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我得去转转 - 最强特种兵王

66.第66章 我得去转转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挖掉你眼珠子。”身板壮实的大汉瞪着叶凡,满脸恶相。 叶凡眉头一挑,怪笑道:“来啊!” 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对方,但你现在被铁链子锁着,难道还能牛笔!? “你找死!” 壮汉身体猛的往前一冲,手脚上的铁链绷得笔直,犹如一头穷凶恶极的困兽要冲出铁笼,气势真有点吓人。 这动静立即惊动了驾驶室的警察,坐副驾驶那位用手中冲锋枪枪托用力敲了敲铁栏杆,警告道:“韦昌,蔡亮,你俩给我安分点。” 壮汉叫韦昌,他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那人叫蔡亮。 实际上,叶凡眼神多半都在打量蔡亮,发现他气息平稳,静静坐在那里,给人一种稳如磐石的感觉,特别是他的眼神,精光盈溢,如同黑夜中的猫眼,有点渗人。 应该是个练家子,估计有两下子。 “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子到号子里再好好弄你。”壮汉韦昌恶狠狠威胁了一句,坐回到了原位。 叶凡冷笑了一下,懒得搭理他。 而叶凡不屑一顾的表情刺激到韦昌了,对方“蹭”的一下佝身站起来,正要说话时,突然一声“砰”响,车身一震,立即偏行。 几人怔住,还没恍过神时,又是一声“砰”响,车身立即又是一震,随后…… 如同鞭炮炸开,“砰”声不断。 “狙击枪,小心!” 坐副驾驶的那个警察率先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厉声尖叫提醒。 “吱吱!” 开车的警察急骤踩下刹车! 不止是叶凡坐的这辆警车遭受到了袭击,后面护送的那辆警车同样被狙击枪射爆轮胎,同样踩下了刹车。 前后两辆车的警察都吓得心惊肉跳,一万个没料到居然有人袭击。 虽然他们是警察,但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仅仅是实习的时候操练过,那能与真实枪袭相比,不心惊肉跳才怪。 两个囚犯:韦昌和蔡亮同样吓得汗毛炸起,两人就算再狠,也没玩过枪啊,更别说枪战了。 此时,两人早已佝成一团,紧缩在椅子旁。 两车人里,只有叶凡枪战过,他早已趴下,只见他从腰后取下钥匙串,拿着钥匙串上的耳勺,伸进手铐链的锁孔里,利落的拨弄了几下。 咔咔! 手铐弹开! 双手自由了,然后再解开脚链。 前面的两个警察浑然不知,已持枪下车护卫。 但韦冒和蔡亮眼睁睁看着叶凡解开了手脚链,顿时惊得两眼浑圆,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眼眶。 叶凡暗自庆幸还没有被送进监狱,不然随身物品肯定都会被没收了,那样的话…… 他利落翻身爬起,猫着腰凑到窗户边查探车外情况。 说实在的,他很好奇是谁枪袭? 对方是针对谁? 韦昌和蔡亮吗? 还是自己? 如果是自己,那极有可能跟高富的事情有关,整不好是高强咽不下这口气,请了杀手欲除掉自己。 这种事情,高强绝对做得出来。 但一看之下,脸上不由得泛起古怪神色。 正直眼盯着叶凡的韦冒和蔡亮看到了叶凡的神色,不由得生起满脑袋疑惑,忍不住好奇,也学叶凡那样,偷偷凑到窗边观望。 这一看,惊得两人下巴掉到了车板上。 只见两个身穿黑衣劲装、戴着头套的人,两手持枪,正从两个方向极速向警车靠近。 这是怎样的一种视觉冲击啊! 无法描述! 狠狠的把韦昌和蔡亮的小心脏蹂躏成了一团稀泥。 毫不夸张的说,两人枪战片实在没少看,但所有看过的枪战片里,都没有眼前震撼。 只因为这两个全身劲装的人此刻表现得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他们前进中,身体急速变向,跑着让人目瞪口呆的“之”字路线,而两手开枪自如,仿佛信手拈花。 两人看似随意的射击,却打得几个警察躲在车门后,不敢冒头。 绝对的火力覆盖和碾压。 可对方就两个人啊,且没任何实体掩护,而两车警察有六个,以及六支枪。 这画面,能不刺激人吗? 更刺激韦冒和蔡亮的是,这两人越来越近,已有三个警察中枪倒地。 六个警察都玩不过两人,难道剩下的三个能玩过吗? 别逗了! 几个呼吸间,剩下的三个警察同样中弹,没有人能幸免。 看着这一切,韦冒和蔡亮呼吸都困难了,傻愣愣的望着两人从其中一个警察身上取下钥匙,打开了后车门。 几目相对,对方犀利冰冷的眼神刺激得韦冒和蔡亮撒了个冷颤,特别是两人现在的架式,双手持抢,仿如杀神临世。 不会乱枪扫射杀了自己吧!? 韦冒和蔡亮正心惊胆颤时,突然听到车外两人齐声叫道:“老大!” 老大!? ……我艹!!! 两人骇然望向叶凡,他是老大吗?他是两人的老大吗? ……我艹!!! 韦昌最受刺激,自己刚才可是威胁过他啊,还扬言到监狱里要好好弄他…… 想到这些,壮实的韦昌只觉得浑身发冷,生怕叶凡看自己,然后淡淡来句:赏这家伙一枪。 所幸叶凡并没有看他,说的话也不是针对他。 “你俩这不是胡闹吗?”叶凡苦笑道。 车外两人默不作声。 “我没事,赶紧走吧。”叶凡挥了挥手。 “老大不走吗?”其中一人问道。 “我想走的话,自己会走的。” 顿了顿后,叶凡接着说道:“我得去监狱里转转,有些人既然要我和玩,我就陪他好好玩玩。” “我就说嘛,谁困得住老大,哈哈哈哈。” 两人齐齐怪笑了几声,有意无意扫了韦昌和蔡亮一眼以后,锁上车门,飘然离去。 叶凡苦笑摇了摇头,坐回座位上,捡起手脚链,悠悠给自己铐上。 弄完后,他看向韦昌和蔡亮:“你俩,刚才应该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吧。” “没有。” 韦冒和蔡亮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那就好,坐吧,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嗯嗯,明白。” 就这样,三人安静坐在囚车里,而车外安静躺着六个警察。 几分钟后,四辆警车呼啸而来,车上冲下来一批荷枪实弹的警察,查探现场后,全都傻眼了,囚犯在,而倒地的六个警察只是中了强效麻醉枪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