,到底谁是警察!? 周囡囡剜了他一眼,正准备说话时,沈韵已冷着脸喊道:“叶凡,过来。” 叶凡斜着眼望着周囡囡,心知这家伙肯定是把自己受伤的事告诉韵姐了,少不了又要挨批评了。 真是这样! 不过,是沈韵抓着周囡囡问出来的。 沈韵早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心知从叶凡嘴里问不出什么,只好从周囡囡这里下手,大获全胜,全都问出来了。 周囡囡利落跑了,叶凡老实坐到了沈韵旁边。 沈韵冷着脸瞪着叶凡:“可以啊,瞒得挺好的。” “韵姐,其实没多大事……” “都昏迷了四天,差一点就……,还要多大的事才算事,对,你是怕我担心,那你以后干脆什么事都不要告诉我了,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沈韵眼眶泛红,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是啊,差一点就死了,能不担心吗,光想起来都害怕,偏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有心疼,也有说不出的委屈。 看着韵姐这样子,叶凡不禁心疼,忙凑过去,想要抱她入怀,沈韵却推开他,撇着头望着另一边。 “是我不对,下次保证不隐瞒了。”叶凡果断认错。 沈韵这才转过头:“这可是你说的。” “嗯。”叶凡认真点头。 “转过去,我看看你背上的伤。” “已经绑上纱布了,看不到。” “那就解开纱带。” “……” 沈韵满脸不容质疑,没什么客气可讲,叶凡只好配合。 纱带解开,沈韵看到了叶凡背上的弹孔,心惊肉跳的同时,又心疼不已。 她轻轻抚摸着叶凡的伤口附近,心疼问道:“还疼不疼?” “好多了。” “下次如果有事情,拜托告诉我好吗,我不是一只花瓶,就算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也希望在你困难的时候,能守在你身边。” 叶凡心中泛起一股暖流,转身,捧着沈韵脸蛋,深深的吻在她的唇上。 沈韵起先有些僵硬,但一会儿之后,她抱着叶凡脖子,热烈的吻着叶凡……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甚至有些火辣,或者说,疯狂,但叶凡清楚的在她的吻中,感觉到了她心中的心疼和害怕。 可,有什么办法,这是要走的路,不能停,只有往前走,对于叶凡是这样,对于想陪伴他的沈韵来说,也是这样。 热吻过后,叶凡把之前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又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韵姐。 沈韵同意,只要求一点:有事一定要和她说。 叶凡点头答应,叮嘱了一番以后,离开了。 随即,去房产中介租房子,接连看了三套房以后,在郊外看中了一套满意的单体别墅,环境比较优雅,四周没有商铺和住户,很安静。 当场签下租赁合同,交钥匙。 房产公司的人走后,叶凡去市场买一些生活用品,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新租的住处。 下车后,把东西拎进屋,东西较多较散,跑了几趟。 当他第三次从车上拿下东西,准备进屋时,突然发现三米外站着一个老人,六十来岁,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普通得就像路上随便都能碰到的路人。 但叶凡身心瞬间紧绷,只因为,他根本没发现这老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而且,他正望着自己,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个时候,无缘无故出现的人,多半是来者不善! 江大豪的人吗? 孔家的? 还是太岁阁的人? 来的人不是别人,是丁伯,丁福山,江大豪的大师兄。 叶凡身体瞬间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准备……跑! 可不要以为叶凡是没脑子只会血猛的人,对方都六十好几了,就算是熬日子都能熬出一身修为。 再者,对方浑身的气息全数内敛了,这才是恐怖的,因为叶凡很清楚,初期修炼者,根本就谈不上气息和气场。 而到了一定的境界以后,气息会像烧开的水一样,不自觉的往外翻,也就是说,压抑不住气息。 只有修为高深以后,才能把气息完全内敛,俗称:聚而不散,敛而不发! 眼前的老人,很大可能就是修为恐怖之人。 那不跑干吗,还傻乎乎跟他死拼吗?叶凡才没那么傻。 这个时候,丁福山忽然开口说道:“叶凡吧,就算给你十秒种,你也跑不掉的,不如像个武者一样战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