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我叫你全族陪葬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57章 我叫你全族陪葬

蓝蕊有如石化一般坐在地上,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虽然她医术惊人,但人死了,也不可能复生啊。 就在她恐怖和绝望的时候,她搭着叶凡脉搏的指尖,忽然感觉到轻轻的跳了一下。 蓝蕊身子猛的一震,急骤看向叶凡。 是脉跳吗?还是错觉? 难道叶凡还没有死吗? 她心中涌起一股狂喜,忙静心凝神,仔细的听闻叶凡的脉搏,仍是平静如死水一样…… 但就在蓝蕊绝望、以为刚才的跳动是错觉的时候,搭着脉博的指尖又感觉到轻轻跳了一下。 这一下,蓝蕊真切感受到了,是脉跳,叶凡还没有死。 蓝蕊激动得身子都颤抖起来,再细细听闻了好一阵,终于可以确定,叶凡的脉搏还在跳,只是,速度奇缓无比,而且十分微弱。 蓝蕊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但只要叶凡没死,那就是最好的事。 她连忙吩咐道:“快,他还没死,你们帮忙把他身子侧过来,我看看他伤势。” 听到他的话,晏如妃和周囡囡心中涌起希望,两人连忙把叶凡身子侧转。 蓝蕊一把撕开叶凡背上的衣服,背部情况一目了然。 触目惊心! 整个背部都是血迹,清晰可见到处都是暗黑的弹孔,远不止七八处,至少在十处以上。 就连见惯了伤口的蓝蕊和周囡囡都生起阵阵惊悚。 晏如妃就更不用说了,一想起叶凡是为了护住她,挨了这么多子弹,心中就揪得极其难受。 蓝蕊没有耽误,立即察看伤势,边用银针止血。 止住几个要害部分的流血以后,忙吩咐跟来的警察把叶凡抬出凹坑,随即,快速沿原路返回。 十几分钟后,回到崖波下,花了一番气力,再把叶凡背到崖顶。 接着,把叶凡搁在后排座位上,急速往医院送。 一路上,蓝蕊不停的查看着叶凡的情况,既心急,又满脑袋疑惑。 心急就不用说了,疑惑则是搞不懂叶凡的生理特症为什么会是这样,明明呈现出死亡的状态,但心跳和脉博却是一直在极其缓慢的跳动着。 真实原因是什么? 完全得益于太极阴阳星海。 无论是始元气,还是鬼藤精气,或是玉玑菩提果的精华,都是天地间的至上灵气,而越是有灵气的事物,越是充满灵性。 正因为如此,三股精气融合的太极阴阳海感受到宿主的生命将近灭亡时,立即自行运转起来,依靠本能,平缓的奔走在叶凡身体百骸,试图维护住叶凡的生命特征。 但毕竟作用有限,所以,仅能维持住叶凡最微弱的生命功能,从而维持住心脏的供血,保持心脏缓慢的运转当中。 至于呼吸,同样如此,叶凡确实嘴间和鼻子没有呼吸了,但他吞食蟒珠后,另有一项奇异的能力,即身体细胞会呼吸周围的氧气,所以,他其实并没有停止呼吸。 蓝蕊因为心急,一时忘了这事。 不过,快到医院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心中不由得涌起阵阵希望。 到医院以后,被紧急送进了抢救室。 医护人员本来不让蓝蕊进手术室,但三个女人,脾气一个比一个火爆,二话不说全进去了。 医生本还有意见,但看到蓝蕊行云流水的手术手法以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鼓着眼睛好好的学习了一次,也主动充当蓝蕊的助手。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手术,蓝蕊成功从叶凡体内取出了十二颗钢珠。 至此,蓝蕊松了一口气,但看着生理仪上那几近平行的心跳线,又不由得阵阵担心。 随即,她开出药方,同时在叶凡身上施展了玄妙的针炙术。 外人只知道针炙术中最高深的手法是神鬼13针,但蓝蕊在叶凡全身布下了天罗地网,神鬼13针推衍到了神鬼39针! 只希望能借此逆天手法,强行把叶凡的生命唤醒过来。 叶凡能醒过来吗? 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心神不宁的叶茵刚洗漱完毕,正准备睡觉时,手机忽然响了。 她一看号码,怔住,竟然是先前打过的电话,即刘万手打过来的。 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有事了。 基于某些事,叶茵身心立即紧绷,按下了接听键,客气打招呼道: “你好,刘先生。” 电话内传来刘万手低沉的声音:“叶女士,我在你家大门口,请出来一下。” “……” 他怎么知道自己住这里的,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姓,都没和他说过啊。 不及多想,叶茵连忙换好衣服,匆匆跑到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刘万手就坐在车里,示意叶茵上车。 叶茵犹豫了一下,终是上车了。 上车后,看清了刘万手的长相。 光头,浓眉似剑,阔鼻厚唇,眼神如鹰,浑身一股生人勿近的彪悍气息。 叶茵就被这气息刺激得身体发紧,镇定心绪道: “你好,刘先生,我叫叶囡,我嫂子是林婉。” 林婉,即叶凡的母亲。 “嗯。” 刘万手淡淡应了一声,直接问道:“你说叶凡有危险,是出了什么事?” 叶茵连忙把叶凡和孔家的纠纷讲了一遍。 刘万手静静听着,听完后,低沉问道:“知道叶凡的位置吗?” “不知道,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他?” “可以。” 叶茵立即拨打叶凡的电话,响了几声后,电话接听了,但传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茵眉头微微皱了皱,忙表明身份: “你好,我是叶茵,叶凡的姑姑,麻烦你让叶凡接下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叶凡中了枪伤,正在抢救。” 抢救!? 叶茵身体一颤,忙问道:“严不严重?” “……他还没醒过来,心跳基本已经停止了。” “……” 叶茵脑内一嗡,短路了。 怎么会这样,晚上才见过面…… 好几秒后,她才醒过神来,忙问在哪家医院,哪一楼。 挂断电话后,叶茵满脸焦急的把情况和刘万手说了一遍。 当即,刘万手身上炸出恐怖的杀气,如滔海怒浪,汹涌不息,生生压迫得叶茵喘不过气来。 只听他森寒说道:“区区一个孔家,如果是你们对少主下的手,如果少主出事,我叫你全族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