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别让我倒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56章 别让我倒下

即便晏如妃整个抱着,叶凡仍是感觉越来越冷,仿佛掉进了冰窖一般,冷得他身子直抖。 他意识到,自己生命正在流失,正在去鬼门关的路上…… 可,他不想死! 或者说,不甘心死,因为他心中的执念那般刻骨铭心,他清楚记得他对无情的叶断水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这一天,很快会到来。 而现在,还没有做到! 他也清楚记得,他接了孔家的战贴,约定五天后一决雌雄,他不想就这样倒下,不想被孔家人视为逃兵或懦弱。 他还想起了二师兄临别前说的话:老幺,赶紧提升修为,不然,我和大师兄不放心你。 不能死! 太多事没做完,还有师傅的栽培和期望,不能熄灭师傅点燃的这盏灯。 不能死! 自己还只是刚刚踏进龙影的大门,还要成为举世无双的龙首。 绝不能死! 叶凡一遍又一遍的用这些信念刺激自己,他强力睁着眼睛,不让眼睛闭上,可生理机能的迅速衰退,让他意识越来越苍白,让他眼皮有如千斤重一样,眼睛越睁越小,越来越小…… 终于,他听到了晏如妃在耳边抽泣哽咽的声音,如此近,却又感觉如此遥远。 “晏如妃……”他轻喃喊道。 “在,我在。”晏如妃哽咽应声。 “我还有很多事没做,扶着我,不要让我倒下。” 说完这话,叶凡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看着叶凡这情况,晏如妃泪水狂涌而出,感觉整个天似乎一下子崩塌了…… 她身体颤抖,抽泣得像一个小女孩一样。 她死死抱着叶凡,却仍是感觉抱不紧一般。 她脑海里飘荡着叶凡刚说的那句话:我还有很多事没做,扶着我,不要让我倒下…… 这话中是多么的不甘心啊,甚至哪怕死去,也不愿意倒下! “我不会…让你倒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晏如妃抽泣说着,但心中,一秒比一秒绝望。 谁能救叶凡? 她想起了叶凡先前发的短信,连忙捡起叶凡滑落在地上的手机。 点开微信,点开蓝蕊的图像,颤抖着发出几个字:快来救他,他不行了! 蓝蕊正坐在周囡囡的车上,正在赶来的路上,手中就握着手机,听到信息响后,连忙点开,看到信息内容时,身子一颤,手机掉到了车上。 开车的周囡囡心中一咯噔,急促问道:“怎么了?” “叶凡不行了,快点,拜托你快点。” 两行眼泪水静静的从蓝蕊眼角滑落,如此无助,如此惊慌。 周囡囡一脚油门到底,带着几辆警车,鸣着警笛,疯狂的往燕南山赶。 还来得及吗? 蓝蕊比任何人都渴望知道答案,但随即,她想了什么,立即拿起手机,匆忙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双手交叉,强压心脏,不停的压。 晏如妃收到信息后,赶紧照做,把叶凡平放在地上,双手按在叶凡胸口,不停的压击。 但无论她怎么压,叶凡都没有一点动静…… 20多分钟后,周囡囡带着警车冲进山道,一路狂飚,直冲山顶。 等她赶到山顶时,山顶已只剩晏如妃的跑车,另两辆车已经消失。 因为,对暗杀已经驾轻就熟的于超,早已在通往燕南山的路上布置了眼线,得知有警车赶来时,立即提前离开了。 一脚急刹车,周囡囡和蓝蕊冲下车,其他警车上的警察也冲下车来。 没有犹豫,蓝蕊和周囡囡立即寻着叶凡发送的位置方位冲到崖边。 不想多想也知道,叶凡肯定是在崖下的方向。 所以,蓝蕊毫不犹豫的攀在沿边,踩着岩石往下爬。 在这方面,周囡囡和一干警察完全不及蓝蕊利落。 因为他们都不是修炼者,而蓝蕊是,虽然只有暗劲三品,但足以甩开周囡囡等人一长截。 而且,蓝蕊经常进山采药,经常爬崖,经验丰富得多。 因此,没过几分钟,蓝蕊就把周囡囡等人甩开十几米远。 周囡囡暗暗着急,可惜跟不上蓝蕊,只能提醒她注意安全。 这时候,蓝蕊哪还会听得进这些话,她甚至恨不得直接往下跳,但清楚知道,自己要救叶凡,不能出意外…… 沿着崖坡往下爬,十多分钟,到了平地。 蓝蕊立即沿着方位往林中跑,边跑边急促呼叫着叶凡的名字。 晏如妃正不停的按压着叶凡的胸口,已经满身是汗,忽然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喊叶凡的名字。 是个女人的声音,应该是来救叶凡的。 晏如妃心中狂喜,连忙钻出凹坑,大声回应道:“这里,在这里。” 蓝蕊听到了,匆忙朝声音方向跑过来,终于见到晏如妃晃着手朝她召唤。 跑近后,不等蓝蕊询问,晏如妃迫不及待的拉着她手钻进凹坑。 一进凹坑,蓝蕊手机的手电筒照在叶凡脸上。 脸色苍白似雪,毫无生机,就如一个死人一般! 蓝蕊心中一沉,连忙把手机交到晏如妃手里,随即跑到叶凡身边,蹲下后,解开叶凡衣服,从包中翻出银针,快速在叶凡胸口扎下几针,护住其心脉。 接着又在其脑袋上扎下银针,护住其神智。 这才察看叶凡的情况,翻开眼皮看了看,瞳孔已经散光,正是死亡的症兆。 看着这景象,蓝蕊差点跌坐在地上,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旁观的晏如妃看着蓝蕊的反应,心一截一截往下沉。 难道没救了吗? 她声音哽咽的说道:“拜托你一定要救活他,求你了!” 蓝蕊比她更着急,已着手查探叶凡的其他生理情况,越往下查,越是惊恐和绝望。 只因为,查探气息时,已经没有一点气息了。 再查探脉息时,没有脉跳。 完全就是死亡了! 蓝蕊终于一屁股跌坐了地上,整个人完全懵了,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 看着她这样子,晏如妃两脚一软,站立不稳,倒在了坑里。 这时,追在后面的周囡囡赶来了。 当她看清两个女人的脸色时,心猛的一沉,已意识到了什么。 她看着叶凡笔挺挺的躺在那里,脑海里震起一个声音:死了吗,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