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北万手南千佛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65章 北万手南千佛

看到老一辈的如此震惊,身周的年轻一辈忍不住打听。 老一辈回过神来,缓缓讲述。 瞬间,关于刘万手的事,传遍整个场馆,全场骇然。 二十来年前,出了三个差不多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俗称:南千佛,北万手,以及一个走到哪都让人忌惮不已的……叶青灯! 北万手就是刘万手,他曾经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统整个北方黑|道,被称为北方道上第一人。 所以,光是这点,江大豪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个道上晚辈,且,江大豪只盘踞一省,而刘万手则是一手统北方。 这其中的区别和难度,绝不是差一个等级! 至于南千佛,个人简历跟刘万手几乎类似,他本名叫肖破军,因为他常年笑脸,像千家生佛像,故而人送外号:千佛。 这三人,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当时响彻江湖的人物,毫不夸张的说,搅动了当时天下的风云。 后来,三人忽然一夜之间消失了,从此杳无音讯。 几年后,才有消息传出,外围草原上,突然崛起了一个草原狼王,正是北万手:刘万手! 至于南千佛和叶青灯两人,至今都没见人影。 在三人消失的那几年,这事是江湖传得轰轰烈烈的热事,各种猜测,众说纷云。 可惜时间是把杀猪刀,再轰轰烈烈的事,也会被年月冲得淡泊,直到遗忘! 众人远远没有料到的是:今天刘万手竟然在这里神出鬼没的出现了! 来时无影,暴揍江大豪一顿以后,扬长而去。 本来大伙还震惊于刘万手的身手,但得知他是刘万手以后,一切变得理所当然了。 就连江大豪本人都觉得这一顿揍不算憋屈了,只是想不明白,刘万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揍自己,难道是因为叶凡吗? 如果真是这样,江大豪会叫一声:完了! 刘万手二十多年前就一统北方黑|道,再去外围草原,又一统疆野,岂止两把刀子! 虐自己一百遍都不足为奇啊! 因为刘万手的出现,场馆内议论声四起,有的兴奋,有的担忧。 兴奋的,是巴不得再上演二十多年前那样轰烈动荡的江湖。 担忧的,是隐隐感觉,刘万手的出现,代表着这江湖又要不平静了。 江大豪揣着复杂情绪从地上爬起来,神色间难免有点黯然,准备离去时,孔非带着家人围住了他。 孔家人岂会这样放他走,哪怕叶凡先前扔下了狠话,但家族子弟丢了命,这事总得有个交待。 江大豪扫了一眼,目光最终盯在孔非脸上,冷声道: “孔兄,莫非你也想揍我一顿。” “如果你不说出个一二三,那就不止揍一顿这么简单了。”孔非强硬回应。 江大豪气得岔气,爆粗口骂道:“他玛的,老子好心帮孔武汉,你反倒怪上我了,你真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别以为我江大豪怕你孔家。” 听到他这话,孔非不禁犹豫了一下,毕竟已经犯了两次错了,不想再稀里糊涂的又栽一个跟头。 他沉声道:“江大豪,换个地方说话吧。” 江大豪一句粗话到了嘴边,忍住了,终是跟着孔非到了武馆内室。 到这份上了,没什么好绕弯的,江大豪把孔武汉找自己的事说了一遍,主意是孔武汉和他商量出来的,手确实是江大豪打断的,但人绝不是他杀的。 倒是实话。 丢下这些话以后,江大豪一秒都不想多留,直接离去。 房内剩下孔家的几个核心骨干,即孔非,孔番,孔自强和孔汪洋。 一阵沉寂后,孔自强打破沉默道:“爹,既然不是江大豪杀的,那就只有可能是叶凡杀的。” 这货完全被丧子之痛蒙蔽了神智,只想着抓个人报仇,又往叶凡头上想了。 “你脑子被猪啃了吗?” 孔非怒目瞪着他,一声臭骂后,说道:“叶凡那性子,是个人都能看明白了,百事不惧,不止不把我们孔家当一回事,也不怕江大豪当一回事,还敢跟太岁阁的人叫板,这样的人,他会当缩头乌龟吗? 没见他那一身伤吗,背着这样的伤,都要来应战,就是敢作敢为的烈性,如果是他杀了武汉,绝不会说半句不是,你还想着是他,你脑袋是不是长裤裆里去了。” 孔自强被老爹骂得说不出话来,但他老爹说得没错啊,可儿子到底是谁杀的? “那汉儿到底是谁杀的?”他不甘问道。 孔非一阵沉默,冷着脸道:“江大豪太阴狠,前面耍了我们,未必刚说的话不是耍我们,我宁愿相信是他杀的武汉,也不愿意相信是叶凡。” 赫,这口黑锅,江大豪是甩不下来了,谁让他先前耍人,哪怕现在说真话,也难以让人相信了。 孔自强立即咬上江大豪:“该死的,绝不能放过他。” “当然不能放过他,即便他刚才说的是真的,但他肯定利用了武汉,就是想借我们除掉叶凡,卑鄙野心,不能饶恕!” 一直没作声的孔番忽然说话道:“可别忘了,叶凡当着所有人放话了,江大豪是他的,如果我们动手先杀江大豪,那疯子绝对会咬着我们不放。” 说起这点,还真是让孔非头痛。 “我们先不着急动手,一边调查,一边看叶凡的动向,他如果摆不平江大豪,我们再动手不迟。” “另外,江大豪背靠着真龙阁,动他就是跟真龙阁叫板了,想清楚了,这可是关系到家族兴亡的大事。”孔番又说道。 “哼,江大豪耍我们在先,真龙阁难道还敢妄为。” 顿了顿,孔非又说道:“等会我去找古武会,让他们表个态,有古武会支持,真龙阁只能盘着。” 风云起,暗流汹涌! 江大豪漆黑着脸,回到了家里。 进门以后,直接吩咐手下去请丁伯,即照看江大豪后花园的丁福山。 手下匆匆跑去后院,江大豪则是一路疾行至健身房,压抑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只见他在腰间一抹,一柄薄如蝉翼的软剑从改装过的皮带中飞出,江大豪扬手一剑,一道冷光破开虚空,直接把一台跑步机劈成了两截。 如此恐怖的剑力,先前为何不用!? 叶凡若是看到了,不知道会不会脸皮直跳。

上一篇   第664章 疆野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