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生猛刘万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58章 生猛刘万手

少主!? 听到刘万手这样称呼叶凡,叶茵不由得眼角跳了跳,虽然她从嫂子留下来的信中知道了许多令她震骇的事,但仍只是一部分。 想问,但没问。 或者说,不敢问! 随即,刘万手看向她,低沉说道: “少主的事,你一个人知道就行了,不要对任何人说,包括少主,以及我来的事,你也不要乱说。” “嗯。” “你指路吧,去医院。” 等两人赶到医院时,叶凡仍在抢救室里。 心急担心的叶茵立即拨打叶凡的电话,不一会儿,晏如妃拿着叶凡的手机出了手术室。 晏如妃和叶茵一见面,各自怔了一下。 两人都是省城四大绝色总裁,虽没见过面,但在杂志上看到过对方的相片。 特别是晏如妃,完全没有料到叶茵是叶凡的姑姑……如此年轻,只怕比叶凡大不了多少吧。 没心思多想,叶茵立即询问情况。 晏如妃憔悴应道:“还在抢救,除了极其缓慢的心跳以外,没有其他生命特征。” 叶茵的心直往下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刘万手,只见对方满眼戾气和杀意,瞥一眼都刺激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煞星,绝不好惹! 这时,刘万手直接向抢救室走去。 走到门口时,抓着门板直接往外一拉,重达上百斤的门板,生生被他撕扯了下来。 尼玛,凶猛啊! 看来心中火气已经沸腾了。 叶茵和晏如妃看到头发都炸立起来。 手术室的医护人员和周囡囡也吓了一跳,唯独蓝蕊双手稳如磐石,不断的拎动着手中银针。 周囡囡眼见周万手满脸凶相,下意识的以为是上门找麻烦的。 当即一步拦在手术台前,厉喝道:“站住……” 才刚说完,刘万手直接一步跨到了她的面前,快得让人瞪目结舌,仿佛他本来就站在周囡囡面前一般。 周囡囡整个震住。 而刘万手轻轻一甩手,周囡囡立即横飞了出去。 根本就不带商量的,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撞到墙上后,才止住身形。 好猛啊! 刘万手看向笔挺挺躺着的叶凡,再看向扎在叶凡身上的银针。 看清银针的布局时,他眼睛不由得缩了缩,微感惊讶的看了一眼蓝蕊,随即转身出了手术室。 周囡囡和一干医护人员满脸懵相,完全看不懂他在干什么,但隐约猜到,他肯定是看到扎在叶凡身上的银针以后,才什么都没做,离开了。 蓝蕊静如处子,仿佛完全感知不到周围的动静了,一心一意的专注于银针上…… 而刘万手出手术室以后,径直走了。 走之前,他说了一句话:“如果她都救不活,那没有人能救活了,是死还是活,回头给我个电话,我等着。” 这话自然是对叶茵说的。 晏如妃只能听懂表面的意思,而叶茵能听懂刘万手话中的意思,即先前刘万手说的:如果少主出事,那孔家就全部陪葬。 可怕的人,到底是谁!? 叶茵想不明白,也没心思去想,匆匆进了手术室,看到电子仪上的叶凡心跳时,整个人瞬间掉进了冰窖里。 可以说,整个心跳线几乎就是一条直线,只是隔一段后,才看到稍微突起一点波浪…… 在几人焦急的等待和期盼中,蓝蕊开始拨银针,随着银针的拨出,叶凡的心跳奇迹般加快,等所有银针都拨出来时,心跳已恢复了正常频率。 甚至,大伙还听到叶凡鼻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息。 接着,生理特征逐渐恢复。 神鬼39针,当真是玄奥无比,难怪能称起死回生之术。 这让一群医护人员惊叹交加,几乎把蓝蕊膜拜为华佗再世。 叶茵和晏如妃激动不已,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胸腔里。 蓝蕊长长呼出一口气,下意识的抬脚,但两脚因为久站的缘故,早已麻木了,当即脚一软,差点摔倒。 幸亏叶茵手快,一把扶住他。 “没事吧?”叶茵关心问道。 “没事,谢谢。”蓝蕊勉强笑了一下。 “小凡脱离危险了吗?” “生命特征稳住了,但呈现出脑假死状态。” 脑假死!? 叶茵心里一突,忙问道:“什么脑假死?” “就是脑意识的机能被高度压抑住了,没有自我意识。” 听到这话,叶茵和晏如妃的心脏再度悬到了喉咙口。 “是不是就是植物人?”叶茵不安问道。 “不算是,是他的意识被蒙住了,有可能是自我保护意识产生的这种状况,也有可能是他身体内的……某些东西蒙蔽了他的意识。” 蓝蕊没说太极阴阳星海的事,不过,依她判断,应该是太极阴阳星海导致。 “那会苏醒吗?” “要看叶凡的自我意识能不能突破了,如果能,则会苏醒。” 好吧,叶茵和晏如妃、周囡囡又陷入了不安中。 实际上,不止她们不安,蓝蕊比她们更加不安。 因为她太清楚鬼藤精气、玉玑菩提果和始元气的强悍了,三者一旦习惯了某种节奏,就会主动侵占主动权。 比如它们对叶凡身体的控制,或许刚开始是下意识的反应,但适应以后,会进一步扩大控制权。 也就是说,越往后,叶凡的意识则越难突破苏醒。 叶凡从抢救室挪到了病房,几个女人彷徨等待着…… 江大豪别墅。 深夜还没睡的江大豪,正在听着于超打听回来的情况,得知叶凡没有死后,豪爷不禁低语骂了一声。 他与蓝蕊等人相反,只希望叶凡永远不要醒来。 “豪爷,要不要再找机会下手?”于超请示道。 “不用了,那个姓周的警官在那里守着,再动手的话,则会惹一身骚了。” “这小子还真是命大,中了那么多弹,拖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死。” “这次算他命大,下次就没这么好的命了。” 另一边,叶茵正在询问晏如妃当时发生的情况。 晏如妃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听完后,晏如妃皱着眉头问道:“意思是,要杀你们的人,不是孔家的人,而是钱家的人?” 晏如妃沉默了一会儿,回应道:“我觉得也不是钱家的人。” “嗯!?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