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嫁给钱孟德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9章 嫁给钱孟德

越是亲近的人,伤害起来越是刻骨铭心,朋友是,亲人更是。 如果父母亲没有双亡,叶凡不会恨叶断水和叶金言,可即便恨,也无处发泄,因为知道他们是自己的爷爷和叔叔…… 可叶断水和叶金言似乎从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孙子和侄儿。 比如此刻,意识到叶凡完全不会受自己摆布以后,叶断水改变了思路,说道: “叶凡,你是成年人了,自己犯的错,就要自己承担,去孔家道歉,不要拖累我们叶家。” 不要拖累我们叶家!!! 这几个字,像一柄刀一样插进了叶凡心里,痛,似乎也不痛,应该是麻木了吧。 这样的“爷爷”,真想揍得他满地找牙啊! 叶凡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和冲动,转身就走。 不然,再呆下去的话,他真怕自己会冲上去暴揍叶断水。 叶茵眼看着叶凡的背影,以及他紧握的双拳,心里阵阵揪痛,也对父亲由衷的失望。 她欲追叶凡,叶断水却冷厉喝道:“站住,不要管他,你是我的女儿,你现在敢跨出这张门,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叶茵身子一僵,生生止步。 而叶断水的话清晰的钻进了叶凡的耳里,或者说,心里。 不要管他……断绝关系…… 多么熟悉啊,不就是当初对自己一家人的手段吗! 他忽然止住步,转身,盯着叶断水,咬着牙道: “叶断水,你记好了,总有一天,我叶凡会让你后悔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你睁大眼睛等着吧。” 说完,决然离去。 他暗暗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家门。 有意思的是,叶断水不以为意,一声冷哼,不屑低语道:“你就跟你那扫把星娘一样,除了犟和败事,一无所长,难怪连韩家都看不上你,浪费我一番心血。” 说的很小声,是怕叶凡听到,怕惹毛了叶凡。 叶凡若听到,毫无意外的,绝对会暴揍他一顿,光是骂他娘扫把星,就足够揍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叶茵听到了,火气一下子蹿到了头顶,冒火一声大喊:“爹,虎毒都不食子,你到底想什么,真老糊涂了吗。” “放肆!” 叶断水一拍桌子,人模鬼样:“还知道我是你爹啊,怎么说话的,我老早就想骂你了,你平常管他干吗,让他去自生自灭。” “你说我为什么管他,因为他姓叶,是大为哥的儿子。”叶茵强硬顶道。 这时,叶金言插话道:“茵妹,你那时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你那嫂子,跟她那个初恋情人鬼鬼祟祟的,说不定叶凡就是他俩的野种。” “……” 叶茵说不出话来。 叶断水也不想和女儿把关系闹僵,中年得女,他对叶茵的疼爱,甚至要胜过两个儿子,加上叶茵一直表现优秀,现在又事业有成,更是不想和她闹别扭。 所以,他没再多说,掏出手机,清了清嗓子,拨通了孔非的电话。 通了后,他像只哈巴狗一样,挤着满脸笑道: “孔老爷子,刚刚我把叶凡揪回来了,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责令他到你家里去道歉,但这小畜生不服管教,未必听我的,孔老爷子,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呵,卖子孙了,真心能耐啊! 只是,他刚说完,孔非的一句话当即刺激得他脸皮直跳。 孔非冷哼道:“你那孙子好有出息,早些时候,他单枪匹马跑到我孔家来了,放心,我已经叫汪洋下了战贴,五天后,我会替你收拾他的,另外,叶断水,我孔家和你叶家的仇,看来结定了。” 啪! 孔非挂断了电话。 叶断水呆如泥塑,随即“砰”的一声,把手机砸在地上,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这畜生是要把我叶家往死里整啊,这六亲不认的东西,当初就不该让你来到这世上。” 又是这话,让人寒心啊。 一阵大骂以后,叶断水气得跌坐在椅子里,脸色都成猪肝色,气都喘不过来。 叶茵生怕叶断水一口气憋死过去,忙在旁边替他抚背扇风。 等叶断水喘顺气后,叶金言忙问道:“爹,他又惹什么事了吗?” “这小畜生是要亡我叶家啊。” 叶断水捶腿顿足,骂咧着把孔非的话转述了一遍。 听他讲完后,叶茵和叶金言木立当场。 叶茵没料到叶凡跟孔家直接叫上板了,这不是又捅了一下马蜂窝吗。 叶金言则是担心着叶家怎么办,难道真要败亡吗!? 两人正走神时,叶断水忽然拉住叶茵,哭着脸哀求道: “茵儿,我辛辛苦苦把家里弄成现在这样,绝不能这样毁了,你得救叶家啊。” 看着父亲这样子,叶茵心里难受,问道:“爹,你要我怎么做?” “这种形势下,只有找一个更大的树傍着,才得躲过这次灾难,爹以前跟你说过,嫂子帮你物色了一个好对象,钱家的钱孟德,只要你和他确定关系,孔家就不敢动我们叶家。” “……” 呵,又卖女儿了。 但他这套理论是对的,如果叶茵真嫁给钱孟德,那孔家绝对不敢动叶家。 至于原因,很简单,钱家是省城第一大古武家族,而孔家排在第四。 第四干得过第一吗,干不过! 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自身修为上,孔家都要落后几个台阶。 听到父亲这话,叶茵一阵发懵。 实际上,自一年前起,她父亲和她嫂子就一直和她说这事,但她一直拒绝,没料到今天又摊在这事上了。 难道真的要攀钱家吗? 这样是可以救叶家,也可以救叶凡一命…… 直到叶断水和叶金言走后,叶茵仍没有理清思绪。 或者说,陷入了两难中。 主要是知道孔家的恐怖,所以担心叶凡的安全,而如果自己嫁给钱孟德,可以解决叶凡危险…… 这样的话,叶茵不介意委屈自己,反正她对爱情这东西,从没幻想过,也从没有好感。 至于其中原因,就是受家里的这些破事影响,也可以说是,从小就留下了心理阴影。 静静的坐了好一阵后,她下了决定,走回房,打开衣柜中暗藏的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封密封的信。